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迟给的表白,让你受伤害
迟给的表白,让你受伤害

「一段情要埋藏多少年?一份信要迟来多少天?」耳边回荡起了这首《迟来的爱》,想到了一段学生时代迟来的爱。

  高 一的时候,刚刚报导就注意到了班上的一个女生,在那个女生习惯穿牛仔裤运动鞋的年代,这个女生既然穿了条紧身的小脚格子裤,黑色的平底小皮鞋,穿着上的标新立异让我首先一眼注意到了这个在当时和时髦的女生。

  再开始端详女生的长相,白皙的皮肤,水汪汪的眼睛,纹着洗洗的眉毛,薄薄的嘴唇,一米六五不到的身高,整个人显得娇小可爱。在当时班里一群眼睛妹和粗枝大叶的女生中,绝对是属于鹤立鸡群的。

  开学一段时间后才知道美女叫乐儿,由于巧合的我和另一个男生还乐儿竟然家离得不远,因为他们两个以前就是同学,而我又和男生混熟了,所以渐渐的我们三个就一起骑车上学放学。

  渐渐的我对乐儿的好感被同行的男生发觉了,他一直有意无意的旁敲侧击知道了我的想法,他后来也问过了乐儿对我的感觉,他绝对有戏,一直都鼓动我去追求乐儿,可是害羞的我一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这天是乐儿的生日,我终于鼓足勇气决心在这天对乐儿表白了。早上照常在路口等着乐儿和男生,没有一会兴奋的我看到了乐儿骑过来了,我深吸一口气把练了很多遍地表白在心里又默默地念了一遍。

  可是眼前出现的一幕让我彻底的失望了,今天来了三个人,乐儿他们身边出现了班上另一个男生阿强,早听说阿强对乐儿也有意思的,他们两个骑在前面,朋友一直跟着他们后面,主动的和我招呼了后,一行四人就往学校的方向骑去了。

  路上阿强和乐儿骑在前面有说有笑的,我和朋友就骑在后面,朋友找了机会和我对眼,然后冲着我摇摇头,叹了口气。

  一行人来到车棚停好车子,我看见阿强牵着乐儿的手,乐儿手里拿着一份礼物,两个人开心的走在一起,朋友在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轻轻的和我说,被人捷足先登了吧,哎……顿时我也为自己的迟钝后悔不已,如果早点表白,结局也许真的不一样的,不过一切都晚了,后来的日子乐儿也不和我们一起放学上学了,而是和阿强一起。

  后来的日子,班里一个条件不是太差的女生主动的要和我交往,我因为需要疗伤,就答应和她在一起交往了。不过我心里一直放不下乐儿,也一直关注着乐儿。

  为了能多接近乐儿,我和阿强也成了朋友,更多的时候我还在想着乐儿,有的时候也希望阿强能给乐儿带来幸福,很是矛盾。

  过了有段日子了,那天无意在阿强的书包里看到几个未开封的避孕套,我心里颤抖了下,我心爱的女人难道已经被?我不愿意去想。

  后来的日子,渐渐的阿强和乐儿的风言风语在班里传开了,我有次趁机去问了阿强是不是已经和乐儿发生关系了,他小子只是一脸的坏笑并没有回答,不过我却认为那是一种默认,心里凉丝丝的。

  时间长了,他们的亲密关系已经成不是秘密了,更有些男生在背后说两人的事情,说的绘声绘影的,仿佛是亲眼看到一样,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乐儿和阿强的确是有不同了,中午一放学,就看不到人了,一直要到快上学才匆匆的赶到。

  因为我一直很关注乐儿的原因。有一天中午我一直跟在她们后面,两人先在附近的一个饭馆里买了些外卖,然后继续前进,在一个旧社区楼前停好了车子,然后手挽着手,走进单元,我在楼下听着脚步,没有多久就听见了关门声,我判断应该是在二楼。

  我在楼下绕了两圈,在看到二楼的阳台上晒了一件乐儿穿过到学校来的外套,还有几双女性丝袜和内衣裤,旁边还有一套学校的校服,我确信应该她们是在二楼右边的门里。我又悄悄的绕道了门口我轻轻的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见了两人的对话,两人好像是在吃饭,突然楼上有人下来了,我赶紧的跑下去,在那里假装着在找东西,等人离开了,我又折回了上去,这次耳朵贴到门上,里面的声音,让我彻底的心碎,里面传来了阵阵的「啊啊啊」的女声,作为一个有基本常识的高 中生,我已经明白了里面发生的一切。

  下午上课,我老是盯着乐儿的背影,不敢想像我中午听到的声音是来自这个女生,又想到乐儿现在坐在凳子上的下体,中午真的被阿强开垦着,她完美的身体难道就那么完全的呈现在那个男人面前了吗?

  后来的日子她们还是照常在中午消失,我也基于安全考虑没有跟过去了,不过我时常注意到乐儿下午回来后,脸色和走路都不一样,有次我还注意到乐儿的丝袜脚面上还有白色的痕迹,凭判断就知道那是什么了。

  一天中午,我和女友在吃饭,突然她们也在这里买外卖,然后打了招呼离开了,她们走后女友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突然悄悄的和我说:「你看啊,那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又去搞情况了。」我疑惑的看着女友,她竟然越说越来劲了:「你有没发现乐儿现在屁股越来越圆了啊?」我不想搭理这个问题,不过女友没有打算放弃话题,说:「听说上次班里那几个男生,跟过去,说是看见她们进了一个房子,没多久就听见里面的声音。」「哦。」我平淡的打断了女友的话。

  之后没多久,随便找了个藉口和女友分手了,因为我不喜欢一个女生说人家是非,特别是说我的最爱的是非。

  我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乐儿,后来有天中午,我和同学们在篮球场上打着球,老远就看到了阿强一个人跑着回来了,大家都很奇怪这个阿强自从和乐儿中午出去后,很少这么早回学校的。

  等阿强跑近了,我们发现阿强的半个脸上肿的,嘴角还留着血,跑过来气喘吁吁的和我们说,他被高2的混混打了,他们要调戏乐儿发生了冲突,乐儿在他们手上,回来是搬救兵的,我们一群人就跟着他回到了刚才发生冲突的地方。

  谁知道我们跑过去后,对面没有看到乐儿,不过对方的人还在,而且人数比我们多,还有几个平时在学校门口晃悠的社会青年,大家一看到这个气场好多人都被吓到了。

  亏了我表哥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名头相当于当地的陈浩南级别,我仗着这关系,站了出来和他们说:「你们认识哈哈吗?」「哈哈」是我表哥的外号。几个社会青年听到这个名字愣住了,然后我接着说:「他是我表哥。」(大阿ㄍ按:陈浩南是香港知名黑帮人物,香港电影《古惑仔》,演出他的传奇故事。)他们先是被我愣住,突然有人开口笑道:「你是哈哈表弟,那我还是市长的侄子呢,哈哈哈!」他说完他旁边的人一起笑了起来,开始有人过来赏了我一个耳光,并且开始围殴我和阿强,打得我两趴在地上,一群人才放手。

  我们被同行的人架到了一边,气愤的拿出了表哥的手机打了过去,不要说混混的办事效率绝对比公务员高多了,没有一会四辆普桑停到了门口,大约20个人冲到了我面前。

  带头的是我表哥的一跟班,走到我面前看到我被打成这样,问了我的情况。

  然后一群人就冲到刚才他们打我的地方,结果刚才带头的人看到我表哥的跟班就吓得跪下来了,结果还是被海扁一顿,并且还答应说要赔偿我超过10倍的医药费,我们一群人仗着人多,出了口恶气。

  打完后,突然想到了不见踪影的乐儿,拉过他们的带头问,结果说有个我们学校的喜欢乐儿的家伙把乐儿带到外面了,我们让他带路去,结果在一个粗陋的出租屋门口,就听见了乐儿强烈的反抗的叫声,我们一群学生冲了进去。

  结果我们进去后发现乐儿的裤子已经被扒了,内裤和鞋子散落在地上,衣服也被掳到了胸上面,内衣已经被解开了,男人裤子已经脱了一半,不过进去的时候,我们并没有看到他插入了乐儿的小穴。

  我们冲进去就拉开男人,一群人围了上去,阿强则过去帮助乐儿穿上衣服,乐儿趴在阿强的肩头上,哭着。当然那男生被我们揍得被人抬走的。

  这后的日子,她们为了感谢我们,请我们几个帮忙的去吃了饭,特别还送了条烟给我。

  很快的放暑假了,一直没有机会看到他们出来,好不容易等到开学,也只有学校报到当天看到一次,因为我们被召集受军训课程了。有些人要奇怪都是新生军训,我们怎么高 二才上军训?因为我们学校规模小,学生人数不足,安排军训人员调整课程时间,所以我们学校就两年学生安排一次,正巧我们进学校前一年才安排过,所以我们只有到高 二的时候和新生一起去了。

  军训的日子是枯燥无聊的,男生们和女生们分开只有训练的时候,才能看到女生,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我渐渐的发现乐儿每次都不训练,而是单独的坐在阴凉处,看着她们训练,男生们都怀疑是不是生理期到了。

  第二天从女生那边传来了风言风语的,说乐儿其实是白天不练晚上练,还传她和她们的男教官有非正常的关系,但一切都没有得到证实。

  不过有天晚上我站夜里3点岗的时候,我看到她们的教官偷偷走出来的,然后我跟上去,就看见教官来到了一个放置训练用具的仓库里,我偷偷的看进去,的确是有个女的在里面,教官正把女生压在下面,因为光线问题,我只能在外面看见教官的墨绿色迷彩裤挡着女生的身体,只有女生两只可爱的小脚是被教官架在肩膀上。

  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能看结束就赶着回去站岗了,约莫十分钟后,教官才回到自己的寝室,后来传言也传到了阿强那里,那段时间阿强相当的尴尬。军训结束的那天,很多人更加相信传言是真的,因为平时不训练的乐儿,最后作为了军训表演的护旗手,还获选为优秀标兵。

  开学后大概一个月的时候,阿强和乐儿分开了,分开没有多久阿强不时的在学校外会遇到陌生人,莫名其妙被打一顿就走,这样的事情一个月内发生了三次。

  一天中午阿强又被人打了,下午的时候一群人陪着他回去的,走到他家社区安全了,大家提议找个地方打一会儿牌,就折回到我上次跟踪他们去的那个房子里。

  开始打起牌来,打的好好的不知道谁他妈的突然说了句:「阿强,你最近老被人搞,会不会是乐儿在报复你啊?」这句话一出竟然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一致怀疑这是真的,阿强也被说的愣在那里,大家越说越像。阿强气的想直接去找乐儿,大家制止了他,阿强掏出烟点了起来嘴里骂道:「妈的打我,想当年撅着屁股像狗一样趴着给我干的时候,忘记了操这个骚货,给老子舔鸡巴的时候忘记了,妈的。」阿强越骂越激动。我看不下去了,就说:「现在只是怀疑,没有必要这样,阿强。」可能是因为上次我帮过他,阿强一直很听我话,没有再继续骂了,谁知那个起头的家伙又说:「是啊,阿强,现在只是怀疑,不过我倒有办法证实下。」大伙一起看着他,他突然清清嗓子然后说:「阿强不如你和他和好,看看会不会有人再搞你,如果还有,就不是她,如果没有那就能确定了,那你就狠狠地再玩玩她当报仇啊。」结果得到了大家的赞同,阿强也点了点头。我则因不苟同他们的作法,后来没有参加他们的活动。

  很快阿强和乐儿又复合了,果然不错,阿强没有再受到报复,一个月后一天晚上又在阿强那里打牌,大家又提到了这事,喝完酒他们竟然商量着怎么报复乐儿,商量了半天,最后拿出的结果是,找个周末,让阿强把乐儿带这里来,然后喂点春药,大家一起玩玩。

  很快周末到了,阿强把乐儿约到了租的房子,乐儿那天特意打扮了下,穿了件粉色的线衫,穿上褐色的紧身短裙,一双透明的连裤丝袜,配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开开心心的去到了阿强的房子。

  中午两人在那里随便搞了点吃的,吃完后阿强找了个机会把口服的春药已经让乐儿吃下去了,然后一会两人开始抱在一起亲吻着,阿强渐渐的除去了乐儿的衣服,把乐儿的丝袜脱了一只腿,丝袜和内裤挂在那里,阿强掏出自己的肉棒,顶进了乐儿的小穴里,抽动起来,乐儿被阿强的抽动啊啊直叫,阿强看到乐儿淫荡的样子,想到之前她找人搞自己更加的生气。

  没一会阿强起身去带套子,阿强从抽屉里拿出一盒新的套子,打开一个套上,然后趁乐儿不注意的时候在套子上抹了很多外用的春药。然后举枪又插进了乐儿还微微张开的小穴里。

  刚动两下,乐儿推住了阿强,阿强疑惑的看着乐儿,乐儿说:「怎么今天的不一样?」阿强奇怪的问:「怎么不一样?」乐儿又说:「你的家伙。」

  阿强忙说:「哦,我今天带的狼牙套,很舒服吧。」乐儿看着阿强的套子上的点点颗粒,温柔的说:「先轻点,我适应一下。」阿强今天选择狼牙套其实是有两个目的,第一可以好好教训下乐儿,第二狼牙套上可以抹更多的春药。很快阿强在开始抽动下面的乐儿,乐儿也被狼牙套刺激得比之前还要刺激,在乐儿到第2次高潮的时候,阿强也在套子里射了出来。

  休息了一会,阿强邀乐儿晚上不要回去了,下午出去逛一逛,乐儿开心的同意了,下午两人出去逛了一会,一开始好好的,突然乐儿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传来了阵阵酥麻的感觉,而且伴随着那感觉自己明显觉得下体渐渐的湿润,没有一会那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乐儿走路试图加紧腿刺激下自己,谁知道越刺激越难受,阿强看到乐儿走路有点不对劲,过去问她,乐儿矜持的说高跟鞋不舒服,要阿强陪她回去休息会,阿强说难得出来,就在附近找了个椅子坐着休息了。

  可是乐儿的下体越来越湿润,终于找个机会和阿强说:「强,我们回去爱爱好吗,我想了。」“阿强看着乐儿然后说:「小色鬼,中午不是才给你的,再陪我去打会游戏,晚上时间长着呢!」乐儿看阿强没有回去的意思,也没有再追问下去,阿强在游戏室里奋斗了一个下午,一直很不自在的陪着,等从游戏室出来,乐儿下面已经感觉自己的内裤全湿了,但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坐了一个下午,其实裙子都湿了一块,刚刚坐过的凳子上还留有自己的淫水。

  阿强坚持要在外面吃饭,乐儿没有办法继续强忍着一起在外面吃了,吃饭期间阿强又找机会在乐儿的水里加了点药。好不容易解决了晚饭,两人步行回到了租的房子。

  刚开门进去,乐儿直接搂住了阿强,并且狂烈的吻着阿强,阿强和乐儿抱着来到床上,乐儿脱掉了阿强的裤子,一口把阿强的家伙含进嘴里卖力的添着,边添边去脱掉自己的丝袜和内裤扔到一边。

  当乐儿感觉到嘴里的肉棒越来越大的时候,乐儿躺下去分开腿,风骚的对着阿强说:「老公,我要,给我。」阿强突然拿出绳子把乐儿的双手举过头顶绑在了床头,乐儿以外阿强又想和自己玩强 奸游戏,顺从的让阿强把自己绑好。

  乐儿此时就等待阿强把自己一下午的欲望填满,阿强慢慢的伏下去,用自己刚被乐儿吹硬的家伙在乐儿的门口啪啪啪的打着,乐儿此时已经受不了了,她只希望阿强能塞进自己的肉穴,让自己得到释放。

  乐儿求着阿强:「老公,给我,我要!」一般只要乐儿这样求阿强,阿强一定会塞进去的,谁知道这次,阿强突然站了起来:「要?哼哼,前段时间找人教训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要的。」乐儿被阿强说愣住了,赶忙狡辩不知道什么事。阿强更加恼火,狠狠地捏着乐儿的奶子说:「别以为我是呆子,老子今天也要你吃吃苦。」说完打了个响指,三个同学从外面走了进来,乐儿一下明白了这次的复合是一个阴谋,吵着让阿强放她回去。

  阿强突然拿起了刚刚乐儿脱下的丝袜和内裤,蔑视的说道:「放你回去?看你现在的骚样,一出去不就要去找野男人了啊。」乐儿继续嚷着:「放了我,畜生!」阿强继续说:「畜生?那你刚才还求畜生干你,骚货,出去便宜外人,不如便宜我们了。」说着开始用内裤堵住乐儿的嘴,在乐儿身上摸着。

  另外三个人一直没有出声站那里,阿强吼道:「木头啊,来啊,你们不要告诉我你们打飞机的时候,没有幻想过这个骚货。」几个人被阿强一说,对视笑了笑,然后开始把乐儿围了起来,八只手开始刺激乐儿每一寸敏感的肌肤。

  乐儿快要崩溃了,虽然自己的情况很糟糕,可是生理上的需要越来越强烈,阿强此时又拿来了中午没有用完的春药,在乐儿的小穴口抹着,最后还把剩下的抹进了乐儿的菊花,乐儿两洞受攻,渐渐的迷失自己了,终于在男人们的刺激下乐儿疯狂的摇着头。

  阿强扯下嘴里的内裤,乐儿赶紧喊道:「别摸了,求你们干我吧,求你们了。」阿强接话了:「骚货,自愿想被插了啊,那是你自愿的还是我们逼你的啊。

  」乐儿赶紧说:「我自愿的,我求你们插我的,快给我吧。」阿强得意的叫了起来:「兄弟们,骚货求我们插她了,快吧不用客气了。」说完,就一个男的迫不及待的站到了乐儿的前面,脱了裤子带上套子,把家伙一下插了进去,乐儿空虚的小穴终于被滋润了,满足的叫了起来。

  阿强还在旁边问” 乐儿啊,爽不爽啊,是不是一直想被插啊“ 乐儿担心不顺他们意会停下来,赶紧回答是的,很快第一个男人射了,乐儿还没有满足,阿强问” 乐,还要不要了啊“ 乐儿赶紧回答” 要,我还要“ 第二个男人接着补上了空缺插进了乐儿的小穴,第一个刚射完的,拿下套子,看了看,突然把套子里的精液倒进了乐儿高跟鞋里面,男人们看到都笑着说,有意思。

  很快第二个也结束了,也把套子里的精液倒进了乐儿的高跟鞋,第三个结束后也是这样,看着朋友们一个个在那个原本属于自己玩弄的小穴里,插了又插,阿强突然看到了乐儿可爱的菊花,以前试图进去都被乐儿拒绝了,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阿强过去,用力的扒开了乐儿的两片屁股蛋子,带着狼牙套的家伙已经来到了乐儿的菊花口,乐儿感觉菊花处被顶,知道阿强的目的,开始大叫不要,阿强立马让人把乐儿的内裤拿来又塞进了乐儿的嘴里,还用乐儿的连裤袜在头上绕了一圈固定住嘴里的丝袜。

  伴随着阿强一点点的进入,乐儿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并且乱扭着身体,阿强此时根本不会怜香惜玉,一点点的把整个阳具都塞进了。乐儿从未被开苞的后门,当阿强终于挤进全部后,得意的说:「骚货,这辈子你都不会忘了我,前后都是我帮你开的苞,哈哈。」乐儿此时眼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撕裂般的痛楚,让她疯狂的呜呜呜着,阿强进去后开始慢慢的抽动着,狼牙套的颗粒刮着乐儿直肠内壁,钻心的痛苦让乐儿难以忍受,阿强怎么疯狂的抽动着,仿佛要把身下的女人刺穿似的。

  很快阿强也发射了,他最后也没有忘记把精液倒在乐儿的高跟鞋里。一轮大战结束了,乐儿已经昏迷了,男人们有点饿,就去吃饭了,等他们回来,乐儿也是被后门火辣辣的刺痛给弄醒了,乐儿虽然药性没有过,但是神智清醒了。看见他们回来,又嚷着要去告他们强 奸。

  阿强笑了笑说:「告我?小三的舅舅是公安局的,这点小事还是能办到的,而且还有这个。」阿强打开了DV机,里面传来了:「别摸了,求你们干我吧,求你们了。」乐儿知道刚才自己迷离的时候被他们录了音。自己的丑态被他们录下了,乐儿冷静了下,问到:「那我当今天没有发生过,你们放了我,我保证不说出去。

  」

  「哈哈哈,有这么好的事情吗?婊子,我要你做我们的性奴,否则我就把这段视频寄去你家,再放到网上,让全世界人都看到你的骚样。」阿强得意的说着「你无耻!」 乐儿骂道,「哈哈哈,让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好得罪的,现在我解开你,如果你要是不愿意你可以走出去,但等着家里收视频,如果愿意请你自己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在地上爬两圈。我们说话算话」说完阿强真的解开了,乐儿的手。

  乐儿被松开后,活动了下手,并没有急着离开,过了有10分钟的样子,乐儿真的趴在了地上,爬了起来,屋子里的男人都大笑起来,乐儿边爬泪水边不自觉的流了出来,阿强突然说:「妈的真像狗啊,操,老子给你安个尾巴。」说完点了根烟,塞进了乐儿的菊花。

  乐儿虽然很耻辱可是,不争气的小穴里,酥麻的感觉又来了,淫水也不自觉的流了出来,着一切被男人们看见了,阿强笑着说:「看哎,我们的母狗又发情了,母狗是不是又想被插了啊?」乐儿也不知道是怕得罪他们,还是生理真的需要点了点头,阿强说:「要的话就叫两声。」乐儿竟然听话的汪汪的叫了两声。

  阿强接着要乐儿用嘴帮他们带上套子,乐儿只好把套子含进嘴里,然后贴在男人的龟头上,一一用嘴唇把套子帮男人戴好了。刚带好,阿强说着:「再帮我带上。」乐儿又过去帮阿强戴。

  好了后,阿强说:「要就背过去,摇摇屁股叫两声。」乐儿听话的撅起屁股摇了摇,汪汪的叫了两声。叫完,一个男人就把他抱在怀里,家伙顶在菊花上,乐儿摇摇头:「不行那里痛死了。」男人那里理会,慢慢的挤了进去,阿强接着过来顶在了前面,双管齐下让乐儿下面痛苦不堪。

  谁知道一个没有带套男人,走上去阳具直接插进了乐儿的嘴里,抽插起来。

  最后这个男的看大家都在战斗了,竟然把乐儿的丝袜穿在乐儿脚上,用乐儿的丝袜脚帮自己泄欲。顿时房间里出现了四男一女的乱战,除了嘴里和脚上的,另外两个发射后都倒进了乐儿的鞋子里。

  那一夜里,后来是套子用完了,他们才放过了乐儿,第二天醒来,他们让乐儿离开了。乐儿穿上内裤丝袜,当丝袜小脚套在鞋子里的时候,立马感觉到了湿滑,乐儿刚站起来,没有走两步就因为下体的肿胀,后门的刺痛,脚上的湿滑,一下没有站稳。

  阿强突然嘲笑:「骚货不想走啊,还想来,哈哈。」乐儿赶紧站起来,好不容易下了楼,打开自行车骑了上去离开了,没有想到就在骑回去的路上,就被车坐垫搞泄了一次。

  之后乐儿就是他们的玩物了,四个人谁有需要就找乐儿发泄下,偶尔也会大家一起在一起羞辱着乐儿,他们有时候在学校也不放过乐儿,经常不让乐儿穿内裤去学校,有的时候上课让乐儿把丝袜脱下来,他们找机会套JJ上释放完,让乐儿穿上。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毕业,巧合的是乐儿又和我一个学校,开学没有多久我向乐儿表白了,可是乐儿知道我知道她以前不光彩的一面,没有答应我。

  后来再我持续的努力下,让乐儿做了我的女友,乐儿和我在一起后,一直都很自卑,时常担心以前的事。

  有次做爱后,我问乐儿,如果早个三年我向他表白她会怎么选,乐儿依偎着我,轻声的告诉我……

    字节数:17147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