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我的第一次给了疯女人
我的第一次给了疯女人

放学的时候我又绕路回家,从这里走到家要多花十多分钟,但是谁都不会注意到的,我心里想着,穿过狭窄的小巷,眼前一亮,就到了那片拆迁区,踩着地上有些硌脚的破砖烂瓦,我却浑然不觉,心脏突突地猛跳着,还会看到吗?那个让我彻夜难眠的赤裸女人。

  我小心地放慢了脚步,身旁一块歪歪斜斜的木板上写着:正在施工,请勿靠近!四周拆得七零八落的屋宇好像随时都会倒塌一般,我却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害怕,而是把目光转向那间拆了一半屋顶和窗户的平房,心里等待着奇蹟再次发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一种强烈的慾望,每天清晨醒来我的鸡鸡都会变得又硬又涨,那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喷薄而出,我留心起街边阳台上挂着的花花绿绿的女人纤薄的内衣内裤,开始从能够找到的所有文字中寻找着阴道,乳房一类让我血脉喷张的字眼,甚至从字典中找到了对勃起的解释。

  就在几天前,偶然路过这片拆迁区,听到一群孩子的哇哇乱叫声,我抬眼看到了令我魂牵梦绕的一幕,就在那间拆了半截的房子里,透过没有了窗框的窗户,我看到那个半裸的女人,她留着一头杂乱纠结的长发,脸上带着痴痴的笑容,对着那些小孩噢噢叫唤,那些小孩都吓得远远躲开,有的还捡起了地上的残砖准备向她投掷。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连忙喝止了这些小孩,他们都是一些小学生,而我已经是一名高二的学生,身材也比他们高大得多,一个小孩对我喊道:「她是个疯子,为什么不许我们打疯子。」「不许就是不许。快走开!」我做出一副吓人的样子对这些小孩吼道。我才不会准许他们破坏这道美丽的风景,那个疯女人还站在窗口,傻傻地笑着,嘴里发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她的上半身什么都没有穿,胸前一对巨大的奶子微微下垂,伴随着她的傻笑,那对漂亮的奶子左右摇摆着,粉红的奶头又大又圆,像是两颗饱满的葡萄。她的肚皮上布满了泥垢,只有肚脐那一小片地方露出一点白皙的肌肤。

  等那些小孩不情不愿地离开后我足足呆了七八分钟,饥渴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对奶子再也舍不得离开,直到那疯女人弯腰躬身离开了窗口。

  回到家以后,我的头脑里就再也摆脱不开那对奶子,我在心里想像着它的柔嫩光滑,渴望着能够紧紧地抓在手里搓揉,以至于最近几天,连上课的时候我都在想像那肚脐往下的地方该是怎样的光景。

  我想我也要疯了,再不做点什么的话,我一定会发疯的。

  经过几天的观察,我发现这片拆迁区不知什么原因好像是停工了,工地上从来没有见到过施工人员,只剩下一片残破的断垣残壁和一地的碎砖烂瓦,而那块警示牌也让许多路人不敢靠近,只有我每天放学都特意经过这里,渴望从窗口再一次见到那抹美丽的风景。

  可惜有好几天了,我却再没有看见那个光着上身的女人,难道是她到了别的地方,没有寄居在这里了吗?我的心里充满了失望的情绪,感觉到空落落的。

  所以今天我打算再走进一些,或者靠近她所在的那道窗户。我小心地迈过残留在地上的断壁,心跳发出的声音连我都可以听得到,完全忘记了这里的危险。

  我终于走到窗前,一股柴火的味道混杂着淡淡的霉味扑面而来,越过窗口,我看见房间的一角摆放着几扇拆下的木门窗框,屋子正中间有一个烧过了火的柴火堆,在房间另一角的地上铺了好几件破破烂烂的衣物,而那个疯女人正躺在那些衣服上面,她半闭着眼睛,大概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就抬头望着我。

  她还是赤裸着上身,巨大的奶子软软地滑到身体的一边,看起来完全没有站着的时候那样大,下身却只穿了一条内裤,是那种平角的花短裤,一双长而白皙的大腿交叉着叠在一起。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穿短裤的女人,看着那双白生生的大长腿,我的心跳更快了,胯下彷佛被点燃了一团火,涨得十分难受。我赶紧从书包里翻出早餐时只咬过一口的面包,拿在手上,轻轻地跨进窗户,慢慢靠近疯女人,蹲下身子将面包递给她。

  疯女人似乎有些害怕,她蜷缩着靠向身后的墙壁,可惜动作却非常迟缓,显得既虚弱又无力。肯定是饿了好几天吧,我想到,可能她几天以来就是因为没有吃的才不再露面的。

  面包散发的香味到底引起了她的注意,也不再害怕,她摇晃着奶子向我靠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手里焦黄香脆的面包,我却有些害怕起来,她越是靠近我,她身上的那股酸臭的味道就变得更加浓烈,我突然怕她会伤害我,听说疯子打死人的话是不用负什么法律责任的。

  我赶紧将面包丢到她的怀里,脆脆的面包皮碰到她的奶子,顺着她花啦吧唧肚皮掉在她的大腿上,她慌忙一把抓住,不管不顾地就往嘴里塞,肯定还不到五秒钟就将长长的面包完全吞进肚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嚼一下。

  吃完面包,显然是对我放松了警惕,她又眼巴巴地看着我,傻傻地笑着,「还要,」,「吃的。」她含混不清的说道。

  幸好我的书包里还有两个苹果,那是好几天以前放到里面的,要不是刚才翻面包出来,我几乎都忘了。我掏出苹果,递了一个给她。她拿在手里,捧到鼻子下闻了闻,才吃吃地笑出声来,咔吧咬下一口,心满意足地咀嚼着。苹果的汁液从她嘴里溢出,顺着下巴一直流淌而下,在她灰不溜秋的胸口上冲出一道白白的线条。

  这时候,我才看清她的容貌,她长得并不漂亮,可也说不上丑陋,一张平凡的脸,眼睛不大不小,透出一种迷离的神色,鼻子小巧秀气,双唇厚实丰满,左脸上有一道细细的疤痕,可胸前那对奶子实在巨大,好像承受不住自身的重量一般,不但青筋暴涨血管隐约可见,还低垂到了小腹上。腹部却没有赘肉,平坦光滑,白嫩的两腿又细又长。

  胯下的那团火让我失去了理智,忘记了一切,我伸手按在她的一只奶子上,一种触电般的感觉立即传遍全身,手掌和指尖触碰到的那团温热柔软的奶子似乎在微微跳动。疯女人看了我一眼,却没有把我的手推开,而是继续咬着那只苹果。

  奶子真的好大,我的一只手根本就握不完,我轻轻地揉捏着,指尖慢慢滑下,感受着这从未有过的温柔,指头碰触到了粉嫩的奶头,奶头上有一些微微凸起的颗粒,摸起来感觉要比奶子粗糙一些,我试着捏了一下,疯女人颤抖着哼了一声。

  我的手又慢慢往下,在她平滑的腹部轻轻抚摸着,到达肚脐的时候,她推开了我的手,吃吃地笑着,可惜我已经顾不得许多,我把手里剩下的苹果交到她的手上,顺势搭在了她的大腿上。

  现在她的两手都没有了空闲,我的手顺着她那条宽大的短裤,从开口很大的裤脚伸了进去,沿着柔嫩的大腿一步步往上游走,指尖慢慢向上,似乎碰到了一些毛发一样的东西,好在早在初 三的时候我已经长出阴毛,我马上就明白我摸到的一定是女人的阴毛,我的心脏像是快要跳出胸腔,我知道只要再往里一点,我就会触碰到女人的阴道,会是像那些小 女孩一样只是一条细细的缝隙吗?我马上就要达成所愿了吗?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小孩的嬉闹声,就像是一盆凉水从头浇下,吓得我赶紧抽回手,千万不能让他们发现我在这里,我希望他们不会过多停留。可是那些小孩似乎玩的很开心,在外面又叫又闹的。彷佛时间都停止了一般,我呆呆地望着窗外,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也不知过了多久,总算听不到那些小孩的笑闹声,我才敢站起身朝窗外观望,此时那疯女人早吃完了手里的苹果,正笑嘻嘻地想要站起来,我赶紧说道:「乖乖坐着,等晚点我再拿吃的给你。」说完,也不管她有没有听懂,我慌忙翻出窗外,逃也似地向家里跑去。

  回到家,我的心还在狂跳不止,好在父母都还没有下班,谁也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等到了晚饭的时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头脑里却充满了滑嫩的奶子,凸起的奶头,女人的阴毛,还有没有摸到的阴道。

  最后,鬼使神差般的,我对父母说道:「晚上我要到同学家复习功课,可能会晚点回来。」父母没有产生任何怀疑,因为我从来没有对他们撒过谎,「我带点吃的过去,要是复习晚了,也不好麻烦人家。」我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站起身来。

  出门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自己是个撒谎大师,兴许是对女人的渴望让我变得更加聪明。

  走到那片拆迁小区,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这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我却一点都不害怕,只是对马上就要实现的梦想兴奋不已。

  疯女人住的房间此时透出微弱亮光,等我走进一看,原来是她又升起了火,旁边还放着好些粗细不一的木材,肯定是她又恢复了体力,到那些断壁残垣中捡来的。火堆燃烧着,听得见木头烧裂时噼啪乱响的声音。

  看见我进来,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继续扒弄着那堆火,再不看我一眼。

  可我却被白天的事情吓得不轻,我将书包放在地上,抬起房里堆放的一扇门板档住窗口,又跑到外面看了一眼,再确定一回外面没有人,才回到她身边。

  打开书包,拿出两瓶矿泉水,一大包牛肉干,一袋全麦面包,一张毛巾,我向她招了招手,「哎,吃的来了,你饿不饿?」她肯定饿,或者说很长时间都没有吃饱过了,看见我拿出的一大堆食物,就向我靠拢过来。我撕开所有的口袋,把食物都堆到她的面前,看着她一边手忙脚乱地抓起牛肉干往嘴里塞,一边感激地朝我点头,一对大奶子在胸前晃动着,我胯下的那团火也很快被点燃。

  趁她胡吃海塞的时候,我拧开矿泉水,打湿毛巾,轻轻地帮她擦拭着身体,白色的毛巾很快就变成了黑色,我不断地换到没有使用过的地方继续擦拭着,等擦到她的小腹,她却吃吃地笑个不停,不许我再擦下去。

  擦拭过的肌肤在火光下显出白嫩的颜色,双乳也变得更加光滑,连奶头也更加粉嫩,我将毛巾放到一边,仔细地抚摸起来,两手轻轻握住她的一对奶子,慢慢感受着这温暖柔嫩的感觉,我一边搓揉着她的奶子,一边放下一只手,慢慢伸进她的大短裤。

  很快我就触碰到了那些柔软的阴毛,顺着阴毛往下,是一条细细的缝隙,本来我以为和那些小 女孩一样一直往下都是一条缝,可是越往下摸,感觉那条缝慢慢变宽,我的手指上也不知怎于就朝缝隙里伸了进去,疯女人浑身都抖了起来,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挪动身子朝我手指挤压着。

  那道缝隙里流趟出水一样的东西,让我的手指变得更加润滑,我对她说道:

  「你撒尿了?」她还是吃吃地笑着,却没有再吃东西,而是扭动着身子靠在我身上,我抽出手放到鼻子下闻了闻,有一股骚臭的味道,却不是尿的那种,我又伸手进去,这回是直接从裤腰上伸进去的,我这回摸到的是湿漉漉的一片泥泞,她马上扭动身子迎合着我的手,我的手指很快就伸到了阴道里面,指尖触摸到的是世界上最最柔嫩的事物,阴道里面润滑而温暖,比舌头还要细腻,比嘴唇还要柔和,比世界上最温暖的怀抱还要温柔,我感觉我的鸡巴就要爆裂开来,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在那儿跳动着,寻觅着。

  我一手去扒她的内裤,另一只手却被她紧紧地按着,她似乎在享受着我的手指对她阴道的按摩,她的身躯扭动着,一双大奶子不断往我的身上蹭,不停地向我挤压过来。等好不容易才褪下她那条宽大内裤的一条腿,露出她肥白的屁股,我马上就在火光下看到了日思夜想的宝贝,那绝对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事物,一条细细的缝隙,两道高高隆起的肉阜,翅膀一样的两片嫩肉左右对称地长在两旁,中间是粉嫩暗红的穴口,此时我的手指已经伸进小穴,在她的扭动下,可以看到小穴里面是充满皱褶的一片粉红,直到这时,我才肯定我的手指沾上的不是尿液,而是一种白糊糊的液体,热热的,滑滑的。

  我也褪下了我的裤子,脱下了内裤,此时我的鸡巴挺立着,暴涨着,像有一团火在里面燃烧,从来就不懂什么是做爱的我,突然想到,应该把鸡巴放进她的阴道里面,那样肯定会好受一些。

  我费力地抽回手指,将她扑在身下,挺直的鸡巴对着她的小穴就直直地刺去,可是总也对不准位置,我想低头看看,却被她紧紧搂在怀里,一对巨大的奶子蹭到我的脸上,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突然,我觉得有一只细嫩的手在帮我,是这个疯女人的手,我能够感觉得到指肚上的老茧,在她的引导下,我感觉我的鸡巴很快就进入到了一片狭窄的空间里,那是一个温暖柔滑的地方,四面都是嫩嫩的,软软的,湿湿的,可我的鸡巴却变得更加狂暴,涨得更加难受。

  疯女人口里突然发出一种哼哼唧唧的声音,似乎她也非常难受,她更加剧了身体的扭动,大奶子上的两个奶头也不断地敲打着我的嘴唇,就在她这样不断扭动的时候,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畅快,鸡巴在她阴道紧紧包裹下的滑动令我的全身都舒畅无比,原来是这样,要动来动去的才舒服,我也跟着她扭动起来,又突发奇想很想将她的奶头含进口里,我寻找着,就像猎手一样盯着在我眼前晃动的葡萄般的粉嫩奶头,不一会我就捕获到了我的猎物,将一边的奶头含在在嘴里,我啜吸着,吮咂着,不时又用舌头舔舐着奶头上细嫩的颗粒。

  疯女人的叫声更大了,还重重地喘起了粗气,把我搂得更紧,还将阴道往我的鸡巴上死命的抵,我却感觉得到她的阴道更湿滑,只要我轻轻一动变得粗大异常的鸡巴就会滑出她的阴道。我觉得这样很有趣,只要她的阴道抵过来,我就也向她抵过去,她只要稍稍把屁股往后缩,我就将鸡巴滑着退出一点。只不过这样进行了几次,我就觉得这样让我更舒服,于是我特意这样将鸡巴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这样做的感觉让我简直无法形容,就像是痒到了骨子里面一样,却非常的舒畅,又像是飞上了天空,完全无拘无束地翱翔在宇宙间,飞得越来越高,越来越高,最后我感觉我的鸡巴爆炸了,一种令我差点昏厥的快感袭来,从我的鸡巴里,从我的身体里喷出了一些滚烫的液体,像是射击出来的一样地进了她的阴道。

  很快我就感觉到了疲乏,疯女人的动静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拚命地用阴道抵紧我的鸡巴,突然高喊一声,像是晕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以为她死了,我赶紧抽出在她阴道里已经变软的鸡巴,穿上裤子,用手试了试她的鼻息,还好,鼻孔里还喘着气,这时她也慢慢睁开了眼睛,脸上红得像鸡屁股一样,还朝我傻傻地笑着,我指指地上剩下的食物,也朝她笑了笑,帮她把裤子穿好,「我走了,过几天再来看你。」做完这些之后,我对她说道,又摸了几把她白嫩巨大的奶子。

  后来,我又去看过这个疯女人几次,但都没有同她做爱,只是给她送去一些吃的东西,直到有一天,在那片拆迁小区里再也没有找到她。兴许,是因为又开始施工了吧,看着那些进出小区的工人,我暗暗想到。

  字节数:11435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