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如梦似幻幼儿园
如梦似幻幼儿园

今天儿童节,偶然有感,发此文为大家助兴这篇文从女儿黛米和母亲陈萌的两种角度描写,母女二人看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为了防止大家看晕,女儿视角前我用D字母标注了一下,母亲那里用C标注遵守会所版规,不和谐部分已经和谐掉再发

  在大木市郊区的催吧幼儿园里,有一位可爱的小妹妹,她的名字叫黛米。

  她并不是一开始就在这所幼儿园的,而是前几天,因为父亲工作原因搬家到大木市,向朋友打听得知这所幼儿园在当地年轻妈妈们口中颇有口碑,便托关系进了这里。

  好在这个幼儿园真如那些推荐者所说的那么好,小朋友之间有爱和睦,幼师们也像一个个美丽温柔的大姐姐,给黛米的感觉远胜於原来的那个幼儿园,小孩子心性之下,很快她就忘却了离别的感伤,开心的融入到新环境里。

  今天六一,幼儿园开展聚餐活动,为了安全,要求孩子妈妈陪同孩子一起参加,地点则安排在公园里。

  黛米得知后非常高兴,忙通知了妈妈陈萌。

  前些日子丈夫工作调动,来了大木市,陈萌作为他的贤内助+ 主妇当然也要跟着过来,这些并不是问题,麻烦的是为黛米找一所合适的幼儿园。

  在与丈夫在大木市那些朋友们的妻子聚会时交流过这个问题,令人惊讶的是,与她关系最好且相貌同样美丽不输於她的几个姐妹纷纷推荐了催吧幼儿园,据他们所说,该幼儿园硬件条件优秀,师资力量强,而且园长程明具有多年幼儿园经营经验,培养出了无数优秀幼儿园学子,实在是大木市民挤破头都想上的好幼儿园。

  听她们说的这么好,陈萌也动心了,到处托关系找人,废了老大功夫,甚至亲自上门求情,好在最终幼儿园园长程明被她的执着所打动,破例允许了黛米入园。

  唯一令陈萌奇怪的是,那天求程明时的情况现在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在自己诚恳的请求后,程明满意的答应了……咦,为何会用满意这个词?

  不过即使再怎么回忆,也想不出什么东西,陈萌只好把它压在心底,现在需要准备的是明天的儿童节聚餐,难得黛米这么高兴,一定要带她玩的开心。

  黛米早早的起床,开心的等待妈妈到来,期待着即将开始的聚餐。

  妈妈还没来,一位老师先来了,抱着黛米向楼上走去,说园长要找她。

  黛米茫然的被老师抱进了校长室……嗯,校长室好大的样子,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怪味,各种令自己看不明白但感觉很羞耻的摆设,以及中间那张足以四五人同眠的温软大床。黛米便被老师抛到了大床上,园长程明旁边。老师走出去前,告诉黛米:妈妈马上就来,在这里听话哦!

  嗯,黛米是个听话的好孩子。黛米这样想着,把怯生生的目光投到了程明身上。

  黛米其实挺喜欢程明蜀黍的,因为他给自己带来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而且很喜欢自己,小孩子的逻辑就是这么简单,程明蜀黍很喜欢我,我也挺喜欢程明蜀黍,仅此而已。

  只是程明蜀黍告诉她的事让她不太开心,她们的聚餐不与大家一起了,由程明带着她与妈妈两人在这里玩。

  黛米撅着小嘴生闷气,任由程明蜀黍把自己抱在怀里安慰也不理,直到程明蜀黍把黛米都摸了一遍还没得到回应后,开始用舌头舔弄黛米的小脸,把小脸上全部弄得湿乎乎的,再慢慢下去到了脖颈部分,黛米实在没忍住麻痒,笑了出来,怨气不那么强烈了。

  仍未彻底原谅程明蜀黍的黛米决定继续想个办法不理他,一扭一扭的挣脱了程明蜀黍的怀抱,躺在旁边的床上装睡,任由程明如何挑逗,就是不起来了。

  见程明对自己摆弄半天仍然什么办法没有,黛米装睡的小脸上嘴角翘起一道可爱的弧度,为自己的好想法感到高兴,一定不要理程明蜀黍,谁让他骗黛米!

  和谐

  果然,在黛米投降似得主动献舌取悦自己后,程明满意的放开了按在黛米下面的手,饱尝着萝莉美妙的小舌头与香甜的津液,感觉不要太好。

  这时,门忽然被推开,陈萌迈着优雅的步子走了进来。

  为了今天的聚餐,陈萌特意挑了一身漂亮的衣装,想让女儿黛米更加有面子一些,穿戴整齐后,看着镜子里的俏佳人,连自己都动心了。

  来到了催吧幼儿园,得知这次聚餐仍然是由一个老师带几组家庭的方式进行,由於陈萌和黛米刚转来是第一次参与这类活动,所以这一次由园长程明亲自负责。

  在老师的带领下,陈萌来到了公园草坪上,她原来居然一直都不知道,催吧幼儿园离公园居然如此之近,嗅着空气中扑面而来的清新气息,感觉自己的灵魂都为之一清,只是……味道虽然让自己感觉清新,但潜意识里总觉得有点怪。

  四处寻觅,陈萌看到了程明和女儿坐在一起嬉戏,嘴边不自觉的挂上了开心的笑容,迈步走了过去。

  黛米被程明蜀黍吻着,忽然感觉他离开了自己,便睁开眼睛,看看什么情况,原来是妈妈过来了,程明蜀黍过去打招呼。

  妈妈陈萌笑着抱住程明蜀黍,像程明蜀黍亲自己一样亲了他,程明蜀黍被妈妈亲了好像很高兴,激动的抱住妈妈,好像要把她勒死,奇怪,既然很高兴为什么要欺负妈妈呢?黛米不解的想着。

  妈妈和程明蜀黍亲完后,被程明蜀黍抱着扔到床上,脱下她脚上的高跟鞋,抓住她双脚踩在下面那根不知从哪冒出的大棒子上玩了起来。

  看着程明蜀黍控制着那根棒子在妈妈双脚间顶来顶去,不断摩蹭,还扯烂了一小块袜子,时不时的把棒子插到袜子里面玩,黛米有点不明白,这样也很好玩吗?

  难怪程明蜀黍总是拿那根棒子戳我的脚丫,黛米一双穿着蓝白条纹袜的小脚互相磨蹭起来,似乎有点跃跃欲试。

  不过程明蜀黍那根棒子玩的时间长了会漏水,总是喷黛米一脸,让黛米非常生气,这回妈妈不知道,肯定也会这么狼狈,黛米幸灾乐祸的想着。

  那边在和妈妈的脚玩的程明蜀黍似乎听到了黛米内心所想,预感棒子要漏水,看向了黛米。

  可怜的小黛米本能的想要逃跑,却被程明蜀黍捉住一只小脚丫拖了回来,顺便揉捏体会了一下萝莉玉足的香软可口……为何会说可口?程明才不会告诉你他刚刚有舔过。

  小黛米闭上眼睛,有些恐惧接下来发生的事

  和谐

  陈萌悄然走到程明黛米二人身边,见到陈萌到来,程明起身与她寒暄几句,陈萌也笑着回应,简单的两三句话后,陈萌向程明伸出手,程明也赶紧握住。

  这次握手明明只有一两秒钟,可给陈萌的感觉就像有几十分钟那么长,在与程明松开手时,心底竟然产生轻微的如释重负感,啊,脚踝好累啊。

  随意坐在草地上,不知什么时候自己脚上的鞋子没了,不过并没有大碍,毕竟现在聚餐不需要走路,所以陈萌也没多在意,只是丝袜上多了个破洞让她有点不好意思。

  握手时,黛米在旁边好奇的看,程明与陈萌握过手后,随手捏住她的小鼻子捉弄了一下她,黛米被程明调戏,生气的转过身去,耍起了可爱的小性子,不理他了。

  虽然转过身去决意不理可恶的程明蜀黍,可黛米毕竟小孩子天性,心中好奇感强,过了一会儿,听见背后不断有奇怪的声音传来,黛米还是忍不住转过身来看看。

  眼前的一幕让小黛米非常茫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只是莫名的感觉有点羞涩。

  妈妈正背对着程明蜀黍,坐在他的怀里,双脚分别踩在程明蜀黍两边膝盖上,成一个M字型大大分开,而双腿之间平时不让黛米看的地方,包裹着的丝袜被撕开一个洞,程明蜀黍的那根棒子正从丝袜破洞里插进去,插到妈妈下面的小洞里。

  妈妈被程明蜀黍的棒子捅进了体内,明明被人欺负却还很开心的样子,不断低声呻吟起来,随着程明蜀黍的动作不断上下运动。紧接着妈妈胸前的两只奶也被程明蜀黍抓在手里,狠狠揉捏着,程明蜀黍都多大了,还吸妈妈的奶,真不知羞。

  不知过了多久,程明蜀黍忽然猛的一顶妈妈,然后就死死顶住妈妈下面不动了,黛米好奇的看着程明蜀黍棒子下面不断起伏的两个大袋子,据此判断程明蜀黍应该是又一次漏水了,而且漏的还不少。

  果然,毫无准备的妈妈被程明蜀黍在体内漏水,吃惊的尖叫一声,然后直翻白眼,喘着粗气软软的靠在程明蜀黍怀里,不再动作。

  程明蜀黍的棒子这次漏水好多啊!黛米惊讶的看着程明棒子下的肉袋,起起伏伏好一会儿了还没停下,每一次漏水都让妈妈身体一震,黛米毕竟还是心疼妈妈,伸出双脚踩在程明蜀黍的肉袋上,想踩住它不让它继续在妈妈体内漏水。

  可当黛米的小脚丫踩在程明蜀黍身上时,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使程明蜀黍漏水更严重了,好长时间才停止,足把妈妈的肚子都撑得微微涨起,看来漏的真不少啊。

  黛米有些担心的看向妈妈,看到她虽然仍未回神但是脸上满是舒爽的神情才放下心来。

  程明蜀黍对此似乎还不满足,双手从身后抄着妈妈双腿,把她抱起来到橱子前,拿出一桶油脂状液体,在妈妈身上抹来抹去,很快,妈妈身上原本薄薄的衣衫被浸湿贴在身体上,在液体的作用下弄得油光发亮,特别是妈妈穿着丝袜的腿,程明蜀黍好像很喜欢的样子,总是在摸来摸去。

  令黛米不理解的是,程明蜀黍的棒子为何总是塞进妈妈体内,就连刚才抹那种液体时也没拿出来,抹完后更是把妈妈压在下面,继续拿棒子捅来捅去。

  妈妈像是没感觉到一样,一直在若无其事的对着旁边空气自言自语,也让小黛米有点奇怪,或许是因为玩的累了,黛米有点困,乾脆翻了个身调整一个舒适的姿势,直接在床上睡了。

  陈萌看着黛米负气的转过身去,那可爱的样子,让她不禁露出一个微笑,也不理会黛米,转而与园长程明聊了起来。

  还没说两句,忽然感觉身体在一瞬间有一点失重感,紧接着下身像是被叮了一下,不过这种奇怪的感觉也是瞬间就消失了,所以陈萌并没有多加注意,把注意力更多集中在了程明所谈的黛米园内情况上。

  程明园长其实有点小帅的嘛……陈萌有点脸红的想着,慢慢的,程明说的什么她听进去的越来越少,总是忍不住产生一些旖旎的幻想,比如这位高大英俊的园长先生,如果把自己温柔的抱在怀里,抚摸着自己的胸部,用他那巨大的阳具插进自己下面的那里……啊……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陈萌有些懊恼,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忽然产生这种奇怪的想法,难道是因为只经历过丈夫一个男人,而他近期一直忙工作没有与自己亲近的缘故?或许是这位程明园长的魅力太大了吧,把自己这个大美女诱得心里浮想联翩,嗯,那种感觉实在太真实了,就像,就像真的那样了似得。

  哈哈,那些淫秽的事怎么可能是真的呢,程明先生明明正坐在对面,温柔的递给自己一串他烤好的肉串,陈萌看着他英俊的脸孔,再联想自己刚才的古怪想法,顿时有点脸红,不好意思的接过肉串,不敢再看向他。

  嗯,程明先生的手艺不错呢,这根肉串令自己非常满意,忍不住对他说了一句:我还要!

  这句话说出之后,就连陈萌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对一个男性说这样的话……好在程明先生并没有多想的样子,手里烤串的速度更快了,也让自己吃的更开心。

  不知吃了多少根烤串,陈萌肚子居然一点没有吃饱的意思,再次让她感到有些别扭,正在她疑惑时,忽然下身再次传来怪异的感觉,那种强烈的刺激感传来,自己的大脑好像都因此有些空白,不过总体来说是让自己很快乐的感觉,有点飘飘欲仙,说不出的舒畅。

  迷迷糊糊中,陈萌似乎看到黛米也走了过来,用脚踩在程明先生的烤炉上,陈萌本能的想呵斥女儿黛米,烤炉这种危险的东西怎么能用脚踩呢!不过那种感觉仍然使她处於一种奇妙的状态,整个人混混沌沌,说不出话来,甚至连控制自己的身体都做不到。

  好在这种状态持续时间并不长久,不多时便消失了,陈萌再次恢复了对身体的主权,似乎刚才那种感觉也是幻想,但体内仍残留的舒畅余韵让她觉得应该是真的经历过。

  呀,吃的有点饱啊,陈萌抚摸着自己因为吃太饱而有些鼓胀的肚皮,感到有些不对劲,刚才明明还很饿……可能是又出幻觉了吧,陈萌想着,礼貌的跟程明园长打了个招呼,打算去那边卫生间洗把脸清醒一下。

  这是第一次,即使走路也感到那么轻松,陈萌想,或许是这里清新的环境让自己感觉不到累吧,即使走在路上,也有一种漂浮的感觉,双脚根本不使多大力气,只是轻微的迈步,却像拥有轻功一样轻飘飘的走出好远。

  到了洗手间,陈萌拧开水龙头洗了洗脸,果然有了点效果,只是洗了个脸,浑身上下都像被水刺激了一样,说不出的舒服。

  回到聚餐地点,陈萌看到黛米已经仰躺在草地上进入了梦乡,仍然是微微一笑,继续跟魅力十足的程明园长聊起来……黛米再次醒来时,相比之下,妈妈身上漏水痕迹更多,下面的两个小洞不断往外流着白白的液体,小腹已经涨得像隔壁那个要生小宝宝的阿姨一样。

  妈妈好像很累,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黛米认真的舔舐着棒子,很快便用口水弄得棒子湿乎乎的,程明蜀黍非常高兴,拍了拍黛米的头。

  总觉得程明蜀黍要做什么很危险的事情一样,黛米紧张的看着他把自己双腿分开,亲手给自己换上的小内裤也脱了下来,和谐

  陈萌感觉自己真是疯了,虽然吃饱了,但是还忍不住一直找程明先生要着吃,不知他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贪吃还不自己动手的懒女人?

  一边吃着,一边不断产生更加古怪的幻想,程明先生把自己抱在怀里一边肏干一边走来走去,时不时翻过身来像煎蛋一样肏自己另外一个洞穴,在公园的各个角落留下了自己二人淫乱的痕迹,自己也被那根强健的肉棒射的肚子都涨起像孕妇一样。

  陈萌脸红的想着,抚摸着自己真的有些鼓胀的肚子,心道这肚子倒是挺真实,只是这可不是下面那张嘴吃饱的。

  和程明先生聊了好久,只感觉越来越累,终於,忍不住躺在草地上歇息,眼角的余光看到,黛米好像醒了过来。

  程明先生过去和黛米开心的玩着,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小黛米呢,愿意放下身段陪她玩各种幼稚的小游戏,骑马打仗,老鹰抓小鸡。

  如果程明先生用他的那根大肉棒狠狠的肏黛米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陈萌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样一个念头,瞬间脑补出一个颇为真实的画面,和谐哎呀,怎么总是想这些东西啊!!!

  陈萌对自己的想法非常愤怒,这样太扯了吧,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真是的!

  气鼓鼓的陈萌闭上眼睛,不再想那些事情……

  三月后自从那次聚餐之后,程明蜀黍跟着妈妈来到了家里,爸爸回到家与程明蜀黍聊了聊,不知都说了些什么,只是后来爸爸就出差了,大概这几年不会回来,所以托程明蜀黍住在家里帮忙照顾自己和妈妈。

  从那时到现在这段时间黛米过的非常开心,程明蜀黍答应替爸爸照顾自己和妈妈后,每天陪自己玩的时间更多了,还总是给黛米吃别的小朋友都吃不到的棒棒糖。

  每天被程明蜀黍带着回到家里,总能看到妈妈和程明蜀黍身体连在一起,虽然现在知道了程明蜀黍那根棍子插在身体里是很舒服的事,可总是被妈妈占着,黛米也不是随时可以享受到,让黛米对妈妈都有些生气了。

  就连吃饭的时候都是那样,程明蜀黍坐在椅子上,妈妈面对着程明蜀黍坐在他身上,身子仅仅贴着他,把自己小时候很喜欢吃的奶也压在他胸口,就像一个人性餐巾一样,特别是那根棍子仍然插在妈妈体内,让黛米也找不到机会使用。

  为了回报程明蜀黍的帮助,每天吃饭的时候妈妈都会先把菜用嘴咀嚼好再嘴对嘴喂给程明蜀黍吃,让程明蜀黍也很开心的样子,在黛米的强烈要求下,黛米也加入到喂饭行列中来,和妈妈一起喂程明蜀黍吃饭。

  程明蜀黍吃完饭,就该妈妈和黛米吃饭了,程明蜀黍把饭菜摆在那根棍子上,黛米和妈妈分别在两边舔食,而且一刻也不能停止舔动,因为停下来会让棍子软掉,饭菜会掉到地上。

  吃完饭后,程明蜀黍会帮助妈妈和黛米健身,第一步就是和谐除此之外还有腿部保健,后庭保健,口腔保健等,全套下来总会累的黛米浑身无力但是又非常舒畅,唯一令黛米不开心的是,妈妈因为有一对大奶,所以可以额外享受一样胸部保健,而黛米的小乳鸽就不行。

  黛米一定也会长大的!!!

  那次聚餐之后,不知为何忽然很想邀请程明园长来家里做客,程明先生考虑一下后便答应了,说就当是一次家访好了。

  那天丈夫正好也在家,看到自己和黛米的样子不知为何非常愤怒,拉着程明先生出去,不知说了什么,但是回来后两人便非常友好了,丈夫简单说了几句,便告诉陈萌他要出差,时间不确定,大概几年吧,这段时期把她和黛米托付给程明先生了。

  陈萌非常想吐槽丈夫,把妻子女儿托付给刚刚认识的男子,好吧,即使他非常有魅力,让自己难以拒绝,但是这样真的合适吗?

  不过从那时到现在的这段日子让陈萌非常满足,果然是做幼儿园园长的男人,就连照顾自己也像照顾小孩一样,虽然有时有点羞涩,但被人无微不至的照顾总是很棒的事。

  唯一令陈萌不爽的还是自己总是不断产生的幻想。

  当自己被程明先生紧紧贴着背后,手把手切菜,洗菜时,总是忍不住幻想,如果程明先生双手把住的是自己双乳,下身插进自己的小穴,狠狠抽插……当每天早上被光着身子被程明先生拉出被窝,帮自己穿上丝袜时,总是忍不住幻想程明先生会捉住自己的小脚夹住肉棒足交,然后射出精液在丝袜里,让自己穿上被灌注了程明先生精液的丝袜。

  当每次看见程明先生洗自己的丝袜内衣时,总是忍不住幻想程明先生让自己只穿着这些衣物,和他一起跳进浴池里,直接用他的肉棒搓洗身上的衣服,同时用肉棒射出的精液当做洗涤液来使用。

  当每次晚上睡不着觉程明先生为了安抚自己而允许自己光着身子钻进他的被窝,面对面的抱紧他,用身体贴紧他强健的身体时,总是忍不住幻想他会爱抚自己被压的变形的胸部,爱抚自己湿润的小穴,然后用肉棒插进去,啪,啪,啪……当每次因为丈夫不在得不到满足而饥渴难耐时,拿着程明先生梦遗过的内裤进入卫生间,坐在马桶上把内裤套在手上摩擦着小洞洞安慰着自己时,总是忍不住幻想程明先生推开卫生间明明已经锁好的门走进来,用他的大肉棒彻底满足自己,把大股大股的精液注入自己的子宫……啊……陈萌也有些忧郁,好姐妹有三个月没有造访,看来黛米真的要添一个妹妹了,只是这段时间并没有做那事啊!

  难道……上次用程明先生的内裤时,不甚弄进去了……不会这么巧吧!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