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老婆,我要!
老婆,我要!

现在是深夜2:30了,我刚从俱乐部里陪客户谈生意回来。说实话,虽说理由正当且理直气壮,但我还是心虚的很,不知道为啥?大概是因为我第一次去夜场这种地方吧!我自我安慰着。只希望老婆大人此时已睡了,别发现我的一身脂粉味才好,到了明早,随便编排个理由就可以混过去了。

  我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防盗门,不敢弄出一点声响。开了一道缝隙,发现客厅的灯没开,于是大胆一点的探进了半个脑袋。呼!还好,一室漆黑,没有半盏灯是亮着的,看来老婆大人已经睡了。我呼出一口气,终于把心放在了肚子里。

  关上大门,在玄关处换了拖鞋,担惊受怕后放松的心情让我格外开朗。低声的哼着今晚听来的小曲儿,放下公事包,脱下外衣,打算赶紧冲个澡洗去身上的烟酒和女人味。不是我说,今晚的几个小姐还真不是盖的,半露的酥胸,嫣红的朱唇,涂满丹青的纤白手指夹着细长的烟吞吐,高度数的洋酒一口半杯更是眼睛都不带眨的。这种女人在我的生活中几乎是不可见的,别说妻子,就连我本人都是烟酒不沾的乖乖仔了。

  正当我脱了上衣,准备进浴室时,客厅的灯「啪」的一下亮了。

  坏了!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曲儿也哼不出来了,身子一下僵在当场。刚刚还在怀疑呢,老婆一向等我回来才睡的,不管多晚,今天怎么竟好命的…… 原来,是在守株待兔。这下可好,抓了我一个现形儿!

  我小心翼翼地半转过身,准备面对老婆的质问或是泪眼。

  喝!当我看到自家老婆大人时,不由倒抽口气,顿时喉头发紧。

  那,那是我的娇妻吗?

  浑圆的娇小乳房被一件火红的皮质内衣包裹着,几无遮拦的情况下,居然也能奇异的挤出了隐约可见的乳沟,布料下圆挺的乳头更是清晰可见;同款的皮质小内裤有穿跟没穿几乎无太大差别,它甚至盖不住妻子下体那不算浓密的柔软体毛;一双跟高得几乎让我怀疑可以跌断她纤细脖子的细跟高跟鞋被踩在她那双雪白的娇小莲足下。

  我一直知道妻子是美丽的,却没想到她也可以美出这种风情。

  披肩的长发被她紮成了高高的马尾,露出她小巧完美的瓜子脸,脸上一向挂着的娇憨笑容被敛起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板得不见一丝表情的脸孔。似雪的肌肤在这身行头的陪衬下竟晶莹美丽得眩目。

  原来,妻子扮成冰山美人是这个样子的啊!我在心里叹息。

  就在我正专心打量着妻子的同时,她手中类似鞭子的东西突然被弄出一声响。

  「啪!」清脆的声音虽然没有多么巨大,但在这寂静的深夜里突然响来仍是吓了我一大跳。

  接着,老婆大人像女皇般站了起来。高傲的扬着她尖尖的小下巴,蔑视着我不可一世道:「你回来的可够晚的啊?」「我……陪客户……」在老婆的这种目光下,我竟莫名的结巴了起来,不但没胆说谎,更是不敢说出去了夜总会这样的话。

  「过来!」老婆命令,不等似也没打算让我把话说完。

  我吞了口口水,乖乖地走到老婆大人面前。

  「把衣服脱了!」老婆紧紧盯着我的裤腰带。

  说也奇怪,在自家老婆面前宽衣解带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今天在老婆这样的目光下,原本就上空的我,居然紧张的跟个小媳妇似的。这回不只喉头发紧了,连身子居然都紧绷了起来,一条裤子居然搞了半天才脱下来。

  「啪!」又是一声鞭响,伴随着的还有老婆大人严厉的声音,「一件也不许留!」原本已经停下动作的我赶紧连内裤和袜子也都扒了丢到一边。

  「嗯,这才乖!」老婆不知又打哪儿变出个眼罩,「戴上!」「老婆,这个……」我有些为难的开口。

  「啪!」鞭声再度响起。

  「戴上!」

  唉!我认命的戴上了眼罩,霎时天地间一片黑暗,耳畔边的声音却变得异常清晰,连老婆浅浅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

  「哗啦」一声,而后有什么东西缚上了我的手腕。

  糟,心下一片哀怨!如果我的直觉没错的话,应该是手铐,虽然我并没感觉到铁的冰冷,可被这种东西铐上实在算不上好受。

  「老……」不容我叫完,老婆一把把我推坐在单人沙发上。

  我几乎是用摔的跌倒在沙发里,吓的我只得再次噤声。在不知道老婆大人准备做啥,又身在何处的情况下,我紧张的正襟危坐,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蹂躏」。

  「老公~」老婆甜甜的叫唤在耳畔响起,伴随而来的是老婆微凉的纤纤玉指。

  她的手轻划过我的鼻梁,用指尖勾勒着我的唇型,而后抚过我下巴上新长出来的短短胡茬,沿着我颈边的动脉游走,之后停在我右侧的锁骨上,用她圆润漂亮的指甲来回刮搔着。

  我可以想像她粉润优美的指甲在我身上「肆虐」的样子。她的指甲一向保养的很好,不但光泽自然,而且修剪得恰到好处,衬得她柔嫩的双手更加细白修长。偶尔,我会因为舍不得她这美丽的指甲遭破坏而亲自下厨煮羹汤。而现在,它在我的身上恣意惹乱。

  老婆的抠弄弄的我有点痒,擅自挪肩躲避的后果就是老婆又弄出「啪」的一声响,并且这一鞭着着实实打在了我的左股侧面。不是很疼,但麻热了一大片。

  我心下发颤,再也不敢乱动了。

  老婆的手似也玩够了似的转移了阵地。她的指尖划过我的胸膛,来到我的右乳反覆扫弄着我的乳头。

  我已经能感觉到我右侧的乳头慢慢的挺立了起来,不只右乳痒得我只想狠狠地抓搔一番,连我的心里也是痒痒的好不难受。

  「嘶……」正当我痒的实在受不了想出声向老婆求饶时,老婆拇指和食指的指腹狠狠地掐上了我的乳头,并毫不留情的揉捏了起来。

  「感觉怎么样?」手上掐捏我右乳的动作没停,老婆的舌又卷上了我的左耳,并且用类似叹息的声音在我耳畔魅惑着。

  这……这让我怎么答?无论说感觉好或是不好似乎都不恰当。

  而老婆湿软的舌在我耳内每寸肌肤上游弋的感觉,更是让我不得不努力压抑可能随时溢出喉头的哼喘。就是想答,这情况下也是力不从心。

  「我在问你话啊!」老婆甜腻的舌在舔遍了我的耳内及耳廓后,发觉我没有答话,居然就这么咬上了我的耳垂,并且不断的用牙齿轻啮着,用口舌吸吮着。

  「嗯……」一声轻哼终于不受控制的溢出口。

  「呵呵……」老婆似乎对我这样的回答很是满意,轻笑出声的同时也终于放过了我的耳朵。

  不过,她似乎没有放过我的打算。

  樱桃小口带着嬉笑的震动,一路顺着我左侧的勃颈啃咬下来。

  哦,天。刚刚是右侧,现在换左边了是吗?

  以老婆生涩的技巧,她的心思我一猜就中。不过她并不熟练的技巧却在今夜显得格外令人火热,不知道是酒精在作怪,还是老婆性感的穿着在我脑海里恒留不去的原因?

  老婆的舌在我左侧的锁骨凹陷处来回舔弄着,还不时咬噬我锁骨上薄薄的皮肉几口。在我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后,老婆的唇舌也顺着我并不强健的胸肌终于找到了我左侧的凸起。这回老婆没有客气,不再有事先预热,而是直接咬上了我的左乳头,并狠狠吸吮了起来。

  哦,一股又酸又痛又麻又痒的感觉透胸传来,直击得我的心脏怦怦作响。

  左右乳同时被老婆大人玩弄着,而我的小弟弟居然不受我控制的挑这时扯起了旗。

  可恶的老二,居然这么不争气,你就不能再等等,这不是摆明了我受不了老婆的挑逗吗?你就不能再多坚持个个把小时!嗯,好像有点强鸡所难。那,那多坚持几分钟也好啊!我都还没有看到老婆为挑逗我而着急的样子呢!(其实被老婆蒙着双眼,就是老婆真着急我也看不见,不过这时的我想不到这个。)老婆似乎还没有发现我的异状,另一只手上的皮鞭,代替她的手指在我的胸腹间来回磨蹭着。而她的胸部,也有一下没一下的扫着我的大腿内侧。

  我的呼吸越来越重,心脏的鼓动声也越响越剧烈。就在这时,一个环状的,带着金属凉意的东西套上了我的小弟弟,并且直达根部。

  「呵呵,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怎么使,姑且试试!」老婆的声音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显得邪恶万分。

  嘶……我在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希望等老婆大人玩完时我的小命还在。

  我的小弟弟在老婆的言语惊吓下有萎靡的趋势,而偏偏这时,老婆的娇唇放弃了我的左乳,一路舔弄着到达了我的小腹。

  我小腹的肌肉在第一次感觉到了唇舌的湿滑后,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

  天,太近了,离那里太近了。

  我的小弟弟呼啸着也想感受那片温软。而我却并不知道老婆愿不愿意或会不会进行到那一步。

  而我的全身的肌肉就在期待与紧张中越绷越紧。

  在那一刻,我敢发誓,老婆大人是故意折磨我的。

  她先用舌尖在我肚脐的周围打着圈,左右各转了几圈后,圈的范围越缩越小,在她的舌终于卷进了我的肚脐后,她的鞭子也终于离了手。她一手仍在我右乳上肆虐着,另一只手则抚上了我的大腿。从膝盖内侧向上,直抚到我的大腿根部,刚要碰上我的小弟弟,突又撤离开,从膝盖内侧重新开始。而她的舌,在玩够了我的肚脐后,便开始一寸寸啃舔我小腹的筋肉。而我,被一股无形火,烧得浑身滚烫。

  在老婆的啃咬到达我下腹的阴毛处时,老婆的手也终于抚上了我的命根。不过这并没有缓解我一分慾火焚身的痛苦,因为她并没有抚慰我小弟弟的激昂,而是像在拨弄碍事的东西似的把它扳来扳去。而更过份的,是老婆的唇。她以小弟弟为中心,把我周围的肌肤舔吻啃咬了个遍,就是不碰重点部位。更甚者,她把我的小弟弟抬起,用她温热的舌在我的阴囊上滑动,直至把它含入口中轻怜着,她都弃我的命根于不顾。

  被慾火冲昏头的我,再也顾不得其他,腰身扭动着想要分身获得应得的抚慰,低喘的轻哼更是泄口而出。「嗯……老婆,我要!」不料,话才出口,我的身子立刻被老婆斜摁在沙发上,「啪」的,一个巴掌扇在了我的右股上。不知是老婆的力量有限,还是我慾火高涨的原因。我的屁股一紧,这一巴掌不但没扇掉我的激情,反而像火上浇油般的让我的慾望升的更高,我甚至希望她再狠狠地给我屁股几巴掌,打的越痛越好。

  噢,我一定是疯了!

  不过,有人比我疯的更彻底。

  我听到老婆兴奋到拔高的声音,「你叫我什么?」「老……老婆。」我咽着口水,身子也莫名兴奋得直抖。

  「啪!」老婆大人不知什么时候又拿起了皮鞭,这一鞭自然又招呼在了我的身上。从左至右,我的屁股火辣辣的,疼痛中带着麻痒。钻心的慾火从股瓣顺着脊梁直烧上来。

  「老,老婆大人!」

  「啪!」

  「再想!」老婆的声音带着兴奋的颤音。

  我几乎绞尽了混沌的脑汁,过烈的慾火让我无法思考更多。突然,一个灵感钻入脑海,该不是……「女皇陛下!」在脑海里呈现这个名词的时候,我也冲口叫了出来。

  「呵呵……这才乖!」老婆的手在我的屁股上搓揉着,却揉得我急的不得了,我宁愿她再狠狠的抽我。「你刚刚想说什么?」「女皇陛下,」叫过一次后,不知道为什么再次出口并不那么困难。「我,我想要……」「想要什么?」老天,这不是成心吗?这节骨眼儿能要什么?

  「要……你!」

  「要我什么?」

  哦,天,让我死了吧!

  事实上我也快了,如果老婆再这么玩儿下去,我一定慾火焚身而死。

  而我,在这种眼不能、视手不能抬,又被慾望折磨的半死的情况下,竟说出了我生平没想到会说出口的话。「要……要你干我!」我不敢奢望老婆大人会给我口交,但只要别再让我的小弟弟再这么被晾在半空中孤单的独自颤抖着,说什么我都愿意。

  但是我料错了!

  「嘻嘻……可爱的小东西!」

  老婆娇笑着握上我的分身,而后脸颊贴了上去,在用脸颊蹭了几下后,竟好似迫不及待的将它含了进去。

  「噢!」当我的分身进入她湿热的口腔的一瞬间,我无法自抑的哼叫了出来。

  接着,我的小弟弟被她直吸入喉头。我明白,第一次口交的她没什么技巧可言。她只是尽可能的想更多的吃进它,她的舌也是胡乱的在我的分身上瞎舔一气,甚至,有时她吸吮的我有点痛,可是,我还是被挑逗的几乎爆发。天知道,我也是第一次被口交啊!

  我的腰不由自主的晃动着,想要更快的频率,小弟弟也呼喝着想要解放。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小弟弟也越涨越大,可是,小弟弟根部的环却让我觉得它好似越勒越紧。

  「啊……」我终于忍不住的叫了出来。

  一波高潮过去,可是因为铁环在根部勒着,我根本无法射出积蓄的精华。

  我大口的喘着气,额头上、前胸后背上、腰腹上,甚至腿上都像被水淋了一般的汗流不止。

  「我……我不行了!」我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高潮,慾火在高潮过后不但没有停息,反而奔腾的更猛烈了,我不觉有点怕,懦弱的想要退缩。

  「这样就放过你了?想的美!」老婆嗤笑着,把我拽下了沙发。

  不知是没站稳,还是慾火使我脚软,总之我是跪到了地上。而老婆按住我的肩,似乎本来就没打算让我站起来。更过份的,是她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我身子顿失平衡,几乎没趴在地上。踹完我后,她的脚并没有离开我的屁股。她那高跟鞋的细细高高的跟部,甚至顶在了我的会阴处。

  「说,还敢不敢了?」边说,那跟部又在我会阴处顶了顶。

  「什么敢不敢了?」头冲下,屁股朝上的我侧着脸问道。本就慾火焚身导致头脑混沌的我,在这种姿势下更是头晕脑胀,根本无法理解老婆大人突来的问话。

  「啪!」狠狠地一巴掌又抽上我的屁股,鞋跟也又在身体上深陷了几分。

  「噢!」可是我只觉得打的不够用力,巴不得她再用皮鞭给我屁股几下。

  「装糊涂是不是?」

  「没有。」

  「啪!」哦,这次是鞭子。

  「真的不知道!」翻腾的热血,发泄不出去的精液,雷鸣般的心跳,都想藉着皮鞭的抽打推向另一波的高潮。

  而我的回答,也如愿的让我得到好几下教训。

  「哦……啊……噢……」

  七八下之后,老婆大人似乎明白了我是真的不懂。

  「我是问你,还敢不敢这么晚不回来!」

  这谁能保证呢?不是我说了就算啊!

  见我一时犹豫没回答,老婆大人的鞭子又招呼了下来。「说,还敢不敢了?

  」每抽在我屁股上一下,都像在我的慾火上添了把柴。

  我的身体呼啸着只想驰骋,只想发泄。

  「不敢了,不敢了!给我,给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嘴里胡乱的喊着什么,只是觉得身体要炸了,不做点什么不行。我的屁股在几下抽打后紧绷着颤抖,前面的分身抖得更是厉害。

  老婆把趴倒的我拉坐起来,仍旧玩的上瘾。「给你什么?你不说明白我怎么知道?」让我怎么说?难道说给我你的阴道你的洞吗?

  我以为我只是想在心里,没想到,心里所想竟随口而出。「给我你的洞。」「我给你了!你要放在哪儿?」老婆的双手搭在我的肩上,下体密和的贴着我的胸膛。

  我能感觉到老婆也在颤抖,她的颤抖甚至不在我之下,她柔软的阴毛正贴着我的肌肤,她的体液甚至滴到了我的身上。

  我几乎没疯掉,「放在我的鸡巴上,放在我的鸡巴上!」我边狂号着,边努力向上挺我的腰杆。我一辈子没这么粗俗的说过话,可是这一刻,狂吼出的秽语竟让我有一种另类的兴奋。这感觉,怎么说呢?就是,真他妈的爽!

  老婆的身子慢慢低了下来,当我感觉到她湿滑的甬道入口后,再也等不及的狠狠地闯了进去,并且一入到底。

  「啊!」

  「哦!」老婆的娇吟和我如愿得偿的叹息同时响起。

  我再也忍不住的狂飙了起来。

  坐在我身上的老婆娇喊连连,我能感觉到她比平时更湿润的甬道居然绞得比平时更紧。那泛滥的淫水居然湿滑了我的大腿。没有几下,老婆的阴道便一下一下的抽缩了起来。我知道那是老婆高潮是的宫缩,可我没想到的是伴随着宫缩,一股凉凉的液体流泻了出来。

  「啊……啊……」老婆疯狂的尖叫,指甲狠狠划上了我的背。

  而在她越来越紧缩的阴道内,一股尖锐的快感伴随着老婆的尖叫刺穿了我。

  老婆高潮后趴在我身上瘫软了下来,可是我却变得越加浑浑噩噩。我依然没有射出来,那该死的铁环几乎要勒死了我。我觉得我呼吸越来越困难,喉咙乾渴的像要撕裂,血液几乎倒流到我的脑子里,全身血管似要爆裂般的疼痛,肌肉绞的死紧,皮肤绷得像要炸开。最难过的是我的下体,在一阵似火花炸开似的快感过后,它好像随时都会真的炸开似的胀痛的我几乎痛哭失声。

  而我也确实是!虽然没有泪流满面,但我能感觉到我眼罩下的双眼确实被慾望染湿了,并且我也终于失去控制的尖叫出声。「让我射,让我射!」我痛苦的扭动着身子,仍不断的在老婆的身体里抽送着,反覆的却只有一句话。「让我射……让我射……」身体里的火花越炸越大,而我的意识却越来越模糊。

  在我无意识的叫喊了十几句后,老婆大人终于悠悠转醒。她爬下了我的身体。

  在分身失去了磨蹭的渠道后,我叫的更疯狂。「啊……哈……」突然,尖锐地刺痛从下体传来。几乎涨爆的分身,被老婆的贝齿咬了一口后,稍稍软弱了那么一下,而趁机,老婆把它根部的环状物取了下来。老婆的唇,紧接着又含复其上。

  而当我的头脑中乍然明白去掉铁环后意味着什么时,我的分身再度硬挺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我的腰也自有意识的狠狠摇摆了起来。

  经过几次高潮而不射的我,在老婆湿热的口中,几下用力的抽插过后就轻易的一泻千里了。而后,老婆打开了我身上的手铐和脸上的眼罩。

  睁开眼适应光线后的我,看到了浑身泛着潮红的老婆,她的唇边甚至还挂着我的精液。而她,竟当着我的面,把我的液体咽了下去,并且没有放过唇边滴下的那一滴。

  「哦,老婆!」我一把抱住娇妻,狠狠的把她揉到怀里。

  今夜,这另类的刺激似乎也不错!眼角不小心瞄到一旁地上摊放的道具,我眼里顿时精光乍现。也许,下次换个用法也不赖。

  字节数:14085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