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斗破苍穹
斗破苍穹

.(01)苏醒

  话说萧炎的灵魂穿越到斗气大陆之时,在跨越两个完全不同的位面过程中,他的灵魂被空间乱流切割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萧炎的主魂,有萧炎的八成灵魂本源,另外一部分则是萧炎的分魂,只有两成的灵魂之力。

  萧炎的主魂伴随着斗气大陆萧家萧炎的重生,刚开始的时候萧炎的分魂也在萧炎本体之内。

  在萧炎刚出生不久,萧炎的主魂便已完全占据了这个身体,而萧炎的分魂只能龟缩在萧炎脑海深处的某一个角落。

  不知为何,萧炎的分魂在与主魂分开之后,竟然发生了变异,不仅成为一个完全独立的主体,而且还继承了萧炎所有的记忆。

  但即便是这样,它依然无法跟主魂抗衡,而且也要时刻面对着来自主魂的威胁,不难想象,为了达到灵魂的圆满,一旦分魂被发现,主魂会毫不犹豫的将分魂吞噬。

  就这样,分魂在萧炎本体内龟缩了一年多的时间,而正好这时候薰儿出生了。

  (为了方便阅读,以下内容中萧炎的主魂用实萧炎代替,萧炎的分魂用虚萧炎代替,如果双方不再一个场合,则统称为萧炎。)为了摆脱来自主魂的威胁,虚萧炎利用变异后灵魂的独特性,不顾灵魂的损耗,毅然施展秘法,在不被主魂发觉的情况下成功脱离了萧炎主体,很顺利的进入了尚在年幼的薰儿的脑海深处。

  之后,他陷入了沉睡之中。

  时间悄然流逝,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十多年后,虚萧炎从沉睡中醒了过来。

  刚刚从沉睡中醒来,他的灵魂极为虚弱,在无尽的黑暗中,他就像晚风中的烛火,似乎随时都要面临着熄灭的威胁。

  双眼一睁开,四周一片黑暗,无尽的黑暗,他抬眼望向这个身体灵魂本源所在之处,那里是这片空间唯一的亮光,此时正闪烁着亘古不灭的金色光芒。

  「这是?好强大的灵魂火焰!」虚萧炎的瞳孔一阵收缩,从那火焰中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这个身体的灵魂本源并不雄厚,也就比他这个只有两成主体灵魂之力的残魂要强上一些罢了,但这灵魂本源所散发出来的金色火焰,甚至比主魂还要可怕。

  (也许大家猜到了,这金色火焰就是斗气大陆异火榜排名第四位的金帝焚天炎,斗破里有介绍,这金帝焚天炎原本是古族的火焰,就跟虚无吞炎在魂族的地位一样,不知何故在薰儿出生后便已跟薰儿的灵魂完全融合,不分彼此,相信大家在看斗破的时候经常会看到薰儿的眼中有金色的火焰闪烁,那就是金帝焚天炎了,后面药老还提到,薰儿对火焰的操控一点不比拥有焚诀的萧炎差,这得益于她跟金帝焚天炎的完全融合,如果薰儿体内有木之气的话,也是一个不错的炼药师。)

  这副身体的主人来历必定不简单,毕竟这么可怕的灵魂火焰,平常人的灵魂是不可能具备的,这一点他完全可以确定。

  好不容易摆脱主魂的威胁,现在又要面临着更加可怕的威胁,这让他苦笑不已。

  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不过,灵魂的变异也带给他某种能力,只要用心钻研,在灵魂的世界他绝对是霸主。

  .(02)薰儿

  萧家的后山,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旁,一名少年与少女面对面的交谈着,似乎交流得很愉快,不时能听见少女银铃般的轻笑声。

  少女身着紫色衣裙,年方十三四岁的样子,小小年纪,但却已具有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如此脱俗的气质,不难想象,日后若是长大,必定倾城也倾国!

  少女名为萧薰儿,是萧家之人,但只要在萧家有点地位的人都知道,她跟萧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至于她的真实身份,即便是萧家的族长萧战也并不清楚,只知道她的背景非常的强大。

  仅此而已!

  而与她相谈甚欢的少年,名为萧炎,是萧战的第三子,萧家的三少爷,今年也才十五岁,他的嘴中叼着一根杂草,一举一动比起同龄人来说,要沉稳不少。

  不过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原本的天才少年,如今却落魄成了萧家的废物,修为不进反退,几年下来,现在已经倒退到了三段斗之气,让人嘘唏不已。

  少年淡然的眼中,不时透露着隐晦的颓然。

  即便是如此,少女一如往昔,依然相信少年会重新站起来,夺回属于他的荣耀与尊严。

  少女双手背在身后,身体稍微前倾,注视着少年清秀的脸庞,脸上流露出动人的微笑,少年随口的一句话,就能让她的微笑绽放。

  少年偶尔会轻笑着伸手抚摸着少女的小脑袋,这种感觉让少女既羞涩也迷恋,清爽的空气吹动着两人的衣裳,欢颜笑语中,美丽得犹如画里的情景。

  交谈许久,少年挥了挥手,告别少女向山下走去。

  少女轻笑着注视少年离去的背影,直到他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少女轻笑一声,从纳戒中取出一本厚厚的书籍,就要朝旁边的树林走去,目光转动间,眼角余光再次瞥见少年的身影。

  少女一怔,将书籍收起,双手背到身后,轻笑着等待少年的接近,眼中流露着一丝疑惑。

  「萧炎哥哥,又有什么事吗?」少女淡笑一声,不知他为何忽然去而复返。

  「薰儿,我有句话想对你说!」取下嘴中叼着的杂草,萧炎看着她动人的脸庞,郑重其事的说道,话语里充满了认真。

  迎着少年的目光,不知为何,薰儿的脸色顿时一红,但还是淡笑的问道:

  「什么话?」

  「薰儿,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少年心跳得很快,两世为人的他,这还是第一次向女生告白,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一怔,她没想到萧炎哥哥会突然跟她说这样的话,脸色顿时红润起来,娇艳欲滴,瞧见一向沉稳淡然的少年此刻流露出紧张的神情,她低着头轻笑道:「薰儿也很喜欢萧炎哥哥,一直都是。」

  闻言,少年激动地伸出手,一把将少女搂入了怀中,『啊』的一声惊呼,薰儿在他怀里挣扎了片刻,便完全放弃了。

  脑袋埋在萧炎有力的胸膛,薰儿害羞得不敢抬头看他,属于他的男子气息不断往她的鼻子里钻,她略显慌张,身体僵直着,双手抓着他的手臂,一动不动。

  温存了好一会,紧张的两人才慢慢回过神来,在他怀里,她抬起头看向他,与她对视的是一双满含火热的双眼。

  .(03)原来是梦

  就在她愣神间,萧炎的头一低,吻向她柔软红润的双唇,她『唔』的一声,脑子一片空白,他笨拙的舌头舔着她的嘴唇,而后又向她的口腔里头钻去,她下意识咬紧了牙关,攻势受到阻碍,他的舌头拂向她洁白的牙齿。

  只是片刻,他便撬开了她的牙齿,干渴的舌头钻入了她的口腔,两人的舌头一经碰触,销魂的快感让她迷离地闭上了眼,欲拒还迎的用香舌与他纠缠起来,两人的舌头开始追逐,嬉戏。

  津液不断混合、交换,因为薰儿仰着头的缘故,所有的津液都流淌在她的口中,纠缠了好一会,她『唔』的一声,两人的嘴唇一分开,她咳嗽声中将口中的津液尽数吞入腹中,这时候萧炎的嘴唇再次贴了上来,两人再次拥吻起来。

  随着舌头的追逐、纠缠,身体的不断摩擦,萧炎的身体变得火热起来,单纯的接吻已经满足不了他的需求,他原本放在她腰间的右手激动地往上爬,很快就触摸到了她身体最柔软的地方。

  还不待他有进一步动作,『唔』的一声惊呼,薰儿挣扎着脱离了他的怀抱。

  两人身体一分开,薰儿红着脸别过头去不敢看他,心中萌生出想要逃跑的念头,嘴唇上残留的津液被她用香舌舔进了腹中。

  用手擦了擦嘴唇,她很快缓过劲来,羞红着脸回头看了他一眼,嗫嗫的说了一句:「萧炎哥哥,薰儿要先回去了!」

  说着,她逃也似的向山下跑去,原地只留下萧炎一个人,他看着她美妙的背影,砸了咂嘴,原来接吻的感觉这么销魂啊!

  ******

  清晨,萧家某座独立小院的房间内,薰儿盘膝坐在床边,丝丝缕缕的斗气自外界源源不断的涌入她的体内,被她吸收、炼化,纳入丹田气海之中,成为她身体的一部分。

  许久,薰儿从修炼中醒来,她用手指抚摸着嘴唇,惊讶出声:「原来是场梦啊,我竟然梦见萧炎哥哥亲吻我了!」

  说着,薰儿脸色微红,没想到自己会做这样的梦,难道是思春了?她红着脸想到。

  自从有意识开始的这几年来,她做了无数的梦,几乎每一个梦都跟萧炎哥哥有关。

  梦境里的她总是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萧炎的身后,刚开始的时候跟她一样的还有个萧媚,当时她和萧媚跟萧炎哥哥的关系差不多,后来萧炎哥哥的修为不进反退,萧媚便开始疏远了萧炎哥哥,她的梦里也不再有萧媚这个人。

  同样的梦境持续了好几年,但像昨晚在梦里那样跟萧炎哥哥接吻,这还是头一次。

  虽然很疑惑,但既然是梦,没有追究的必要,薰儿起身认真地打理了一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薰儿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我要走了,去晚了萧炎哥哥又要说人家了!」

  .(04)进展

  薰儿脑海深处的某个角落,虚萧炎盘膝而坐于无尽的黑暗中,嘴角微扬,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原来接吻是这般滋味,美妙极了,这妮子虽然羞涩,但以她对萧炎的爱恋,只要我这样再来几次,要得到她的身体不是问题!」原本他是打算直接在梦境里要了薰儿,但令他没想到的是,会遇到这么多的阻碍。

  首先,以他目前的灵魂境界,虽然比薰儿要高上一个阶段,并掌握操纵梦境的能力,但薰儿毕竟不是常人,她灵魂深处的那朵金色的灵魂火焰,无时无刻都在威胁着他的安全,他不敢硬来。

  其次,他虽然早已跟萧炎主魂完全分离,但不知什么缘故,他的灵魂总会受到实萧炎的影响,跟随着实萧炎的改变而改变,而以实萧炎对薰儿的疼爱,每当他那想要硬上的念头一升起,就会在瞬间无声无息的熄灭,这一点连他都没有意识到。

  最后就是来自薰儿的抗拒,以目前薰儿青涩的年纪,对于情欲并没有那么强烈的索取欲望,毕竟还没到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再加上比较害羞的缘故。

  他毫不怀疑,如果他强烈的欲望让薰儿流露出害怕、恐惧等负面情绪,那深藏在薰儿灵魂深处的金色火焰绝对会强行破开梦境,甚至会让他魂飞魄散。

  「不就是想在梦里跟薰儿这妮子发生点什么嘛,你们一个个这么仇视我!」虚萧炎暗叹一声,脸上写满了无奈。

  颇多的阻碍,让他不得不改变策略,看来只能慢慢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头部微抬,看着视线尽头,这片无尽黑暗空间中唯一的亮光,那是一朵正熊熊燃烧的金色火焰,从中他感受到了一股让他胆战心惊的力量波动,不由一阵心悸。

  之后的每个夜晚,虚萧炎都会进入薰儿的梦境,并取代她梦境里的萧炎,与她发生亲密的举动,虽然进展缓慢,但至少每一次都会有进步,这是好消息。

  第二次,他的手攀上了薰儿的胸脯,因为年纪还小的缘故,薰儿的胸脯发育并未完全,但已初具雏形,胸型很美,摸着带感而富有弹性,即便只是隔着两层衣物。

  第三次,在半推半就之下,他总算看到了薰儿的上半身,并用手爱抚着她的身体。

  第四次,在他火热目光的祈求之下,薰儿欲拒还迎的让他舔弄了她的胸脯,还有那微微突起的粉红乳头,他的吻痕布满了她上半身的每一个角落。

  …

  在虚萧炎孜孜不倦的努力下,到了第十天,他终于除去了薰儿身上所有的衣物。

  梦境里,地点是薰儿的房间内,在他满含深情的进攻之下,薰儿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减少,单薄的轻纱、肚兜、打底裤,到了最后,薰儿已是一丝不挂。

  接连十天的欲求不满,让萧炎的情欲空前高涨,他一手按着薰儿的小脑袋,疯狂的亲吻着薰儿的嘴唇,另一只手爱抚着薰儿的脖颈、乳房、小腹,嘴唇随着手掌不断地往薰儿的下身游离。

  在心爱之人的亲吻、爱抚下,薰儿的双眼早已迷离,面若桃花,偶尔她禁不住强烈的快感会忘情的娇喘着,她的每一声呻吟,就会让萧炎更兴奋上一分。

  PS:斗破这本小说我看了好多遍,对剧情了若指掌,为了写得更细致一些,我目前还特地从头开始看斗破,力求能与正文接轨,土豆写斗破也是有些含蓄,很多精彩的部分都没有详细写出来,就比如萧炎在最后与美杜莎、薰儿等人再次相聚的时候,谈话内容只写一丁点,让人直呼不过瘾,本文我借用萧炎分魂,在不改变任何原斗破剧情的情况下,满足广大斗破爱好者的要求,将斗破文中所有的女子,萧媚、萧玉、雅妃等无数美女玩个遍,即便只是在梦境里。

  .(05)高潮了

  薰儿浑身赤裸的坐在桌子上,双手撑着桌面,身体倾斜,头部后仰,嘴里不时发出诱人的呻吟,萧炎亲吻着她的身体一路往下,平坦的小腹下一团稀稀落落的阴毛,并拢的双腿间春光乍现。

  萧炎痴迷的看着她的身体,亲吻的停顿让薰儿回过神来,她睁开眼看见萧炎正在盯着自己的私处看,她脸色羞红得几乎要滴出水来。

  『啊』的一声惊呼,萧炎伸手扳开了她并拢的双腿,她下意识的抗拒,只不过这抗拒着实酸软无力,双腿很快被分开,折叠着置于桌面上,至此,她的小穴完全展露在萧炎的眼前,她娇羞不已,隐隐还有些兴奋。

  薰儿的双腿之间,一片纯粹的粉红色,被雪白无暇的肌肤衬托得越发诱人,一条细小的裂缝,两片粉红的阴唇上泛着晶莹,隐隐可见薰儿的小穴内粉红柔软的嫩肉,被萧炎弄了这么久,薰儿的小穴早已潮湿一片。

  黑色的阴毛、粉红的小穴、雪白的肌肤,三种不同的颜色聚集在薰儿的双腿之间,再加上小穴上流出来的爱液,强烈的视觉冲突让得萧炎无法自持,他恨不得立马掏出自己巨大的肉棒翻身上马,在薰儿的小穴内策马奔腾。

  不顾身体的饥渴,他强行压制下强烈到极点的欲望,头部一低,舌头伸出开始舔弄着薰儿的美穴。

  「啊,萧炎哥哥,不要,啊…」下体传来的异样让薰儿从娇羞中回过神来,忍受着快感的吞噬,她的抗拒无比的强烈,没想到萧炎哥哥会用舌头舔自己那么羞人的地方。

  进展如此之快让她难以接受,毕竟她现在最多只能算是萧炎哥哥的小女友,并不是他的老婆,自然不能让他胡来。

  这一次萧炎并没有理会她,他的舌头忘情的舔弄着她的小穴,就像跟她亲嘴一样,他将她小穴内外的爱液不断的吞入腹中,一波波强烈的快感让薰儿娇喘连连,发出『萧炎哥哥』『啊』『不要』之类的呻吟声,美轮美奂。

  在萧炎火热舌头的攻势下,薰儿的身体很快有了反应,阴唇变得坚挺而有弹性,像嘴巴一样微微张开,阴核也逐渐显露了出来,萧炎用舌尖舔弄着薰儿的阴核,每一次的碰触,就会有一串电流自阴核处传遍薰儿的全身,还带着一丝凉意。

  「呃…呃呃呃…萧炎哥哥…啊啊…啊…萧炎哥哥…唔…」在萧炎的舔弄下,薰儿的欲望越发的强烈,完全沉沦在无尽的欲海之中,无法自拔,她恨不得伸手将萧炎的脑袋揉进她的小穴之内,弥补她身体的空虚。

  一道道诱人的呻吟浪叫不断从薰儿的口中吐出,每一句『萧炎哥哥』的呼喊,都能让萧炎兴奋不已,舔弄着薰儿小穴的舌头开始加速,薰儿的呻吟声变得悠长而密集起来,随着他的不断加速,薰儿伸出撑着桌面的右手,按在他的脑袋上。

  「嗯…呃…啊…萧炎哥哥…薰儿…好快乐…呃…」薰儿的身体极力后仰,嘴里不断发出诱人的呻吟,她的身体随着萧炎的舔弄越发的敏感,过了好一会,她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伴随着嘴里疯狂的叫喊,她高潮了。

  (06)快感与恐惧

  小穴内流出一股滚烫的爱液,被萧炎用舌尖尽数渡入嘴里,却没有咽下去,他抬起头来,见薰儿一脸迷离的看着自己,高潮后的余韵让她面色潮红,极致诱惑。

  「唔!」萧炎一只手握住薰儿的小脑袋,亲吻着她的嘴唇,将嘴里属于她的爱液渡入她的嘴里,两条舌头在两人的口腔中有来有回,疯狂的追逐着,另一只手则火热地揉捏着她坚挺圆润的雪白乳房,不时用指尖去碰触她粉红坚硬的乳头。

  爱液一人一半,舌吻了好一会后,萧炎才肯放手,此时的他早已饥渴难耐,他麻利的脱下身上的束缚,很快一根巨大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又长又粗的肉棒,充血的龟头紧绷着,红的发紫,就像一个充满气的气球一般,似乎只要用针扎一下就会爆炸开来。

  萧炎的龟头足足比根部粗了一半,看上去就跟一朵蘑菇一般,望着他狰狞的龟头,触目惊心,薰儿的目光刚一接触到萧炎的龟头,便吓得惊呼了一声别过头去。

  「薰儿,今天过后你就是我萧炎的女人了,我会一辈子对薰儿好,让萧炎哥哥好好爱薰儿吧。」痴迷的看着薰儿诱人的身体,他伸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之后便抱住了她的身体,忘情的稳住薰儿的嘴唇,舌头再一次钻进她的口中,挑弄她吐气如兰的香舌,他的双手火热地爱抚着她娇小玲珑的乳房。

  亲吻、爱抚了好一会,摩擦忍耐已久的两人已是干柴烈火,萧炎在薰儿的注视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之后用肉棒堵住她的小穴,自肉棒上传来的火热温度让薰儿的娇躯一阵颤抖,萧炎抓着肉棒在薰儿的小穴外上下移动地摩擦着,每一次摩擦,伴随着萧炎的粗喘和薰儿的娇喘呻吟,薰儿的头部极力后仰,将自小穴上传来的快感散入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此时的她再一次被萧炎挑起情欲,完全坠入无尽的欲海之中。

  「哦…呃…薰儿…萧炎哥哥真的好爽…啊…唔…」萧炎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欲望,嘴巴里不断的喘着粗气,忘情的胡言乱语,他用手指按住充血的龟头,堵住薰儿的小穴,时而用龟头拍打着薰儿突出来的阴核,时而按住龟头的手指忘情的打着转,薰儿的小穴也随着变形,左右摇摆,萧炎的龟头太大,没有丝毫陷入薰儿小穴的趋势。

  「啊…好舒服…我不行了…我要射了薰儿…呃呃呃…」在这样的摩擦下,萧炎身体一阵痉挛与酥麻,他控制不住一股浓密的精液在他身体剧烈的颤抖下射了出来,打落在薰儿平坦光滑的小腹上。

  高潮过后,萧炎的神智恢复了清明,但他更加的渴望跟薰儿的完全结合,从薰儿的小腹上取过一部分精液,作为润滑擦在自己的肉棒上,之后他将巨大的龟头艰难的塞入薰儿的小穴之内。

  不知为何,沉沦欲海渴望与萧炎哥哥交合的薰儿莫名升起一股恐惧,这份恐惧随着快感的越发强烈而剧烈了起来,她用牙齿用力的咬住嘴唇,刺目的血液自嘴唇流出,在这股剧痛下薰儿清醒了一些。

  「薰儿,萧炎哥哥受不了了,我要进去了,进薰儿的小穴!」萧炎神智不清的嘶吼着,就在他要将龟头挺进薰儿的小穴,而薰儿也打算忍痛推开他的时候,梦境在这一刻破碎了。。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