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夏日迷乱行
夏日迷乱行

这是一个蛋蛋忧伤的季节,不是因为京城变成了威尼斯,也不是因为女团刚刚失去了团体操的冠军,只是因为我的女人,既是女朋友也是朋友的她,就这样不辞而别了,床头柜上的纸条留下了她离去的原因:因为我的博爱,她想离开一段时间!她需要反思过去的种种,同时考虑将来的打算!

  我点燃了手指的香烟,同时也点燃了这张留有她心声的便条。

  她需要思考,我呢?我也需要思考,我很博爱吗?我在反思这个问题!其实不用思考,也不用查证,我所从事的工作,需要和人打交道,偏偏打交道的对象又多数都是女性!温文尔雅是工作对我的要求,工作中碰到点互悦的对象在所难免,发乎于情,止乎于礼而已!

  打开QQ、微信、M和手机号码,确实女性占了多数,而且交往的内容涉及的尺度有点点深,好吧,我承认不是一点点深,但是,我每天都是工作、应酬而后回到小窝中守着她,想偷嘴,有哪个时间去偷嘴吗?我心里愤愤的想。

  香烟燃烧到了指尖,骤然的烫痛才让我从沉思中醒来。这个世界要塌了吗?

  这个世界离开她就能不转了吗?你要飞,那你就飞吧,我也可以给自己放个假,过过属于我自己个人的生活!

  心中有了打算,去卫生间用凉水冲了个凉,找出许久没有穿一套行当,径直驾车奔向苏荷,要了一瓶芝华士,先喝了一口原装酒液,这个世界太他妈多假货了,确认是正品后开始一个人拿着偌大的威士忌杯,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摇摆这充满了泪水的躯体,扭动起来……

  正在我一个人发泄心中的郁闷之时,邻桌的一个妹妹向我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一口而饮,我不免有些诧异:我本来就是找的角落呆着的,后面没有人了啊?难道是向我祝酒?我回过头看看,后面确实没人,只有一堵稍显厚重的墙,墙上挂着一个赤裸的小妇女画,看到我向后看,这个美女倒满了酒杯,走到我面前,没有言语,直接用酒杯找我碰杯敬酒。

  我对这些场合的女孩一向是敬而远之,不知道是怕家里悍友的恼火,还是天生而有之,只是很随意的举起手中的酒杯,却没有喝下去,示意微笑,静候佳人的离去……

  「为啥不喝?」女孩有点固执的看着我,举着手中的空杯……「……」我一时找不出来词,总不能说自己不想喝啊,稍显尴尬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反问:「你认识我吗?」

  「哈哈哈哈哈哈!」女孩居然护着桌沿笑了起来,笑着笑着,都快坐在地上了,站起来指着我的鼻子说:「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还记得上次德州考察团吗?

  我们一起接待的那个团啊!我就是站在门口做迎宾的那个人啊,你当时还留了电话的,你居然忘了我?」

  旁边她同桌的两个女孩听不清我们说什么,但是却眼巴巴的看着我们两,看见我看她们,她们全又回过头去,摇摇晃晃,我心思才转回来,德州考察团那可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天天都有接待,我怎么会记得起每次参与接待的迎宾呢?我留了电话?我有点汗颜了,这确实是我的不对了,不过在反应方面,快速的处理尴尬问题是我必备的一个项目,我很虚伪的说:「哦,你是那个小丫头啊,呵呵,来满上,满上,咱两在来一杯!」

  如同琥珀般的芝华士原浆倒入她那小小的酒杯中,没有控制好,流出来,洒在了酒桌上,她笑道:「这不是你的本事啊!」你知道我的本事?我心里闷闷的想,伸出酒杯,和她碰了一下,我一口喝掉了一大威士忌杯的芝华士,她也一同一口吞掉,她在我桌边的椅子上坐下来问:

  「还有其他人嘛?」

  我木木的摇摇头:「没有,今天一个人出来散散心!」「啥事不开心啊?被老大K了?还是被女人骗了?」「都有!」

  「谁这么狠心啊?连你都舍得骗?」

  「你舍不得骗我?」我带点玩世不恭的反问,「你现在不是在逢场作戏?人什么时候不逢场作戏?」

  「看来你是真的受打击了,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怀疑!」「我他妈的不是产生了怀疑,我是产生了厌倦!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厌倦!」两个人就这么简单的几句对话,不停的碰着杯,一瓶芝华士去了一半,关键是我的杯子大,每次都狂饮,大半被我给干掉了。

  「林哥,别喝了,回去吧,会醉滴!」

  「别拦我,我就是要醉,我要醉了我才能看得出这个世界的真假,我要醉了我就可以不去考虑明天的事情!」我一边说着,一边倒满了威士忌杯,在桌上一顿,不管她有酒没酒,直接倒进了自己的口中,如同喝矿泉水一般咕哝吞下!本来酒量不错的,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状态太差,才半瓶酒就开始迷糊。

  「走吧,林哥,我送你回家。」

  「不走,我要喝酒。」嘴里说着要喝酒,脚下还是跟着这个不知名的女孩子踉跄的走出了酒吧,经冷风一吹,酒意涌上,喉头不自觉的就涌了出来……呕吐了以后,人反而清醒了许多,耳边还是她在低声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没家了,我回不了家了。」我擦掉不知道是呕吐而流出来的眼泪,还是因为心堵流出的眼泪。

  「那好吧,我们去开房!」

  听到这句话,我如同雷劈,我转头看着她,她发现自己语法的错误,敲了一下我的肩膀:「想哪里去了?我是说,帮你开房!不对,我怎么觉得越解释,这个问题越严重?我成倒贴的了?」

  「我要去旅游!我要离开这个城市!」嘴里无端端的说出了这句话!说完不禁有些汗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这事和这个认识我我却不认识她的小丫头片子说有啥意思啊!

  她拦了辆的士,上了车,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我对的士司机说:「希尔顿酒店。」希尔顿酒店也是单位的对口单位之一,不过因为房价问题和我们单位没有协调好,我们平时使用的频率不高,我买醉的形象不易在熟人面前暴漏的太多,更何况身边还跟着这个性感的小丫头。

  我和她坐在后排,司机那猥琐的眼神让我浑身不舒服,今夜,难道会有故事发生?

  希尔顿到了,我半天摸不出来钱夹,倒是她手脚利索的给我付了车费,然后把我给拖下车,我摇摇晃晃的去前台开了房,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扔在床上,也没有注意到她还在不在,酣然睡去……

  梦中我梦见了离我而去女人,梦见了我们的缠绵,还梦见我掉进了火堆,浑身上下都热,口中大喊:「水,我要水!」

  一丝清凉送进了嘴里,我豁然醒来,睁开我布满血丝的眼,入眼的还是那个俊俏的小丫头,正向我嘴里喂水呢!

  我挣扎的爬起来,想接过水,可惜不巧的是两人配合不好,一个没接住,一个就松手了,一杯水全部倒在了床上,我尴尬的看着她说:「不好意思啊,床弄湿了!」

  她扑哧的一笑,拿起床上的水杯说:「不用给我道歉啊,又不是我的床。」「你来睡的话就是你的床了!」我看了看手表,快凌晨三点了,我倒是有点心疼这个小丫头,「我去给你开间房吧!」

  「不用浪费钱了,反正快天亮了,我在沙发上躺会就好了!」我心里呐喊:

  不用怕浪费,这不用我自己出钱的!

  「那你睡床吧,我睡沙发!」我心中闪过一丝明悟,有花折时堪需折,莫等无花空空折枝啊!麻痹的你怨我不踏实而离我而去,我就不踏实给你看看!

  人许多时候需要一个理由,更需要一个借口来让自己放松和放纵,一瞬间我的理由就成熟了,没有像阿基米德那样去验证!也不需要像他那样去验证!

  「算了,你睡吧,你喝醉了,睡沙发不好!」

  「那你睡沙发就好了?」我理直气壮的问,接过她重新端过来的水,一饮而尽,看着她:「你真好!」

  「哪好?」小丫头抬起头来看着我的眼睛。

  「心好!至于其他的地方,现在还没有办法说,要挖掘一下才能发现!」「欢迎检查!」小丫头俏皮的回答,伸出手想从我手中接过水杯,我没有给她水杯,而是把她的皓腕拉住,轻轻一带,拥人入怀。

  「不怕我是坏人?」在我鉴赏了她的嘴唇之后,我轻轻的问。

  「从那次接待后,我就怕你不是坏人!」她窝进我怀里说。

  「为什么?」

  「那次接待来了5个同学,她们和我一样都被你征服了,可惜我们后来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了。」

  「你不是说有我电话吗?为什么不给我电话呢?」我咬着她的耳垂,温柔的问。

  「骗你的,怕你不和我喝酒,那两个是我同学,如果找你喝酒你不喝,我多没有面子啊!」

  「你同学?那你今天不回去,她们会不会说你什么啊?」「我跟她们说我今天不回宿舍,我回家住,我家也在这个市里!」她面庞开始变红,呼吸开始变粗,抬起头来寻找我的嘴唇。

  我激烈的回应了她的要求,两个人同时滚向床铺……「啊!!!!!」

  我吓了一跳:这还没有脱衣服呢?咋就开始叫了呢?她看着我诧异的眼神,红着脸说:「湿的!」我一看床褥上的水,乐了,直指她的短牛仔裤说:「你裤子也湿了!」

  她打了一下我的胸说:「讨厌!」我抓过她的手,把她带向卫生间,一边走一边说:「来洗澡!」

  她把我轰出了卫生间,自己一个人把自己锁在了里面,我听着里面水哗啦啦的想着,不自觉的想起来和女朋友在自家水龙头下,浴缸内的翻云覆雨等闲间的往事来,人一旦分神,时间就快,在也不觉得等她出来的时间是那么的漫长,她出来了,居然还是那一身衣服穿在身上,麻痹的,围个浴巾都比现在有风情啊!!

  我心中大恨!但是斯文形象还是要保持的,我亲了亲她的额头说:「你先睡,我去洗个澡!」

  出来的时候已经洗过澡了,现在冲个凉就行了,为了不让自己像个饥色狼,在卫生间墨迹了二十分钟才出来,我倒是直接,围了个浴巾就出来了,看见她蒙在被子内,外面没有一件衣服,麻痹的,今晚要做很多事啊,还是自己女人方便,那有这么多麻烦啊!

  我掀开被子,钻进被子,这个过程中,浴巾自然脱落,也懒得在弄,用手拥抱她的时候,感觉她身体一紧,犹如看到了猫的老鼠。

  先从耳边亲起,慢慢滑入脖子,手自觉不自觉的放在峰峦之上,不过不敢用力抚摸,慢慢的她放松了身体,平躺下来,方便了我的吻,走向前胸……没有言语,但是眼神有交流,慢慢的褪掉了上衣,去掉了BRA,光洁的皮肤让我疯狂,秀气的肚鸡眼让我痴迷,低腰牛仔短裤上露出的那一点点黑印让我喷血,我的吻,让她挺起了腰,双手的抚摸让她分开了双腿,她自己解开了裤扣,我脱下了她的牛仔短裤,只剩下一个可爱的米老鼠内内盖在了交叉之外,我用鼻梁顶着她的突起之处,嗅着她私处发出的悠悠之香,一次又一次,让她颤栗……内裤湿了,我脱下了她的米老鼠,重新将嘴唇放在了她的嘴唇之上,下面用弟弟不停的挑拨着她的情绪,她上面回应着,下面不停的扭动着身躯,想要找到我的弟弟,我闭上眼睛,上面允唆着她的津液,下面不停的使坏,继续在门外骚扰,突然她双腿夹住我的腰,伸手抓住我的弟弟,引领到门口,用身一挺,弟弟顿时痴情在这温柔乡之内……

  电视赛场上在播放美国队对法国队的篮球重播,酣畅淋漓的比赛那里及得上我们的战场?弟弟进去的每下都能引起她的颤栗,不知道我是因为醉酒的原因,还是因为想要征服她的心理,在我要求下不停的变换着姿势,床上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的汗水和她的阴水(具体场景大家边看短片边想象)……直到她一次突然的爆发,如同热水般的温暖包围了我弟弟,我再也忍不住我想射的弟弟,当我想拔出来的瞬间,她缠住了我的腰,低声说:「射里面,我想你射里面!我在安全期!」我再也忍不住,一股股热流送进了她温暖的小穴……沉默良久,她才问我:「我们是不是错了?」

  我很认真的思考了下说:「如果我现在说我们错了,那我们就对了吗?」她笑了,我也笑了,她问:「你还要离开这个城市去旅游吗?」我又认真的思考了下,很认真的说:「是的,我要去,我要休息一下,我也要反思一下!」

  她沉默了一会,说:「你是对的,我们都需要反思一下!」我们相拥着入睡,次日我醒来,身边的她已不再,我才想起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如果要去资料库里面查德州接待的外聘人员,怕是比较麻烦了,不过我在房间书桌上看到了她的留言,只是一串号码,没有名字,我把它存进了手机,至于名字,想了半天,自己要出去旅游的,那她就叫:旅行之初吧!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