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我的前女友之隔壁有美女
我的前女友之隔壁有美女

原本只是打算陪杜娟去楼下吃个饭,不意鬼使神差的,趁夜色在社区公园大战了一场,两人小心翼翼回到住处,生怕路上撞到人,被人发现异常。

  君不见,如今的杜娟,内裤早湿,也不再穿上,只团在手里,屁股、裙子也是一塌糊涂,黑色的裙子直贴在圆圆的屁股上,肉色清晰可见,裙子不自觉就夹到屁股沟处,楼主是看得有跃跃欲试之感,只是战后不久,有些有心无力。幸喜一路之上,未见有人。顺利进了杜娟的小隔间。

  杜娟忙着脱下湿透的长裙,也不避讳楼主了,直接在楼主面前,用纸巾小心的擦拭着私处,只见杜娟,微微叉开着双腿,膝盖微曲,头低垂着,一头黑色,搭拉在耳侧,眼望着红肿的小逼,细细擦拭。

  楼主看到杜娟这个姿势,不禁心头又是火起。只是今日已连干了两场,龟头隐隐有些痛楚。楼主强压心头火气,心想,先缓一缓,待会见机行事,实在忍不住,再干她一炮。只是越想,鸡巴似乎越硬。心想先去个厕所再说。

  小隔间十平不到,自然厕所不会在屋里,只能是几户合租,共用一个厕所。

  楼主小心拉开门,见门外没人,不致有人看到屋内春光,快速闪身出屋,带上身后的门。

  拐了个小弯,便到了厕所。见厕所灯没开,想必里面没人,便欲推门而入,不料,刚跨进一步,突觉,被人推了一把,继而眼前见有水泼来,心头一惊,身子急往后仰,这洗手间难免地上积水,再加上楼主痛操了杜娟一场,脚下,难免虚浮,使力猛了,直摔下去,跟着耳边听到一声女生尖叫。想必我也把她怕的不轻。

  楼主摔倒后,不意,竟踹上那人小腿,那人一个踉跄,一声惊呼,也仆了下来,跟着,楼主只觉眼前又是一飘水兜头罩来,楼主头一歪,双眼紧毕。跟着便小腹一痛,胸脯又受一撞,不用想,也知道那人跌到我身上了。

  楼主本能伸手去推,只觉着手处衣服尽湿,入手一片软肉,软中带硬,不松不硬,刚好合适,这种感觉太熟悉了,要说有什么不同,只觉得伸手握去,几乎难以掌握,楼主不自觉多握了几把,仔细感受了一阵。

  楼主慢慢睁开眼,见那人摔倒之后,似乎额头撞到了门上。手按额头,下巴抵在楼头肩头,呆在当地,似乎还没缓过劲来,似乎也没留意到楼主手上动作。

  好一阵,才见她微微抬起头来,楼主此时才借着楼道微光看清她的真容。

  只见微光下,皮肤白皙,面容光滑几无瑕疵,紮着马尾,耳后一绺调皮的黑发直搭到楼主脖上,眼神中自带一股温婉柔弱气息,眼神清澈,犹如一泓清水,修长的睫毛上挂着几滴珠泪,面带一丝痛苦之色;两片薄唇小巧精致,只是略显苍白。

  楼主如此近距离地呆呆看着,竟不知身在何处,情不自禁抬头轻吻薄唇,一触即离。复又怔怔望着,突觉不该如此轻佻,心底却又不禁难免暗暗得意。原来,她便是杜娟左侧那位考研的女生,下午出门吃饭时还见过一眼。

  只见那人,似预挣扎起身,却又似头顶疼痛尚未缓解,仍抬手按住头顶,似乎心中又急又气,眼泪不觉滚落面颊,颗颗如豆,却不抽泣,亦未哭出声来,想必心中极为委屈。

  楼主见她如此疼痛,口中不觉连呼对不起,心口突觉爱极疼极,在这黑暗之中,鬼使神差复又把她紧紧搂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慰问,却不敢再看她一眼。

  似乎害怕从她眼中看出憎恶厌恨之色,那人似乎惊地呆了,乖乖被我搂着,竟不挣扎,良久之后楼主才发觉。不觉小心翼翼转过头去,只见她仍手按头顶,脸上一阵错愕。

  楼主目视她双眸,小心翼翼地说:「我看看你伤口」,说着,轻轻拉开她按在头顶的小手,就着屋外传来的灯光,未见有血流出,伸手轻抚伤处,问她痛不痛,手上只觉发丝柔顺光滑,发丝之下起了个不小的包。轻声安慰说幸未出血。

  不幸中也算大幸,也未见她回答,脸色却好看了一些。

  楼主心想,躺在这地上虽脏,只是可以怀抱如此美女,心中自然不舍,可总不能这样一直躺下去,只好主动一些,欲扶她起来。经我一提醒,她似乎才觉我们两个就这样一直搂抱在一起不太妥当。手臂一摆,甩掉我搂在她后背的右手,慢慢撑起身来。

  楼主只觉眼前又是一晕,原来,她刚洗完澡,此时只穿一件薄薄睡衣,如今慢慢撑起身子,整个睡衣,搭拉下来,楼主微微低头,便见衣内一片真空,皮肤雪白紧致,未有一丝赘肉,皮肤上似有未擦净的水滴,只觉有如水中荷叶。

  两只圆圆的小馒头,并不甚大,却也不小,长在这娇小的身子上,只觉比例已达完美,就那么低垂在那,随着她的起身,略觉微微晃动,楼主被这眼前美景晃得眼晕,左手扶在她掖下,防她跌倒,随着她的起身,不自觉得手掌向那诱人的小馒头慢慢挪去,却又不敢真的抚上去。

  只觉得手掌根部按在一小块软肉上,心中砰砰跳动,却又不敢真的去按一按试一试手感。右手扶着她肩膀,两人慢慢站起身来,楼主似乎被她迷住一般,心中有万般不舍,双手仍然不愿离开,一抚肩膀,一在腋下,两人就那么面对面站着。

  见她微微低着头,似乎不敢直视楼主,脸上疼痛之色已隐,似乎惊吓不轻,脸色却仍显苍白,只腮上微见晕红。嘴角眼神之中似觉受了无穷委屈,仍有泪珠挂在脸上,楼主忍不住抬手去帮她抹掉眼泪,轻声问:「很痛吧!」小姑娘似乎被我一连串的举动弄懵了,我给她抹泪,她便坦然受之,一副小可怜的情状。眼神微抬,怔怔地仰头望着楼主,眼中说不出是何种神情,楼主怜惜的看着她的眼睛,恨不得代她疼痛。

  望着望着,只想把她紧紧拥在怀里,两手略一用力,一手勾着她脑袋,一手勾她腋下,又把她拥在怀里。只觉她身躯娇小,个头只略比楼主肩膀高一点。双手搂住她,便似怀中无物一样,可是她明明不是那种看上去精瘦的女子,抱着她的感觉却又觉得特别温暖。楼主竟忍不住在在耳边说出这样一番话:「对不起,我恐怕是爱上你了」。之后将她抱得更紧,生似怕她就此离去一般。她似乎也一瞬间愣住了。

  良久,突觉她在怀中挣扎,欲摆脱我的搂抱,耳中跟着传来一句话,「你已经有女朋友了,放开我」说完便不再挣扎。声音不带一丝怒色,也不如何冰冷,似乎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可是听上去是那么地让人绝望。

  楼主不觉双手松开,慢慢垂了下去,只觉那一瞬间,心似乎是空的。突觉自己也觉自己可笑。脸上不禁露出凄苦之色。

  怔怔地后退了一步。又向她看了一眼,只见此时她脸上突然多了一股坚毅之色,与方才判若两人,不禁更觉凄苦。见她低头去捡摔在地上的水盆,虽然春光又漏,虽然一切都映在眼中,可是心中确并不觉快活,也没觉占了多大的便宜,只觉情欲与这一刻的失望相比,殊不足道,过往自己那些想方设法占人便宜的行径,此时看来是那么地卑怯、可怜亦复可笑。

  只觉她捡起盆后,似乎瞟了我一眼,又似乎只是眼光从我掠过,便那样离去,只听到外面开门、关门、盆落地的声音。再然后就隐隐不可闻了。

  楼主怔怔呆了良久,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是来上厕所的,又见自己身上衣服几乎尽湿,摸个半天,找到电灯开关,打开灯,关了门。打开淋浴,衣服也不脱,便冲起澡来。随后,脱了衣服,简单一冲,穿上湿湿衣服,便回到杜娟的小屋中。

  一进屋,杜娟见我这副德行,不禁一愣,复又问起刚才之事,楼主只简略一说,说撞到人,一盆水弄湿了衣服,顺便冲了冲。神情萧瑟。

  杜娟见我神情不对,走近身来,双手挂在我脖中,温言问我怎么了,怎么不高兴。楼主眼神对上她,见她一副关心的模样,只觉今日下午刚夺走她处子之身,转眼间便说爱上别人,觉对她不起,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想发泄下胸中抑郁。眼神之中,不觉慢慢露出一抹狠戾之色,杜娟见了似乎微觉害怕,身子一抖,不知我为何突然如此。

  楼主心中凶性大发,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出「我要强奸你」五个字,说罢,将她逼压到墙上。左手搭上她胸口,将她刚换上的睡衣用力一扯,只听衣肩处,裂开一条缝,右肩露出,酥胸半露,半粒紫褐色的乳头微微露出,只看得楼主情欲忽炽,右手又是一扯,左肩复又露出,薄薄的睡衣,向下褪去,直褪到杜娟两肘处,搭在那。

  楼主眼中,只见两只并不饱满的乳房在胸脯上一起一伏,乳头处一小片圆圆的乳晕,小小的乳头似乎微微软塌,向里陷落,似两只小眼睛一样,瞪视着楼主。

  楼主喉头滚动,眼中如欲冒出火来,左手自下而上,慢慢抚上,划向其中一个,两指拈着乳头,微微用力撮弄。眼睛一毕,咬向另一只,楼主舌头伸出,用力舔弄着一粒娇小的乳头,从乳头上狠狠划过,似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杜娟心中害怕,竟有些呆了,任由楼主按到墙上,楼主用力不轻,杜娟喉头发出似痛苦,似享受般的呻吟,「嗯……嗯……」声音不小,有气无力,听在楼主更受刺激,楼主性起,喘息不停,眼中喷火,一时舌战不停,不时在杜娟敏感的脖子耳后大力游走,双手不停,用力撕扯杜娟睡衣,衣帛撕裂的声音,更加刺激着二人的感官。

  只觉杜娟喘息声亦见粗重,见我撕扯她睡衣,双手也不闲着,也去撕我身上湿透的衣服,只是力气不够,没撕扯开,改欲脱掉我衣服,去掀我T恤,我配合着将衣服脱掉,此时杜娟睡衣已被我从她两臂扯下,落到地上,两上上身赤裸,惟我还穿着短裤。

  此时杜娟已全身不着片缕,两人上身紧紧贴在一起,两人大口喘息着,呼吸可闻,四眼有如火烧,互相对视着彼此,从彼此眼中看出那炽热的欲火。楼主用胸膛去挤压杜娟乳房,原本不大奶子被挤压地变了形,紧紧贴在楼主胸膛上。

  只听杜娟粗重的喘息声出不觉发出「哦……嗯……哦……嗯……嗯」之声。

  声音压抑,被被气息从嗓子中逼出来一般。听得楼主鸡巴紧硬如铁,杜娟察觉短裤之下,有如铁棍一般的肉棍顶在她小逼之上,杜娟似觉湿透的衣服贴着小逼颇为不爽,双手去扯楼主短裤,口中呻吟不停。

  似乎这一次,杜娟也异常亢奋。三两下将短裤褪到楼主膝弯处,楼主抬脚将短裙踩在地上,两个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楼主肉棍夹在杜娟两腿一间,不停挺动。双手搂住杜娟腰身。防她远离,虽然杜娟早已退无可退。

  杜娟也叉开双腿,为我打开大门,似觉我这般不得其门而入,颇为恼火,又或许是我捣弄地她有些疼痛,又或者是杜娟也已有些急不可耐,见我耸动半天,仍未进门。突然大手一捞,抓住楼主鸡巴,在小逼洞口磨蹭半天,对着洞口,微微往前一挺身子,龟头进入半寸,便不再动。

  楼主见状,毫不怜香惜玉,按住杜娟屁股,用力一挺,一插到底。杜娟一声长吟。不说声动四野,也可说芳邻皆可闻。楼主一听,更加兴奋。将杜娟按在墙上,用力抽插,只觉墙面也跟着微微震动,心底深处,似欲让那位芳邻听到这屋发生的一切。

  杜娟此时表现似于下午初经人事时略有不同。那时,她声音压抑,雅不愿被人听到她呻吟之声,此时声音确是异常高亢,异常兴奋。毫不掩饰自己的感觉。

  楼主突然想说起淫言浪语,於是一边用力抽插,一边道:「老婆,老公操得你舒服吗?」杜娟毫不犹豫,颤声道:「嗯……舒服,舒服死了,啊……好舒服啊。」楼主跟着问,「哪舒服?」杜娟浪声道:「嗯……哦……小逼舒服,老公你操得小杜娟的小逼真舒服。」楼主道:「老婆,你真骚,看你小逼流了好多水,说你小逼骚不骚?」杜娟又颤声道:「啊……哦……杜娟是小骚货,老公你操死我吧。杜娟喜欢让你操。」楼主听在耳中,鸡巴不觉胀得更大。将杜娟两腿分得更开,抬起她一条腿,搭在肘间,调整下姿势,以便鸡巴插得更深。杜娟单腿站立,双手搂住楼主肩膀。

  抽插间,只听见淫水咕叽。

  室中一股淫糜之气,闻在鼻中,只觉更增兴奋。杜娟一放开,口中不停,「嗯……嗯……老公,用力」,「嗯,老公,哦……爱死你了……啊……」,「老公,你插死杜娟了……哦……哦。」,「哦……哦……」声中,吸一口长气,语带颤音。时而抿嘴,喉中闷声哼叫不停。

  听在楼主耳中,只觉兴奋异常。龟头在小逼深处一番快速搅动,一会短促有力的抽动,一会屁股扭动,左抽右插。直操得杜娟真翻白眼。

  突然,楼主抬手抽打杜娟雪白的屁股,声音清脆,杜娟一惊,「啊」大叫一声,将楼主搂得更紧,楼主觉单臂抬着杜娟大腿,手臂有些酸麻,於是慢慢放下大腿。抽出鸡巴,示意杜娟转过身去。让她弯腰扶墙,屁股后挺,楼主又是一记拍打在屁股上,只见一阵肉颤,杜娟又是一声惊叫,突然屁股扭动,口中开始撒起娇来,直呼「老公」,语带魅惑,嗲声嗲气。

  楼主伸出三指,头一低,瞅准小逼,扣弄一会,找准洞口,跟着用力一插,手指尽没,毫不怜惜。杜娟大声呼痛。口中直叫,「啊,老公,轻点,痛!」楼主不理,抽打下屁股,手下不停,手指在小逼中快速抽动一会,不一会只觉手指尽湿。不觉手指微弯,同时用指肚,指背磨擦小逼肉壁,只觉嫩肉柔软水润。眼中只见小逼洞口嫩肉翻滚。淫水不觉涌出。手下抽动加速。

  杜娟此时早已哼叫不绝,口中「嗯……哦……」不绝於耳,竟不稍停,小屁股不时扭动。楼中心中烦闷稍去。

  手上却不稍停,此时杜娟突然颤声道:「老……公,快一点,好舒服。啊,老……公,哦哦,快点,要来了,要来了!」说道后来,语声尖锐。

  楼主一听,手上一停,口中大声问:「哪里舒服,说。」杜娟屁股直扭,口中说:「小逼,插得小逼好舒服,求求你了,老公,不要停!」楼主听到,嘴角一笑,手上加速。不一会,只听一声长吟,「啊……」跟着,「老公,到了,到了……」跟着屁股急抖,好一阵方绝,却没喷出水来。楼主见状,站起身来,抓住鸡巴,对准洞口,又是一送,此时杜娟小逼早已充血,敏感异常。屁股居然要躲,楼主哪能让她躲开,扶住屁股,一插到底。

  只听杜娟,又是「啊」的一声。屁股又是一阵抖动,楼主将鸡巴抽到洞口处,又是一插到底,只听小逼中水声孱孱,一片汪洋,洞口一片水润,龟头抽出时,带出一股股的淫液,清澈透明。大腿根上,已流得满满都是。

  每一次的尽根而入,杜娟或配以一声闷哼,或配以一声吟。哼时压抑低沉,仿佛快感从喉头深处被挤压而出。吟时舒畅大胆,犹如长空高歌。洞口紧窄,龟头在洞口进出,受其压迫,不觉一阵酸爽。

  於是,龟头直抵到小穴深处,一阵急速抽插,楼主此时脑中过电般回忆洗手间那段春光,脑中尽是她那一对馒头大小的奶子。手上不觉扣在杜娟乳房之手,手下轻柔抚摸,脑中不住幻想,仿佛驰骋在她身上,腰间不停抽插,口中不觉叫出声来,「干死你。看我怎么干死你!爽不爽,嗯。爽不爽?」得空抽打一下杜娟的大屁股,只见屁股上早已被我抽打得一片血红。

  杜娟回道:「老……嗯……公,操得……小……逼……好爽……」说话间,楼主只觉精关一松,喉头不觉低声吼叫,又是一阵急抽插,滚滚精液,喷洒在小逼深处。楼主大口喘息中,慢慢缓过劲来,两人慢慢踱到床上休息,静待体力恢复。楼主平躺在床上,杜娟面上红润,斜躺在楼主身侧,趴在楼主胸口,一手紧抱着楼主,仿佛害怕楼主离去一样。眼神中,带着异样。

  楼主心中思潮起伏,总觉心中似有不足之意,脑中萦萦绕绕,尽是那不知名的小美女的影子,也不知是爱是恨。一时低首看看怀中的杜娟,一时呆呆想着隔壁的美女。不知此番隔墙的大战,在她心中,又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楼主只觉自己好似一混蛋,刚破了杜娟的处,一天没过,心中却又想着别的美女。

  杜娟几次意预说话,却又咽下,或许,她早已猜出个大概,那一阵嘈杂,开门关门的声音,就算她不明真相,也必想到会与隔壁的小美女有关吧。我如此反常的行为,似乎不难猜出我心中所想。想到此处,楼主只觉应该把话挑明,这样不清不楚的,恐怕,时间一久,更成芥蒂。

  楼主眼望天花板,也不理杜娟如何,缓缓说道,「在那一瞬间,我想我是爱上了别人。」杜娟就那么趴在我身上,似乎并不觉得惊讶,只淡淡地道:「我知道。」缓了一缓,接着道:「你弄那么大动静,无非就是想让她听到。」跟着提高声音道:

  「你如果想追,你就去追,可以不必再乎老娘,老娘没你,照样可以活。」跟着忽又语带哭腔的道:「就知道你们男人,喜欢娇小玲珑型的,没有人真心喜欢我这样的女汉子。」杜娟越说越可怜。忽又呜呜哭了起来。这一会彪悍,一会可怜,弄得楼主无所是从、无地自容。隔了一会,楼主道:「我只是不想瞒人,今天先这样吧,早些睡吧,过来,让我抱着你。」杜娟小嘴一噘,可还是顺从的躺了下来。楼主只觉胸中气息依然略有不平,将杜娟搂在怀中,杜娟像只猴子一样,盘在我身上。两人良久才在这窄小的床上睡去。

  字节数:13044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