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我这些年的日逼经历之厦门旅
我这些年的日逼经历之厦门旅

2014年吧,时间没去记。

  那年我22岁,独自去厦门,打算来这边看看有没有发展。

  刚下动车,我就径直找了公交车去了翔安区,早在网上找了工作了,是一家台湾的电子厂。

  到了厂那儿,跟着一群人在门口排队,等候通知。

  期间同一批的人建了个QQ群,我也加进群了,出门在外,人际关系很重要。

  后面有人喊我们进厂培训,讲解一些规定之类的,这些琐事就不细说了。

  就这样,我在这家厂里上班,开始我的打工生涯。

  在台湾人的厂子上班是压抑的,进厂需要把手机交到专门的收纳柜,不许交头接耳,每天一小时吃饭两次饭,每次半小时,吃完就上班,晚上10点才下班一天下来整个人都累的半死。

  这天我这车间没货,晚上8点就下班了,终于可以早点休息的我,兴冲冲的回宿舍。

  宿舍是集体宿舍,走路过去15分钟吧。

  到了宿舍我才想起我没钥匙,因为我这房间钥匙不够,需要自己去打,初来乍到的我又不知道去哪里打钥匙,也舍不得钱,就没去,反正平常我下班,舍友们也下班了。

  进不了宿舍的我就郁闷的在宿舍楼下的小超市看电视,掏出手机在群里发信息,就是进厂建的那个群」好郁闷,没钥匙进不了宿舍了。

  「群里其实也就10来个人,平时都不怎么说话的,我也就是无聊,找事情做。过了几分钟,有人@我,是一同进厂的一个女的,叫喜梅,34岁了,独自一人来厦门,我管她叫梅姐。她问我」那你现在在哪啊?」「我在楼下的超市看电视啊」

  「哦,不无聊吗?」

  「无聊啊!那又能怎么整。舍友都要10点才下班。你今天没上班吗?」「没有啊,今天晚上我们休息」梅姐进的是另一个车间,比我轻松多了。

  就这样瞎聊了几分钟,梅姐突然喊我帮她买瓶水上去,她是自己租房子的,就在我宿舍对面的一栋楼。

  我有点不敢去,孤男寡女的。

  梅姐似乎看出我的犹豫,就私聊我「怎么,不敢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哪里受的了激啊,我就买了两瓶啤酒,一包花生,也忘了梅姐说的是水,就这样咚咚咚的跑去了。梅姐的宿舍我知道在哪,刚开始她的行李还是我帮忙提上去的。敲开了们,梅姐穿着件粉红色的睡衣把我迎了进去。进去后我把啤酒放下,打量了眼梅姐,她是个普通的中国妇女,不漂亮但也不丑,似乎刚洗了澡,头发还有点湿,随意下摆到大腿中段,不暴露不保守,领口倒是有点低,但也只是露出一点沟壑。坐下来,开了酒,就着花生边闲聊边喝。过了差不多10分钟吧,啤酒再怎么慢慢喝也喝完了,不过梅姐的那瓶啤酒还有大半,她都没怎么喝。我也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就说:」梅姐,这酒喝完了,我也先走了。

  「说着就站起来,梅姐拉着我说」

  急什么,姐这里不还是有半瓶吗。

  你喝了吧,怎么,嫌弃姐姐的口水?「我哪敢说是啊,忙夺过她手上的啤酒,闷了一大口,完了还夸张啊说」啊!有姐姐的口水,这啤酒都比的上天上的仙酿了!「梅姐」噗嗤「一笑,」真会说话!「,我又坐下来,嗑花生了。梅姐看我又喝了一口,突然问我」你说,这样算不算间接接吻啊?「我看了看梅姐有点发红的脸颊,」梅姐,你这是在诱惑我啊!「「诱惑?是这样吗?」说着梅姐把睡衣的领口往下拉,露出了大半个胸脯。

  看到这,我猛喘两口气,一把抱住梅姐,嘴巴就贴过去,吻住了梅姐的双唇,「不要……不要……把灯关了」梅姐象征性的挣紮了一下,就开始配合我,张开了双唇,与我的舌头开始交缠。

  关什么灯,我才不关呢,谁不知道日逼要开灯啊。

  我把梅姐往床上一推,整个人压上去,嘴不闲着,仍然与梅姐交缠,手也不闲着,隔着睡衣就攀上了玉女峰。

  手覆盖上去,就感觉到了乳头,原来梅姐没穿内衣。

  我手开始揉起来,时重时轻,时不时的还捏住乳头抠几下。

  「嗯……」

  听着身下美人的娇喘,我胯下的肉棒都快爆炸了,猛的站起来,开始脱衣服。

  刚把衣服脱下,梅姐就坐起来,把睡衣脱了。

  却看梅姐不止没呆胸罩,就连内裤也没穿。

  这时我裤子也脱完了,看着眼前光溜溜的梅姐,我又一把抱住梅姐,狠狠的吻着,梅姐也用力的抱着我,回应我。

  我挣开梅姐抱着我的双手,顺着脖子一路吻下,用舌头在脖子轻轻的舔着。」嗯……嗯「身下的美人的娇喘给我最好的鼓励。一路吻下来,用舌头舔了舔豆蔻,然后一口含住,用牙齿轻轻的咬着,而梅姐回应的是一声一声的娇喘。顺势而下,来到了魂牵梦萦的地方。梅姐的阴户很美,阴毛不多,就刚刚盖住了外阴。这是我最喜欢的阴毛形状。有的女人虽然美,但阴毛杂乱而多,我个人不喜欢这样的,就喜欢梅姐这样,不多,且不杂不乱。舌头挑开了阴毛,在红豆上舔了舔,梅姐的娇喘更大更急了,我的舌头分开了阴唇,往深处探去。梅姐抓住我的头发,疼,但疼痛下,我更要往深处探索。这样舔了一会,我起身离开,用手抓住阳具,在梅姐的阴唇上研磨「梅姐,我要干你!」我一直觉得,在床上,越粗鲁的话语,越能引发内心的欲望。

  梅姐双目盈盈的看着我,不说话。

  但是手却伸下来一把握住我的阳具,往她阴户里引进去。

  我顺势慢慢的捅进去,直到底。

  梅姐的下体不像30多岁的女人一样松弛,反而有点像小姑娘有点挤压感。

  我开始慢慢的抽动,双眼直视着梅姐的双眼。

  梅姐被我看的不好意思了,忙转过头,嘴里娇嗔道「坏蛋,看双目看」我嘿嘿一笑,并不答话,俯身含住豆蔻,又开始轻轻的咬起来。

  梅姐也抱着我,嘴里轻轻的哼着。

  就这样不急不缓的抽插了一会,我起身,一把抱着梅姐的一条腿抗在肩上,骑着另一条腿,把阳具放在梅姐的阴唇上研磨「梅姐,你是想我温柔的,还是粗鲁一点呢?」梅姐闭着眼睛不说话,我也不急,就用阳具慢慢的磨着。

  磨了一会,梅姐忍不了了,「你在干嘛……啊!」却是我乘梅姐开口,一把把阳具塞进去,开始大起大落用力抽动起来。

  「啊……你这个坏蛋!……嗯嗯……坏,」

  梅姐措不及防下,双手抱住我的屁股,却也没推开我。

  话说,这样抗着一条腿,骑着另一条腿的姿势,因为两个人不是在一条直线上,阳具每次冲撞的是女人阴道的肉壁,会给女人带来更强烈的感受。

  我看着梅姐被我抗起来的脚,脚白嫩嫩的,挺漂亮的,没有什么鸡眼什么碍眼的东西,我凑近闻了闻,没有异味。

  大嘴张开,喊住梅姐的脚趾,舔了起来。

  「啊!啊!」

  梅姐的叫声突然尖亢起来,她忙拿被子堵住自己的嘴,声音是下去了,但她的身子却在颤抖。

  很多时候,女人做爱的时候,不止需求生理快感,心理快感也很重要。

  像舔脚趾,插臀缝,其实女人是没有生理快感的,但心理快感却能让她们更加敏感。

  像我这样,舔着梅姐的脚趾,她觉得很感动,因为一般人不会干这样的事。

  脚多脏啊!她这一感动下,本来我的抽插带给她的快感是1,现在要加上甚至乘上心理快感,不止11。

  干了一会,我把梅姐翻过来,趴在床上,从后面把阳具伸进阴户去,这是我最喜欢的姿势,因为这姿势,隔着女人的屁股,所以阳具插不深,有些阳具短的人甚至都插不到阴户。

  我的阳具还算好,不长,不过一般最少都进去三分之一,而女人的阴户神经其实就在这一段分布最密集,不用担心着姿势男人爽女人不爽。

  看着身下的臀浪,我一巴掌拍过去,」

  哦!「,突如其来的巴掌,非但没让梅姐忍受不了,反而让她的阴户一阵收缩。其实每个人都有轻微的受虐癖,只是这个度因人而异。就这样在我下体与巴掌的双重」啪啪「声中,我感觉快到了。我缓缓的趴下,拨开梅姐背上散乱的头发,在她肩膀上舔着」梅姐,我要射了哦,射在里面了哦「回应我的是」嗯……嗯……「声,看她默许了,我就在刚舔过的肩膀上,一口咬上,下体猛的加速抽插,抽了十几下,精液奔涌而出,整个人僵硬不动,牙齿也紧紧的咬着梅姐的肩膀,感受着梅姐阴道的阵阵收缩。许久,都缓过来的两人都趴着喘粗气。我还趴在梅姐背上,阳具已经慢慢变小被阴户挤压出来。我的舌头舔着我刚咬的齿痕问」梅姐,痛吗?「梅姐如慵懒的小猫,哼哼两声,没理我。我笑了笑,也没起床清洗,就拉过被子盖着,从背后抱着梅姐,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

  字节数:6626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