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首席鉴定师
首席鉴定师

(一)

  东方医院位于风景优美的风华市那突出海岸的犄角上,占地约有8000多公顷,背临大陆,三面环海,清晨朝阳海出,鸥声阵阵;傍晚渔歌声声,海风徐徐,使人心旷神怡。院内高楼林立,园林湖泊密布,各种设施齐全,是真正意义上的市中市。

  东方医院不但是全国,而且是全世界的医学中心。每年有近四成的国际医学高级会议都在此举行,来此就诊的世界各地的高官显要、商界大亨、娱体巨星数不尽数。

  东方医院能成为国际医学中心,不仅仅是它的面积、景色,更重要的是东方医院有着众多的国际一流的医学专家,其中很多人甚至是各自专业领域的权威级人物。而他们,也正是东方医院得以成名的真正凭恃。

  东方医院的西面的一片竹林深处,一潭小小的绿湖旁,树立着一座三层白色小楼,造型典雅,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虽然东方医院面积很大,但也不是每个医生都能拥有自己的诊楼的,只有在国际上享有极高威望的少数医学权威才有可能享有此待遇。

  清晨,年轻美丽的小护士杨馨萍身着白色护士服,踏着竹林小石子路上的晨露,走进诊楼。诊楼的牌子上写着「鉴定科」三个字,侧面是个大大的「8」,表示这栋楼是医院的8号诊楼。

  迎面墙上是本楼的名医介绍栏,年轻英俊的青年医生在照片中微微笑着,下面介绍的文字:「林枫,国家首席鉴定师,曾获……」旁边则是在本诊楼中工作的10名美丽白衣天使的介绍。东方医院的护士本就是从全国精心选拔出来的,而鉴定科作为一个拥有首席职称专家的诊楼,其内工作的护士素质更是精中选精,她们的相貌、体态、礼仪以及医技都是一流的。

  杨馨萍一路上微笑着和诊楼的同事们互道早安,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二楼主诊室。诊室内已经打扫得很干净,她推开窗户,将窗外金红的朝阳和着园中的花香一起放入,她陶醉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杨馨萍将桌上已经很整齐的档案文件又重新码了码,拉开医橱,把需要用的设备摆放好,诊疗床下面已经放好了一叠雪白干净床单,她抽出一条,整整齐齐地铺好。又到旁边的监控室打开电脑和各项仪器。再坐回办公桌,打开预约本看了看,自言自语地微笑道:「今天又是繁忙的一天呢!」说到林医生,杨馨萍不由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是8点过5分,不由有点焦急:「啊!已经上班了,怎么林医生还没到?老天保佑老院长今天可不要来啊!

  (二)

  我飞快地朝自己小楼跑去,最近痴迷网游,昨晚玩了一个通宵,等到抬头一看,已经八点了,想到那个慈祥的老院长的一口唠叨,我就吓得毛骨悚然,一边跑,一边暗暗地祈祷,今天勤劳爱巡视的老院长就去胸外科「慰问」问天那小子吧,他可比我爱迟到的多了,而且又是老院长爱侄,更应多多关心啊!

  我看了看小楼周围来回走动的人,没有发现有老院长的身影,舒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就要走进诊楼,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老年人严肃又不乏慈爱的声音:「小林!看你偷偷摸摸的样子!一点医生样子也没有!更何况你还是名医呢!」我吓了一跳:「哇!老院长,您也太神出鬼没了吧?吓死我了!」满头白发的老院长好像鬼似的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把我抓了个正着:「小林!你又迟到了!」「干吗要说『又』?」我委屈地解释道,「我是因为……」「我听过新闻,今天早上从你家里到医院没有堵车。」老院长把话抢在了前面,「而且,以我行医四十年多眼光来看,你的身体应该也没有什么大的不适,刚才还跑地飞快。」我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老院长,我忘记看时间了。」老院长摇了摇头,看向我的眼神却充满了慈爱,让我一时非常愧疚。老院长说道:「马上就要高考,国内那几所眼睛抬到脑门上的名牌学校就认你这张鉴定书,所以这些天会很忙,可别再迟到了。」我连连点头,老院长挥手道:「已经上班了,快点进去吧!」我如释重负,赶紧往里走。

  「还有!」老院长又叫住了我,我只好停住脚步,老院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的工作很要身体,尤其最近工作忙,别再熬夜了。」我心里一阵感动,向老院长鞠了个躬,走进诊楼。

  诊楼里的护士们看见了我,纷纷微笑着从我打着招呼:「林医生好!」「林医生早!」「早!早!大家早!」我神清气爽,开心地和大家招呼,进了诊楼,我就是老大了,呵呵。

  我从主诊室的侧门走进,在监控室换工作服,隔着玻璃看到外间已经有三个人坐着了。听见我的声音,我那小护士萍萍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林医生,你迟到了10分钟呢。」我耸耸肩膀:「本来只有5分钟,倒霉的是在楼前碰到了老院长,又被教训了一顿。」我们正说着话,门外走来三个靓丽的身影,是两位30岁出头的美丽女性领着一位十八九岁的可爱女孩。

  萍萍拿着预约本微笑着迎上前去,说道:「是锺怡婷同学吧?你们来得很准时,这两位一定是家长了。」其中一位身着制服,眼中透射出智慧与知性的美丽女子用温柔甜美的声音说道:「是的,这位是婷婷的母亲黄女士,我是婷婷的辅导老师,我姓周。」「黄女士、周老师你们好!」我和萍萍礼貌的打了声招呼,然后把注意力放到了她们中间的那位女孩子身上。

  清秀可爱的面庞,娇小玲珑的身材,以及一旁陪同的两人,我总觉得有点眼熟,尤其是锺怡婷这个名字。周老师看到我的表情,笑道:「林医生一定忘了,我们两年前就来找过您呢。」「哦!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我一拍脑袋,再看看一旁的小婷婷,称赞道:「两年不见了,这次小婷婷可真的长大了。」周老师感激道:「还要谢谢林医生两年前对小婷婷的帮助。」我谦虚道:「应该的、应该的。」小婷婷却脸红红地说道:「人家都那么大了,婷婷前面就不要再加上个『小』字了嘛!」我们看着这个亭亭玉立地站在面前的女孩子,都笑了。

  在周老师的提醒下,我想起了两年前的事情,也是这三个人,不同的是,那时候,只有17 岁的小婷婷,却还是刚刚发育的样子。

  (三)

  两年前……

  我看着手中的资料,再看看眼前的可爱女孩子,为难地说道:「周老师、黄女士,这女孩子现在只有17 岁,你们何必这么着急呢?让她19岁到了年龄再来不是很好吗?」周老师解释道:「林医生,是这样的,婷婷这个女孩子真的是非常的聪明好学,而且容貌性格都很好,是我执教这几年来最喜欢的女学生,生怕自己能力不够,耽误了她的成长,学习方面还可以弥补,可是身体方面,一旦过了时间,就追悔莫及了。」我看看面前的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沉吟道:「小婷婷好像比别的女孩子晚发育一些。别的很多女孩子,到了17 岁,已经是大姑娘的样子了。」「是的,所以我们才特别地担心婷婷会出现身体上的问题,这样的话太可惜了,因为现在的社会,越来越看重人的整体素质了。」我点了点头,其实这方面我比她们更清楚,否则又怎么会出现我这样的鉴定师?放眼先进社会上的这些杰出女性,不仅头脑聪明、知识丰富,她们的相貌、礼仪、形态无一不是出类拔萃的。

  我转头问锺母道:「黄女士,小婷婷的月经来了吗?」锺母点头道:「前些日子刚来了第一次。」我双手一摊,「那不就行了?虽说比多数人晚一些,但还算是在正常的时域内,应该不要紧的。」两个大人向我露出了乞求的神色。我倒也能理解:毕竟在这个等级差距、贫富差距都越来越大的社会,人们都太希望出人头地,如今小婷婷初显天赋,当然令人呵护备至,深怕一不小心贻误人才,也耽误了自己的前程未来。

  我心内轻叹一口气:「真是可怜天下父母老师心啊!好吧,小婷婷,你脱了衣服,让我看看。」小婷婷要是论起相貌,我可以毫不吝惜地给出相当高的分数,清秀可爱的面庞上,一双灵动的双眸,闪烁间充满着少女的冰雪聪明;娇小尖尖的鼻子包含着女孩子的倔强与顽皮,一张小小红红的小嘴唇轻轻抿着,似乎隐藏着昨天做了坏事后的偷笑。真的是个很惹人怜爱的女孩子。

  小婷婷的皮肤雪白、细腻、光滑,然而身体却是刚刚发育的样子,胸部只是刚刚贲起一点点小小的坡度,粉红色的乳头还是小小的形态,臀部的曲线也刚刚开始勾勒,可爱的小肚子下面光光的,毫无遮掩的小缝隙悄悄地从紧闭的两腿间露出了头。

  我的手在小婷婷的身体上细细捏过,又让小婷婷躺在检查床上,分开她幼滑的双腿,小心分开那两片紧闭的密唇,仔细观察腔隙内的构造,同样是刚刚开始发育的样子。

  检查完这些,我得出结论,婷婷确实是个素质非常好的女孩子,虽然发育稍晚,但是一旦这诱人的身体完全地长成,再配合她那过人的容貌,在身体素质方面,绝对是非常优秀的了。锦上添花大概是很多人都愿意做的事情,虽然婷婷发育已经开始,而且看起来也挺顺利,但是我现在也有了一点那两位女士的心情,极想为婷婷的健康成长做些什么。

  告诉了三人我的打算以后,锺母和周老师是连声感激,小婷婷则是脸红红地悄悄投来倾慕、依恋的目光。

  让萍萍把门关好,以免老院长突然闯进,发现我又一次违反制度地利用工作时间做好人。然后两位美丽的女性在互看了一眼后,周老师走了上来道:「我先来吧。」我分开双腿,撩起工作服的下摆。周老师在我前面跪下,小心地捧出我的肉棒,先用柔软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一遍,然后纳入口中。

  周老师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在这方面的知识同样丰富,几个小小的试探以后,周老师就捕捉到了我的敏感点,并使用各种方法进行刺激。我获得的快感,不仅有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刚开始周老师还能在学生面前保持文雅的仪态动作,不久,就在我肉棒分泌出的气味的刺激下开始迷醉、狂乱,我相信,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小婷婷,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受尽自己尊敬的周老师今日那动人的神态。

  为了帮周老师一把,我脱了皮鞋,把脚伸进周老师的套裙内。随着周老师配合地分开双腿,我的大脚拇趾灵巧的挑开内裤,在她的两片敏感的密唇上轻挠。

  不久,周老师浑身抖颤,我的脚趾就感到一股热流袭到,我也不想多忍,在周老师口中射出。

  小婷婷脸红红的走上来,将我的脚趾含入口中,帮我清理干净。在她未成年前,是不能接触的我的性器官的,也只好通过这个方法来表达她的感激。

  相比起周老师的知性美,锺母的美则蕴含着母性的温柔、委婉。锺母拥有敖人的双乳,因此,在为我口交时,还同时借用了双乳的紧夹来增强效果,毕竟,第二次要难度大些。不过看到锺母的身材,我对小婷婷的将来也很有信心了。

  相对刚才看老师,这次亲生母亲的表演似乎冲击更大,小婷婷的双颊赤红,眼媚如水,更增艳丽。

  两人都把口中的精液吐到萍萍递过去的试管中,我把两个试管交给萍萍道:

  「交给小孙,每个试管做12片药片。你把婷婷的情况告诉她,让她再放些辅助性的药材。」萍萍接过试管正要走,我又道:「等等。」萍萍停在门口看着我,我想了想道:「婷婷年龄不够,因此这个不属于小孙的职责范围,算是咱们欠她的,她要是开你玩笑不愿意做,你就说我事后随她来取报酬好了。」萍萍嘻嘻一笑,离开了。

  周老师和锺母看在眼里,更加感激我的帮助,因为她们的关系,我欠了别人的人情。我一笑:「再谢就见外了,其实我也很喜欢小婷婷的可爱。一会儿你们下去,到药房去取,每个月服用一次,一次一片,两年后,再来找我。

  (四)

  回到现在……

  我看着19岁的婷婷那窈窕凹凸的身材,称赞不已,周老师感谢道:「都是林医生的功劳。」我忙谦虚道:「主要还是婷婷素质好。」婷婷却脸一红,说道:「只是药有点副作用,吃了会失眠几天。」「哦?」我奇怪着,「不应该会这样的,小孙到底是怎么配药的?」婷婷继续羞红着脸道:「每次服药,都会想到这是从林医生的那里出来的,就会想起那天老师和妈妈的样子,还会……还会……」「还会怎样?」我已经有点猜到,却故意让婷婷说。

  「还会假想人家自己代替老师和妈妈那么做的样子啦……」婷婷终于说出来,却羞地摀住了脸。

  我笑了,但心内也很开心。于是高兴地说道:「那么,就让我看看这两年来婷婷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吧。」婷婷以优雅的动作脱去了身上的学生装、学生裙以及内衣裤,然后双手握在背后,立正站好,把自己那散发着处子芬芳的动人躯体完完全全的展示在我的眼前。

  这两年,正是婷婷发育最快的两年,再加上以我的精液为其培本固原,婷婷的的身材正朝着完美的方向发展,两年前只是略有坡度的胸部,此时已经突起了两团圆润的半球体,一边一个的嫣红蓓蕾微微抖颤;由于胸围与臀围的加宽,纤纤细腰比之前更显柔弱动人;由于两年间身高长了不少,雪白的双腿更显笔直修长;平坦光滑的小腹下已经生出了一小丛细柔的绒毛,依稀掩映着其下的粉嫩裂缝。

  我喜爱地轻捻那丛可爱的绒毛,渐渐将两根手指探入婷婷紧闭的双腿。婷婷顺从地微微分开,让我感受着她下体两片密唇的柔嫩与湿润。

  我的精液并不是起激素的作用,而是完善雕凿,因此婷婷虽然发育得很好,但身体仍显出少女的青涩,不过这样反而更加令我心动。

  我又让婷婷转过身去,抚摸欣赏她那浑圆挺翘的双臀,在我的抚摸下,婷婷雪白柔滑的肌肤因情动呈现出了淡淡的粉红色。

  这次其实已经是正式的鉴定,因此萍萍拿出了专用的相机进行拍照纪录,正面、侧面、背面,其中双乳、臀部都拍了局部特写。鉴定共分为相貌、身材、气质、仪态,其中相貌和身材各20分,气质和仪态各10分,如果加起来超过45分,则继续下一部,品评阴户、菊门和嘴,各10分,还有10分附加分,如果某项特别优秀,可以多加。因此总分为100分,一般来说,超过80分的,已经是相当出色的素质,毕竟能够进入后半部分的只是少数。

  这些进行完毕后,我让婷婷躺在检查床上,婷婷双腿曲起,两手抱住腿窝,大大分开双腿,再一次向我展露出少女最隐私的部位。

  这是人人皆知的标准检查姿势,我几乎每天要看十多个美少女向我做这个姿势,但看着婷婷这个天真纯洁的美丽女孩这样做来,我的心竟然一阵狂跳。

  萍萍则是公事公办,拿相机凑近婷婷的阴部取了特写,然后离开去到了监控室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我将中指轻轻插入婷婷的阴道,内里的嫩肉立刻紧紧包绕了上来,并且产生了一股吸力。我的食指和无名指的指节留在外面摩擦两旁的阴唇,大拇指则顶在下面粉嫩的菊花蕾上轻轻搔动。对性事毫无经历的婷婷那堪如此逗弄?很快就爱河泛滥,呻吟出声。

  是时候了,我掏出早已剑拔弩张的雄伟肉棒,对准婷婷的洞口推进。婷婷秀眉微蹙,银牙轻咬,表中有紧张,也有兴奋和期待。她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下一步,接下去无论多少得分,都不会差得了。

  两旁的锺母和和周老师的表情却是既兴奋又紧张,她们两双美目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我肉棒插入的部位。

  萍萍则在监控室里操作那围绕检查床的数个摄像头,俯视、仰拍、远焦、近点,单是我们两个的结合部就有四个角度的拍摄,当然,这些录像资料都属于是绝密资料,绝对的个人隐私。外人是不可能看到的。

  小腹一收,一进,滚烫的棒身刺破了那道屏障,直达花谷最底部,从未有过外物进入的花径平生第一次被深深充满,婷婷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周老师站在了一边,为她轻轻地擦拭泪水,锺母则握住了婷婷的右手。长辈在旁,令婷婷的心马上平复下来。锺母和周老师的注意力却放在我的脸上。

  婷婷嫩滑的臀胯部肌肤和我的小腹紧密相贴,阴道内的滚烫和紧凑,即使我阅女无数也不得不赞叹,而一旁的两女见到我称赞的表情,也露出了笑容。

  我轻轻地来回抽送,仔细体会阴道内组织的蠕动收缩,观察婷婷脸部的喜悦兴奋。并适时开始加快速度,在婷婷的母亲和老师的注视下,我痛奸着她那刚刚发育成熟的肉体。婷婷的身体柔韧性极好,小小躯体被我翻折、摆弄,做成各种姿势和形态,吟声悦耳,水花四溅,锺母和周老师饶是过来人,也是看得眼红心跳,双目却不能稍离。

  婷婷很快就有了三次高潮,浑身香汗淋漓,我拔出肉棒,让她稍歇。婷婷大概是看到了我满意的表情,信心大增,尽管身体还有些酥软,但一直很腼腆的她竟突然有了力气,转个身,跪伏在床上,将一对玲珑玉臀冲我高高翘起,回眼微笑着说道:「继续下一个项目吧,婷婷才不怕累。」我轻轻抠着婷婷诱人雪臀间的菊花蕾,笑道:「依我的经验,婷婷的小菊花很有可能是极品呢。」看着我将肉棒顶在婷婷的菊花蕾上,周老师突然问道:「婷婷,要不要老师和妈妈帮你啊?」婷婷自己也觉得还有些干,回头一看,笑道:「婷婷已经长大了,这次就让婷婷自己做好了。」一边说着一边凑过樱桃小口,想要含入,一转脸看到了两位长辈微微露出失望的神色,水灵灵的眼珠子一转,改口道:「不过我听好朋友娟娟说,让关心祝福她的人帮忙的话,会带来好运!她那次就是她的姐姐帮忙过这一关的。」我知道娟娟这个女孩子,也是个小美人,三个月前来的。不过应该比不过婷婷的素质,想不到和婷婷和她倒认识。

  周老师和锺母想不到孩子如此的懂事,但被看破心思也有点脸红。不过脸红归脸红,还是不约而同凑过俏脸,一个含住龟头,一个轻舔棒身,婷婷回转过身来,伸出丁香小舌在我的囊袋上轻拂。两大一小三个美女头碰头挤在我的胯下,顷刻间将我的肉棒弄得水光莹莹。

  在婷婷的老师和母亲的屏息注视下,我掰开婷婷那两瓣白嫩的小屁股,那隐藏在双股深处的粉色的菊花,终于在我的注视下缓缓开放,和婷婷纯纯的长相相似,她的小屁眼也是一样的干净可爱,我心中暗自满意,立刻进行下一步。

  很多人在进行这一步的时候,虽然懂得润滑,往往垂直插入,造成极大的痛苦。其实由于人肛门的特殊闭合结构,要是懂得技巧,进入时有个合适角度,再加上完善的润滑,疼痛可以得到相当的减轻甚至没有,当然如果比较粗大的话,闷胀的感觉是无法避免的。在婷婷动听的呻吟中,我的肉棒将小巧的菊花拓开了一个夸张的阔度,推到了最底部。

  婷婷拥有着清纯动人的美丽面庞,玲珑娇小的雪白身躯,却在老师和母亲面前,用自己最难堪羞耻的部位容纳着我丑恶粗陋的肉棒。这不由让人不兴奋地狂乱。

  我缓缓抽动,感受着婷婷后庭内的致命快感,超高的热度和惊人的压迫力几乎连我都差点忍受不住,而婷婷竟很快便从中得到了快感,开始紧皱的秀眉慢慢舒展,紧抿着的小口渐渐露出笑意,身体开始无意识的扭动、逢迎,下面的小穴又开始出水。见到女儿(学生)如此,两个大人也舒了一口气。

  我抽出笔直粗长的肉棒,赞道:「果然是菊中极品,婷婷的后庭完全可以打满分。」三人脸上大喜,却看着我仍然怒挺的大肉棒,面上分明是在说:「既然是极品,你怎么又能摒得住?」我笑道:「不能控制自己就不算出色了,婷婷身上得的三个小洞还差了一个呢。」说着,我把婷婷因有一次高潮而软下去的身子翻了个仰面朝天,然后骑跨在婷婷脸上方,婷婷会意地张开小口,让我把肉棒塞入,口舌配合我的抽送进行舔吮,两只小手不忘爱抚我的囊袋。

  我满意地在婷婷口中喷射,婷婷努力吞咽,但因量太多,仍有不少溢出在嘴角,温柔的看着我,让众人欣赏美少女吞精图。

  (五)

  最后婷婷得到了86分的高分,周老师和锺母带着婷婷满意地走了。萍萍取过一条干净的白毛巾帮我清理干净,笑道:「今天林医生你可要保存体力哦!每一个人都像那个小婷婷一样大动干戈我们可不依。」「哦?」我好奇地问道:「今天有什么事情吗?」「今天是感恩节啊!」萍萍娇嗔地跳起来:「这么重要的节日你怎么能够忘记?我们护士姐妹们准备下了班好好庆祝一下呢。」「是这样啊!」我呆呆的,那么今年谁是我最最需要感谢的人呢?

  这时候,门外进来两个年轻的身穿中学校服的美丽女孩,萍萍看着登记本说道:「是黄静如和周馨仪两位同学吧?」两人点头,长相文静秀气的女孩子说道:「我是黄静如。」身材高挑,外貌娇艳的女孩子说道:「我是周馨仪。」我看看登记本,好奇地说道:「你们学校竟能调教出两个够资格的优秀女孩子,真是难得啊。」黄静如说道:「而且我们是一个班的,从小就一直一起,小学、初中、高中都是一个班级。」「这么有缘啊!」我笑道:「那么你们一定是感情很好的朋友喽?」周馨仪展颜一笑,丽姿顿生:「事实上,我们更多的是竞争对手。从小争到现在,考试成绩、体育达标、文艺才能,有时候我也累了,但想躲又躲不开,每次升学又往往考到同一所学校。」萍萍笑道:「那当然,因为最好的学校也就是同一所嘛。」黄静如却是温柔的甜甜的笑:「事实上正是这种竞争才是我们不断提高和进步呢。生活上馨仪姐姐一直很照顾我。」我笑道:「而这次的鉴定,你们一起来,显然又是一次竞争了。」我想了想说道:「可要我给你们加一点彩头?」两女一起点头,好胜的互相看看,再看向我。我笑道:「你们两个中的优胜者,将会得到一次和我约会的机会。地点由你们自己定。」两人美目异彩连连,周馨仪向往地说道:「我要挑一个最迷人的海滩,和林医生度过一个终身难忘的浪漫夜晚,然后早上相拥在海边的晨风中欣赏日出。」语气之中好像是她已经赢了似的。

  黄静如却柔柔地说道:「我哪里也不去,就让林医生来我的卧室里陪我,这样,以后每天睡觉,林医生的气息就会留在我的房间里,让静如每晚都有好梦。

  」

  ……

  脱光衣服的两个女孩子站在我的面前,黄静如双手微微放在小腹前,头略微低着,有点不好意思看我,周馨仪却是笔直站着,挺胸抬头。两个人的身形并不相似,黄静如肌肤雪白,身材圆润细腻;周馨仪却是小麦色的皮肤,身材健美高挑。

  我让两人并排在床上躺好,慢慢地抚摸比较,从乳房开始,腰部、腿部、阴部、臀部,我也几乎是忘记了本职,投入到了两人的赌局之中。周馨仪和黄静如两人乖乖躺着任我摆弄,两双美目静静的看着我。然而,两人却真的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皆是人间尤物,端的是难分高下。

  我比较良久,仍难做取舍,周馨仪笑道:「单从外表难以分出高下的话,林医生不如再继续评点我和静如的内在好了。」说着,翻身趴伏在黄静如的娇躯之上,两人桃源小穴紧贴,如并蒂之莲,朝着我闪动着微微水光。周馨仪回头娇笑道:「请林医生仔细比较我两人『内在』的高下。」黄静如娇嗔道:「不公平,为什么我要在下面?」周馨仪笑眯眯的说道:「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你在下面,要支撑我的重量,肌肉无形中用力,小穴内当然更加紧凑,而我在上面却使不上力,反而吃亏了。」黄静如见我正欣赏着两人的并穴美景,羞笑道:「谁要占你便宜。我跟你换换好了,你重都重死了。」周馨仪也笑道:「换就换,哎呦……」却是我已经忍不住拔剑脱鞘,插入了周馨仪的桃源,好在两人皆已洞内湿润,顺利进了洞口,周馨仪薄薄的处女膜在我的利枪下只是稍作抵抗,即全盘崩溃,被我直探入底。

  周馨仪腔壁内猛地收紧,上身抬起,臀部高抬,浑身整个绷紧,形成一条优美的拱形曲线,脸上却是眼泪汪汪,双唇紧闭。在她体下的黄静如连忙伸手,与我一起在周馨仪身上各敏感处来回抚摸,帮她渡过难关,不一会儿,周馨如身体一松,软在黄静如身上,小嘴趁势在黄静如柔软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微笑道:「谢谢你,静如妹妹。」黄静如腼腆的一笑,正要说话,却突然美目一睁,泪水夺眶而出。却是我的肉棒又进入了她的体内。周馨仪和黄静如的处境立换,这时轮到周馨仪在黄静如脸上轻吻安慰。

  我笑道:「你们真是好姐妹呢,几乎是同时在一个地点告别处女。而且你们两个人同时受检,连鉴定的档案资料都是同一份,真是一辈子分不开了呢。」萍萍却在监控室通过传声器道:「两人处女膜破裂瞬间的精确时间差是3分21秒。」我隔着玻璃朝里面瞪了一眼,假怒道:「你就不能浪漫一点,待会儿再宣布吗?」身下的两女闻言一笑,但脸上却还有泪水。

  低头看看黄静如脸色转霁,便开始缓缓挺动,我并不像别的鉴定师那么太过技术性,而是提倡人性化鉴定,尽量带给被鉴定者比较好的鉴定回忆,也许这也是我能坐上首席的原因之一吧?

  黄静如的阴道柔嫩温软,惹人爱怜,而周馨仪也许是时常运动的原因,尽管有她所说的「不利」因素,阴道壁挤压的力量和热度仍然令人轻易就产生颤栗的快感,在这方面,我不得不说,应该是周馨仪占了上风。

  然而黄静如竟然和之前的锺怡婷类似,也拥有一个完美的菊穴,周馨仪的后庭在她后天的运动锻炼下,对我的肉棒施加着比阴道还要火热紧窄的压力,但黄静如的后庭内,却似活物,我刚一插入,便整个蠕动起来,交替收紧、放开、吸吮、抚弄,我措不及防下,一下子将一股滚烫浓精直射入黄静如的直肠深处,将她烫得舒服得蜷缩起来。

  这样的情形,即使在穴内也不多见,更何况是后庭?待我愣愣地拔出肉棒,两女慌忙回头用嘴帮我清理,因为按照程序,应该是最后我在她们口中发射的。

  我笑道:「单从你们俩的小穴来说,馨仪略优于静如,你们俩一个9分,一个8分,但是静如的后庭特别优秀,可以得到5分附加分。

  两女听完我的解释,周馨仪无奈的笑了笑,对黄静如说道:「想不到静如妹妹竟有如此优越的先天条件,连林医生都极少遇到而『马失前蹄。』姐姐不服输也不行喽!」黄静如却是幸福地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在两人脸上个亲了一口,笑道:「你们两个都很优秀,像亲姐妹一样的友情也很令我羡慕,不知道我又没有机会也享有你们的友情呢?」见两人连连点头后惊喜地望着我,我笑道:「既然是朋友,就让我分别实现你们的愿望,发出两份奖品好了,沙滩和卧室都要准备好哦!

  (六)

  两人走后,又来了几个,不过都是一般素质的,没有可以进入后半部分的人才,我只是让她们脱光衣服看了看身材,再让萍萍拍了几张照片,就算过去了。

  萍萍看了看登记本,笑道:「上午的已经做完啦,要不要休息一会儿?」我舒了一口气,裸体伏在床上,让萍萍为我全身按摩。萍萍关心道:「想不到一早就连出三个这么高素质的,累着了吧。」我笑道:「幸亏艺术学院的那批女孩子不是今天来,否则我可要旷工了。」萍萍开玩笑道:「偶尔旷一下工也挺好玩的,不过这两天可得小心,好像上面有人来便衣暗查,要是被查到了林医生离岗,丢了首席的脸可就不值得了。」我苦着脸道:「当医生真是不幸,读大学要比别人多一年,学的科目多,上了班还要不断考试,各种各样的新技术又是层出不穷的要去不断学习。」看到萍萍一脸同情的神色,继续道:「最惨的是,赚的钱好像并不是很多,早知道还不如去当厨师,混到大师傅的话,那钱可是……」一边说一边双眼放光,好像看到了大把的钞票。

  萍萍笑得喘不过气来,捏着我的肩膀道:「林医生你忘了你当医生最大的收获了吗?」我疑惑地说道:「你该不是说什么拯救生命无数之类的话吧?虽然我报考了外科专业,但最后却成了鉴定医师。」「收获就是朋友啊!」萍萍道,「短短几年下来,林医生就认识了多少优秀的女孩子作为知心朋友啊,最难得的是够资格来过这里的她们现在可都是各行业最优秀的,所以,您现在可是能呼风唤雨的人物哦!」其实,我也是跟萍萍开个玩笑,当首席鉴定师的待遇是相当好的,一年的收入在社会上绝不会有低人一头的感觉,而且这个工作,不单单让我交了很多了朋友,更主要的是,现在医师的社会地位到底不同啊。

  这时门外走来了三名年轻女子,当前一女身着黑色套裙,身材高挑,披肩长发,相貌相当美艳,身后两女大概是跟班,气质略逊,但容貌也极其过人。同为女人,这三人的感觉和之前的众女大不相同,从其昂首挺胸的俏丽站姿,令我猜想她们很有可能是经受过严格训练的军人。

  我跳下床来,毫不避讳三女在我身上逡巡的目光,潇洒地披上工作服,在萍萍的服侍下穿好,然后彬彬有礼地问道:「请问三位小姐有什么事情吗?」来做鉴定的话都是要先预约的,所以我知道她们来找我一定有其他事情。

  为首的那名美艳女子道:「我是国家竞选委员会特派员萧华,这是我的工作证。」想不到竟来了个大官,虽然我散漫惯了,但想起刚才在裸体在床上的慵懒样子,也有点不好意思,再看看对方衣襟严密,气质昂然,不由不好意思地掩了掩衣缝间隐隐露出的肉色,尴尬的笑道:「原来是萧特使,不知--?」萧华见我的样子,微微笑了一下,说道:「林医生知道,今年的大选将在2个月之后进行,我是来查阅竞选人袁岚的原始档案的。这是相关证明材料。」「以前不都是陈丽陈主任做的吗?这次怎么换人了?」我问道。

  「陈主任调离了。」萧华解释道,「我第一次做这项工作,不知道的地方还请林医生多指点。」「哪里!」我打着哈哈接过材料。

  由于鉴定档案属于是机密的个人隐私,寻常是不允许外人观看查阅的,因此依照法律,如果需要查阅,必须有相关部门的证明材料以及被鉴定人本人的同意信才可进行,而且查阅人必须是女性。其实鉴定材料都有简单内容的复件在本人的档案中由其主管部门保管,但遇到重要事件,还是会派人来查看详细原件。大选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我看着证明信:「兹派遣萧华中将查阅竞选人袁岚鉴定档案,望予以接洽为盼。」落款是国家鉴定委员会以及一个大大的图章。

  想不到这个美丽的女人果然是军人,而且竟然还是个将军,不过想想也是,够资格察看大选竞选人隐私的,又岂会是无名小辈?

  另外一张纸上则是一笔秀丽的字体:「同意萧华小姐查阅本人的鉴定档案。

  袁岚。」

  我将两封信交给萍萍放好,对萧华说道:「萧中将请随我来。」得知她的身份,语气不由更加尊敬,尽管我也见惯大人物,但对于不苟言笑的军人,也不得不多老实三分,收起了平日的嬉闹样子。

  萧华见我拘谨,粲然一笑道:「林医生叫我萧华好了,那么叫太显生分。」回头对两个跟班道:「你们等我一下。」两人来到底层,我先领着萧华进入档案室旁边的一间小屋。小屋的摆设很简单,就只有一张雪白的床而已。我看着萧华笑道:「萧中将请脱衣上床,我需要验证你的女性身份。」手势彬彬有礼,好像是绅士请女士上车。

  萧华白了我一眼,似在怪我还是那样叫她。缓缓脱下衣服,渐渐显露出曲线曼妙的动人躯体。经受过军事训练的体魄与娇小的闺中少女绝然不同,挺拔的双峰傲然挺立,一双玉腿笔直修长。

  萧华仰躺在床上,问道:「这里好像什么器械也没有,林医生怎样检查我的女性身份呢?」我微笑着答道:「我并不是妇产科医师,但是我们鉴定医师有着比妇科检查器械更加有效的器械。」说着,撩起了工作服的衣摆,将挺拔的肉棒抵在萧华柔嫩的阴唇上挑弄,稍顷,便已露水潺潺。

  萧华将一双雪白的长腿大大分开,手抄到体下抚摸我火烫坚挺的棒身,恍然大悟道:「原来真是这样。」我待湿润足够,将肉棒一捅到底,萧华突然一把将我抱住,双腿也缠上来,坚强秀美的脸庞略微有点扭曲,我也感到了肉棒途中似乎撕裂了什么东西,低头看看两人结合部微微渗出的血迹,皱眉道:「怎么你还是处女?他们应该知道我这里的步骤的,怎么还会派你来?」萧华紧搂着我,脸色已经渐渐回复,轻声道:「我和袁岚是好友,她只放心我来。」又说道,「其实我眼界也很高,但不巧我们那届学校里出众的女同学太多,学校推荐到林医生那里的名额根本就轮不到我,我又不屑到一般鉴定师那里做鉴定,后来又参了军,就这么一直拖下来了。」我责怪道:「你怎么不早说,现在你不再是处女,以后再也没有资格在我这里做鉴定了。」萧华呆住了,要知道如果没有鉴定成绩的话,等于少了一个相当重要的Pass,对于她以后的竞争相当不利。萧华脸苍白地问道:「难道被你破身也不行吗,你就是鉴定医师本人啊。」我道:「虽然是我,但是以后你做鉴定,就没有了被破处的一段录像资料,万一碰倒个像你这样的来查你的档案,就完了。」萧华气道:「这个袁岚,可真是害惨了我了。」我安慰道:「大概是袁岚也想不到你这么晚还没做过鉴定吧?既然是好友,她又怎会坑你?也别太往心里去,就好像学历虽然很重要,但低学历取得成功的也大有人在呢。回去你把事情告诉袁岚,她受了你的这个大大的人情,必定牢记在心,一旦真的竞选成功,你也随着飞黄腾达了。」其实不用我说,萧华这种常混政界的人岂会想不到?光看她现在已经在思索的神态,说不定已经有了比我更好的办法。只一下子,萧华已经展开了笑颜,显然她已经要准备好好利用这层关系了。

  抬头亲了我一下道:「什么飞黄腾达的。好像我是个官迷似的,既然已经做了,就让我们好好享受一下吧,以后也许再也没机会了。」一边自己已经开始挺起下体向我碰撞过来。

  「啊……啊……好舒服……酸啊……干……使劲……用力啊……」萧华军人的狠辣逐渐显露,刚被破身就不断要求我加大用力,后来干脆抱着我一翻身,将我压到下面,自己无师自通地在我身上上下起伏扭动,充满弹性的双臀在我腿上左右来回碾磨,看向我的双眼充满着情慾的火焰。

  不一会儿,这个初尝性爱的女中将就标射出了人生第一次高潮的爱液,身体一软,我趁机立起身来,将萧华推成双膝着床的跪伏姿势,扣住那对浑圆雪白的双臀,像骑马一样前后穿刺。萧华连声欢叫,长发挥舞,回头看来的目光,却是气咻咻的,男女生理结构的差异,使得这个姿势无法和我调换,只能是由她担当被征服的一方。气恼中的萧华用力将臀朝后猛顶,以显示自己的好强。

  「顶,我顶死你,舒服啊,……啊……爽……顶死你……」这些话却是这个被我在后面猛顶的萧华喊出来的。

  这样做的结果是,萧华比刚才更快地达到了第二次高潮。我拍拍软绵绵的萧华:「好了,两次高潮,足以证明你是女的了。」萧华却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又把我压到下面,不愧是军人出身。萧华媚眼看着我道:「既然萧华不够资格做鉴定,那么以后也许再也没有机会来林医生这里享受性爱,就让萧华今晚全套吧。」说着将自己的菊门对准我的肉棒,猛地往下一坐。

  「啊!--」两人都是一声大叫。

  ……

  两人来到底层的档案室,经过重重验证,打开厚重的大门,进入后又轰隆隆地关上。打开灯,房内一个窗户也没有,不过通气倒良好。

  我见萧华还捂着屁股,笑道:「谁让你那么好强,如果我来操纵,哪会有这么痛?连累地我差点被你弄断掉。」萧华脸一红,看看四周,岔开话题道:「这里感觉像是进了银行的金库。」我也笑道:「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里比金库还要重要。」我说得不错,假如这里的资料被有心的人盗取,用来威胁那些如今已坐上重要位置的人物,真是可以掀起轩然大波。

  我按照字母「Y」,找到「袁」,不一会儿就找到了侧面贴着「袁岚」的档案袋,回头笑道:「幸亏姓袁的没多少人,如果是姓李姓张可就是大工程了。」萧华看着一排排的档案柜,摇了摇头,叹道:「这么多人的地方,也没有我萧华的一席之地。」我将档案交给萧华,指着旁边的桌椅道:「可以在这里看,不能带出。」萧华坐在椅子上翻开档案,第一页是袁岚的基本资料,如出生年月,毕业学校,身高三围等等。第二页是袁兰的正面全身像,鉴定那天袁兰还是个刚上大学的花季少女,身着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脸含微笑,亭亭玉立,姣丽引人。谁能想到仅仅十年时间,袁兰便离国家权力顶峰那么接近。

  继续往后翻,第三、四、五页便是袁兰的裸体像了,分别是正面、侧面和背面。萧华看着袁岚侧面裸体那优美动人的曲线称赞道:「想不到那时候袁岚便有这么傲人的身体。」往后翻,则是一些重要部位的局部特写,阴户、臀部、乳房更是有好多张,阴唇的掰开、合拢,臀部内的菊门等等拍摄得细入纤毫,萧华笑道:「想不到如此详细。」再往后翻,则开始纪录袁岚被我插入三个洞口的情形。两人足足更换了十几种姿势,每种姿势一页,都有好几张个从各个角度拍摄的相片以及详尽的介绍。

  介绍中详细阐述了当时我的感受以及对袁岚的评价。

  萧华看着我道:「原来竟有如此之多的姿势,刚才你怎么只和我做了那么一点儿?」我笑道:「这又怎能相同,本来按照规定,只要让你达到一次高潮即可。」萧华咬牙看着我,但也不得不承认我说的有道理。她气咻咻的样子在我眼中却是神态迷人。

  萧华指了指袁岚脸上、阴道、菊门上分别涂满精液的三张照片道:「你还不承认你对她有偏爱吗?我就不信你每个人都射三次。」这点我倒无话可说,我确实不是经常这么做。

  最后是一张各项得分的表格,总分竟有92分。萧华看到还有一张光盘,问道:「这是当时的录像吗?」我点头道:「是的,依照规定,这也是你的责任范围。」萧华又白了我一眼:「张口规定,闭口规定。说话别打官腔嘛。」将光盘放入桌上的影碟机,对面墙上便投影出当时的情形。

  袁岚雪白丰满的的肉体开始在我跨下来会扭动,整间档案室充斥着袁岚的婉转娇啼。

  萧华看着袁岚春意动人的表情笑道:「难怪袁岚不敢让别人来看,要是我当时那副样子,也不好意思被别人看到。」录像很长,萧华以跳跃的方式看完,尽管如此,我看了看表,从萧华来到现在,也过了2个小时了。

  我站起捂着咕咕叫的肚子道:「瞧,都中午了,吃顿饭如何?」萧华摇头笑道:「尽管我很愿意,但这是规定不允许的,以后有机会的话,私人时间吧,这就告辞了。」我笑道:「瞧!你也开始『规定』了。」。

  (七)

  比起上午的劳累,下午却好多了,尽管来的人不少,但是资质却没有能够比得上上午的三个女孩子的。只有一个美术学院的学生,气质较佳,进入了后半部分。

  萍萍匆匆收拾好,便硬拉着我来到顶楼的小会议厅,一进门,就看见了9个正在叽叽喳喳的美丽小护士,桌上摆着丰盛的菜肴和饮料。众人一看见我们,立刻一声欢呼,一起拉着我在桌子旁边坐下,连声道:「怎么才来啊!都等你们好久了。」我笑道:「早知道有这么多好吃的,我早就来了。」说着就拿筷子朝我早已看中的那只油爆大虾伸去。

  那个瓜子脸的护士孙燕夹住我的筷子娇嗔道:「一上来就吃啊!先让大家说说话嘛!」我只好缩回筷子等着,眼光还忍不住偷偷喵着那只虾。这个动作惹得那群小护士一阵发笑。

  脸儿圆圆的小护士张悦悦举着杯子站起来道:「今天是感恩节,按照习俗,我们要感谢今年对我们最有帮助的人,我张悦悦最要感谢的就是我们的林医生,他不但对我们很好,而且由于他,使我们8号楼的护士成为了待遇最好的一批护士,我刚上班2年,就能买得起房子了。」这丫头道真实际,我心里想着。结果每人发言都说要感谢我,我笑着说道:

  「你们就不能换点儿花样啊,人云俱云就不是好青年了。」护士们笑道:「大家都说你好你才是真的好啊。」我举起杯子道:「那么我也说说我要感谢的人。」众人顿时一片寂静,一起看着我。

  我看着萍萍道:「萍萍,你这一年为我做了很多事情,不但工作上帮助我,还帮我料理了不少生活上的事情,你是我今年最想感谢的人,这杯酒我敬你!」萍萍想不到我会突然把这个大帽子放到她的头上,一时间有点手足无措,脸红红地捏弄着衣角。直到旁边众人起哄道:「快喝酒啊,乖萍萍,别让林医生久等啊。」萍萍才如梦初醒地和我碰杯喝完了满满的一杯甜酒。

  孙燕笑道:「为了让你开心,我们准备轮流服侍你吃,让你今晚不用动手就可以享用桌上美食。」「哦?」我笑道,「那我可要享福了,谁先来啊?」孙燕笑着说道:「本来应该先让萍萍来,不过她服侍了林医生一年,我们就决定今晚没她的份喽。」萍萍想不到本来说好的事,突然就把自己给排除在外了,不由撅起了小嘴。

  我在她耳边悄悄道:「你我以后有的是机会,而且刚才我还当面夸你,先让让她们,大家和和睦睦才开心嘛!」萍萍这才回过脸来,张悦悦笑着道:「我们就按年龄,从最小的先来。刘苗苗,你去。」说话细声细气的小护士刘苗苗走过来,坐在我的腿上,夹起那只我向往已久的大虾,甜甜的说道:「林医生,你可要先吃这个?」我连连点头,刘苗苗用细巧的手仔细剥去虾皮,看了看我,却放入自己口中。

  我大急,不是说要给我吃的吗?怎么她给吃了?不行,这是我的啊,55555……这时,刘苗苗却一回头,和我嘴对嘴,将合着她甜甜气味的虾仁送入我的口中。

  孙燕笑道:「好不好吃啊?」

  我仔细咀嚼着,又喝了一口刘苗苗传过来的甜酒,称赞道:「好吃好吃!几乎是我吃到的最好的一次了。不过你们都帮我做了,我空着手干嘛啊?」性格爽直的小护士黄琳笑着说道:「你怀中有个大美女,还怕没事干啊?摸她啊。」我恍然大悟,连忙一上一下,一手抚上刘苗苗的淑乳,一手伸进她的内裤。

  刘苗苗一声娇啼,一时忘了继续给我喂菜,眼睛眯了起来。其余的护士们9双眼睛一齐盯着我的两只手。

  孙悦悦突然喊道:「这样太没劲了,我提议,轮到服侍林医生的人,必须脱光衣服,好让大家看见林医生的动作!」提议一出,众护士一阵笑骂。孙悦悦辩驳道:「怕什么,大家都是好姐妹,还怕互相看见?大家一起做那事的次数还少了?」虽然待会儿人人都要这么做,但让自己先表演,刘苗苗终究有点不大愿意,抗议道:「干吗要先从我开始?要脱大家一块儿脱。」孙悦悦喊道:「脱就脱!」一边站起来,手脚麻利地脱光了衣服,露出一身细皮嫩肉。众女见她如此,也纷纷迈入天体行列。刘苗苗无奈,只好也脱光了衣服,再重新坐到我的腿上。

  这下子,不但我摸得方便了,众女也看得方便了。眼睛紧盯着我的中指在苗苗的体内进出。

  孙燕夹起一只虾,叉开了双腿,当着我的面塞进湿淋淋的桃源洞内,再拿出来,递给孙悦悦,孙悦悦如法炮制,又往下传,最后又回到孙燕手中,孙燕拿着走过来,在刘苗苗下面也塞了一下,拿给我道:「林医生,这只虾聚集着我们众人对您的爱意,请您慢慢品味。」我一边吃一边笑着说道:「果然聚集了众人的特点,有甜味,有咸味,有酸味,有辣味,还有……」我的眼睛在每个人脸上转了一遍,最后说道:「还有骚味……」众女顿时一阵娇嗔,接着就是一阵大笑,互相推推攘攘。我连忙道:「小心点儿,都没穿衣服,万一摔倒了,就是一个乌青块啊!」这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老院长那苍老慈祥的声音响起:「年轻人们,我可以进来吗?」众女一阵惊叫,手忙脚乱地穿衣服。刘苗苗也赶快跳了下来。好一阵子,门才打开。老院长走进来,笑眯眯的看着凌乱的房间和气喘吁吁的众女,抱歉道:

  「打扰你们了,我一点点话,说完就走,而且相信听完以后,你们一定不会怪罪我的突然到来了。」我拿起一个杯子倒上酒,走上前去道:「老院长,看您说的,您一直都很关心我们这些小辈,我们怎么会怪您呢?」老院长喝下我敬的酒,笑道:「感恩节里感恩人,我是特别来感谢你的。」「感谢我?」我疑惑着。

  「是啊。」老院长点头道:「我们医院能有今天的规模,都是靠了你们这些骨干医生,而你,更是年少有为,为医院赠了光,不但如此,因为你的权威地位正式确立,国外那些顶级的跨国企业也只认你的鉴定,造成了想进那些大公司就得来我们这里的局面,因此还为我们国家赚取了大量的外汇……」我不满地说道:「老院长,你怎么把我说地跟午夜牛郎似的?」老院长笑道:「名声要有,钱也得赚嘛!名利双收才是真正成功!否则大家喝西北风去?而且,那些国外来的,都是全国选出的,素质比之国内的大部分更加优秀,你别把人家老是往外推啊。」孙悦悦笑着喊道:「老院长,你空口感谢啊,也不拿出点东西表示表示?」老院长连忙告罪,拿出一张纸道:「就知道你们会不满,幸亏我早有准备,相信可以令你们满意喽!你们的这栋小楼以及外面的花园,从现在起,就是林医生的个人财产了,而你们10人,也一起随之成为林医生的个人财产,不需要再听从医院的遣动。」众人一下子静下来,老院长呵呵笑着看了看楞住的众人,背着手走了出去,再顺手把门关上前说道:「你们继续,老头子不打扰了。当然,你们大家的工资和福利,医院还是照发,这点放心。」老院长出去,黄琳小声说道:「这么说以后我们就是林医生的私奴了?」「当然,」孙燕眉飞色舞地说道:「也就是说我们以后再也不会离开林医生了,之前那些呆过8号楼,后来又被调走的人一定羡慕死了!」萍萍道:「可是,我们又不是医院的财产,怎么却被医院给卖了?」「管他呢!」张悦悦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以后我们就一直跟着林医生喽!」「万岁!」总女一阵欢呼。

  「喂!你们只顾自己开心,怎么忘了给我这个主人打招呼啊!」我懒洋洋地说道。

  「奴才们给主子请安!」在孙燕的带领下,众女一阵嘤嘤燕燕的声音。

  「赶快脱光衣服继续吃饭吧,我还没有吃饱呢。」我笑嘻嘻地说道。

  字节数:35431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