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您的位置:魔道行
魔道行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末,各地经济开始进入二次世界大战後的高速发展期,人们都开心享受因经济上昇所带来的富裕生活,所谓饱暖思淫慾,各种形形式式的情色淫靡也因而逢勃起来。

  明月夜下,在远离文明都市,人迹罕见的原始大森林里,两个穿着现代装束的男女,正极速穿行。

  科技发展,现代武器在杀人效率上的提高,令个人武术以及冷兵器等逐渐淡出这个世界,武林道上真正的功夫高手已经成为稀有动物。

  奔驰中的两人,此时表现,若放在都市中,一定令人觉得惊世骇俗。

  这对男女,两人外表看似闲庭逸步,但速度之快,与一般汽车速度,实不相上下。

  二人是一对夫妻,丈夫阴儒锋,年约二十六七,穿着西装皮鞋,信步而行,家传玄风诀,十层功法己练至第八层,配上阴风剑法,江湖上己是罕有对手,人称阴风剑客。

  妻子冷月娥,年芳十八,身穿一件白色宽松长袍,高高隆起的肚子,显然是有孕在身。她是当今领导武林的霞霄宫宫主的姐姐,霞霄宫赖以威镇武林的凌霄罡气,十层功法也已练至第八层,江湖上几乎未尝敌手,再加上美若天仙,貌赛嫦娥,是公认的江湖五大美女之一,人称月娥仙子。

  阴儒锋一面施展轻功,一面关心道:「夫人,要不要先歇会,你已有孕在身,据医生说,这几天就是产期,这样连续运转轻功真气,我怕你太累,动了胎气,这样对肚里的女儿不好。“” 不用了,老公,再走多一晚,翻过前面那座山,再登上後面那座最高山峰,就到霞霄宫啦,在宫里休息,会安全得多。“ 月娥温柔地说。

  同样运转着轻功快速飘行的月娥,秀发像瀑布般往四方倾泻,集天地灵秀的玉脸轮廓,在月色影衬下美艳无伦,即使苦修多年的得道高僧,看到她也会因此而动凡心。

  月娥以一个曼妙随意的仙姿美态,边行边婀娜转身对身边丈夫安慰说话,声音如仙乐般婉转动人。

  ” 娥儿也是多年习武之人,虽然怀孕令功力打了些折扣,但这麽点少少急行,算不了甚麽,老公放心好了。“阴儒锋一面行,一面欣赏着娇妻美至无懈可击的娇美面容,怜惜地说: ”唉…,前几天,你妹妹领导群雄,杀上魔峰岭,虽然铲除了为害武林多年的欢喜教。

  只可惜走掉了教主大魔头及其铁血护卫。 」

  阴儒锋囗中所说之人,乃是霞霄宫宫主冷月霞,也就是现时自己娇妻的妹妹。

  冷月霞美若天仙,江湖上皆称她为月霞仙子,她美艳过人,兼天赋高绝,十 六 岁己练至凌霄罡气第十层,成为武林第一人,技压魔教教主刀君寒的天魔功第十层功力。

  顿了顿,阴儒锋继续道:「这次要不是你有孕在身,功力大跌,我们也不用如此劳累,星夜赶赴霞霄宫,暂避那些魔教余孽的报复。“月娥嘴角飘起一丝无比动人的笑意,柔声道: ”不用担心,这次虽然除恶未尽,让大魔头刀君寒及其护卫,还有魔教左右护法使走掉。但他们根基已被摧毁,普天之下,黑白两道都在联手追杀他们,他们时日也不会太长了。“正说话间,阴儒锋突然心生警觉,不及多想,拔剑离鞘,森寒剑气,凭着高手触觉,席卷左方危机处。

  ” 叮…!“ 一声清晌,俩剑剑尖快速互点一下,然後飘开。

  阴儒锋内心一沉,对方功力竟与自己不相上下,” 高手…!“清晌过後,一道身影冉冉浮现。 ” 隆玄麟,欢喜教左护法使,在此恭候多时,特来代敝教一千阵亡弟子向霞霄宫高人讨教。“ 对方手持软剑,冷冷地说。

  阴儒锋瞪着右前方十米处的一棵树上,扬声说: ”朋友,你也出来吧,何必躲躲藏藏,如此闪缩,非大丈夫所为。“树上跃下一道身影,嘿嘿笑着: ”阴风剑果然名不虚传,在下樊苍睿,欢喜教右护法使,特来向贤夫妇讨教了。“” 锵!“ 冷月娥拔出嫦娥剑,杏目圆睁,娇斥道: ”少费话,正邪不两立,今天反正不能善了,拼了吧。“ 展开嫦娥剑法,全身衣袂飘飞,剑芒暴涨,凛冽杀气,紧锁樊苍睿。

  樊苍睿手使两把手术刀,刀长四十厘米,所谓一寸短,一寸险,他武功走的路子就是近身抢攻,且在江湖打滚多年,经验极之老到,知道绝不能让对方夺得先机,狂喝一声,短短的手术刀,竟可以舞出滚滚刀影,往冷月娥潮涌而上。

  另一边,阴儒锋手执阴风剑,斜掠而起,飞临隆玄麟头顶,长剑闪电下劈。

  隆玄麟运转真气,欢喜神功渡入软剑剑身,立时软飘飘的剑刃一下弹直,然後举剑撩天反劈。

  ” 当!“ 剑刃互碰,一股难以抵御的巨力透剑而入,隆玄麟胸口如被雷击,竟吃不住势子,踉跄跌退几步。

  如此一个照面就吃了大亏,隆玄麟出道以来,还是首次尝到,虽然对方占了倨高临下之利,但也可知其剑劲何等霸道,绝对是生平所遇最可怕的剑手,当下不敢托大,抖擞精神,紧守门户。

  原本寂静的森林,突然刀光剑影,双方绞击,纠缠不断。

  月娥吃亏在怀有十个月身孕,且已到了快分勉时候,功力大打折扣,初时还可支持,逐渐体力开始不支,虽使尽浑身解数,但还是被樊苍睿越迫越退,慢慢被迫退到离开丈夫数十米外的一棵树下。

  樊苍睿突然左手举刀架着嫦娥剑,右手收刀成掌,迅速拍向美妇因娇喘着而起伏有致的动人酥胸。

  月娥不及思索,抬起纤美左手,素手翻飘,快速阻挡拍击来袭之掌,双掌互击,发出沉闷的颈气撞击声。

  当与对手的掌接触刹那,月娥立觉不妥,对方掌心竟藏了一根细不可见的尖针,针上有药物,尖针刺入自己玉掌手心,自己竟立即功力全失,全身发软。

  这还不只,身後树上突然闪电般跃下一道身子,头下脚上,对方双掌按向月娥香肩,功力吐出,而眼睛竟如魔瞳般瞪视着自己美目。

  ” 啊!“ 月娥先惊呼一声,接着脑内一阵昏眩。心中大懔,发觉自己心里竟然没来由害怕对方,只想完全听从对方。

  月娥软软抗声说道: ”卑鄙!两个大男人高手,欺负一个弱女子,还要进行偷袭。“阴儒锋听到爱妻娇呼,抬头已见自己娇妻落入敌手,心中惊怒,愤愤问道:

  ” 来者何人,堂堂男子,为何对女子也行此下三槛偷袭手段?“树上袭击者哈哈笑道: ”在下刀君寒,欢喜教教主,儒锋兄放心,尊夫人只是被我施了种魔大法,播下魔种,以後归於本教,献身成为圣教淫奴而已。“隆玄麟一面格挡阴儒锋神出鬼末的阴风剑法,一面冷冷道: ”阴儒锋,你那娇妻,中了教主魔种,以後就是本教中人,由我们代为接管了,你就放心下黄泉吧。」刀君寒嘿嘿笑着: “樊右使,劳烦你与隆左使一齐向儒锋兄讨教吧!。”

  顿了顿,向林内深处招了招手: “铁血卫,你们也出来吧,大家一面欣赏阴风剑的高超武功,一面也让他看看,他那美艳娇妻,中了本教主魔种後,会是何等乖巧可人。提供的一流性服务,保证连他这作丈夫的也未嚐试过哦!”

  林中立时闪出六人,为首一个,遥向阴儒锋抱拳一挹: “霸氏六虎,欢喜教铁血卫队长,在下排第一,叫霸天,其余依次是霸地,霸东,霸南,霸西,霸北。

  ”

  老二霸地接着道: “我兄弟六人,现蒙教主恩赐,准备享用你老婆的高超性服务,先多谢儒锋兄了。”

  阴儒锋急怒攻心,把玄风诀鼓到第八层,配合阴风剑法,一时剑气纵横,滚滚剑浪,直迫得左右护法,遍体生寒。

  其实欢喜教在江湖上还未出现霞霄宫前,一直雄霸武林,威压群豪,无人能敌。教内高手,已经是江湖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奈何无故出现一个霞霄宫,其凌霄罡气更处处尅制着魔教的欢喜神功和教主专练的天魔功。

  而魔教左右护法使,更是教中数教主以下的首席高手,两人均达欢喜神功第八层,武功高绝,任一人都不下於阴儒锋。

  此时看到阴风剑拼了命的着着抢功,两人也不急,只是气定神闲稳稳守着,与其游斗,不时拿话语挤挩他。

  隆玄麟挡开迎面刺来的一剑,调侃道: “你老婆入了我观喜教,那样美艳的身子,一定大受欢迎。她身上的生殖器官,以後一定客似云来,保证不会清闲。”

  樊苍睿一面游斗,一面淫笑道: “我可是教内第一神医,你老婆那麽娇美,身上肉洞若拿来试药,玩起来一定爽。儒锋兄,你玩过你老婆身上那几处肉洞?

  别告诉我,你只是玩过老婆的小阴穴,那你就有点可惜了。”

  隆玄麟接口道: “儒锋兄,你放心,你老婆未开苞的肉洞,我们会代你帮她一一破处,保证比你来得激烈,绝对让她痛叫不止,哈哈哈…”

  左右护法你一言我一语,意在激怒对手,令其出现剑法破绽。

  阴儒锋怒喝: “我就算战死,你等也不会好过。”剑招倏变,放弃防御,阴风剑招招直指隆玄麟,誓要先灭此人,剑气一时间当真是阴风阵阵,无所不至,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瞻之在左,忽然却右。

  隆玄麟也是成名已久的剑术大行家,见阴儒锋这种不要命打法,竟是首选自己,喝声: “好个阴风剑!” 运足第八层欢喜神功,身形不变,脚下却飘退向後,同时,剑光飞舞,布下重重剑网。

  而樊苍睿亦非庸手,一见阴儒锋主攻隆玄麟,露出背门,立即鼓足第八重功力,向阴儒锋急刺猛扑。

  阴儒锋身形骤停,紧追隆玄麟的点点剑光倏然会成一点,疾如流星般反戳樊苍睿,喝道: “等的就是你!”

  左右护法与阴风剑互斗之时,刀君寒与霸氏六虎也不闲着。

  刀君寒笑着对冷月娥道: “娥奴,你以後就是我欢喜教的婊子了,你的性器官可要随便让本教弟子玩哦。”

  中了魔种的月娥,虽然还有着强烈道德意识,但不知为何,内心却强烈迫使自己听从面前男人说话,迫使自己绝对要满足他的一切要求,那怕那些要求是如何过份,如何违背自己良知。

  月娥底下头,轻声回应: “妾身明白。”

  刀君寒哈哈笑着: “娥奴,你知道吗?我还未试过玩孕妇,早就想狎玩一下像仙子这般美丽动人的大肚婆了。”

  月娥俏脸娇红,很温驯地说: “妾身便是大肚孕妇,希望主人玩得开心。”

  刀君寒淫笑道: “仙子好乖哦…,不如你先大声告诉我们,玩你这个大肚孕妇与玩一般女人,有啥分别?”

  月娥玉颊红霞胜火,委婉地颤声答道: “妾身…”

  “ 啪!” 霸天反手一掌掴去。“ 教主是要你大声说,要让你老公也听到。”

  月娥羞愧垂泪,她十分清楚自己所说所作有多下贱,但奈何来自内心深处,竟有更强烈欲望,迫使自己听从面前男人,这种欲望,更盖过一切道德良知,令自己不顾一切埋没自我,如灯蛾扑火。

  月娥提高声音,娇柔地道: “妾身大着肚子,比寻常女子好玩,因为阴道更容易出水,而且奶子更肥大,很容易就让男人玩出奶汁。”

  刀君寒失笑道: “既然仙子的身体这麽好玩,还不赶快脱光衣服,让我们奸玩。”

  霸东拿出一部摄影机,淫笑着说: “嘿嘿…,月娥仙子大着肚子,要求入我神教做婊子的过程,绝对有录影留念价值。”

  此时,场中三人斗剑更趋激烈,阴儒锋不顾一切,全身劲气集於剑尖,电闪雷霆的反身一击,直奔樊苍睿面门。

  阴风剑的雷霆一击实在来得太快,樊苍睿发觉已是避之不及,但此君也是成名已久的顶级高手,面对阴儒锋视死如归的一击,竟也激起凶性,咬牙怒喝: “妈的!拼了!” 体内真气高速飞转,身子生生斜跃起,竟也毫不避让地抢攻而上。

  隆玄麟也看出这边凶险,两人竟是一招决生死之局,当下不再犹豫,全身内力集於手中利剑,蓦地一声长啸,脱手飞出长剑,直击阴儒锋後背。

  阴儒锋与樊苍睿这边,两人正怒目圆瞪,手中剑一往无前直指对手要穴,“ ?

  …!” 一声金属磨擦刺响,紧接着又是 “嚓!…轰!” 的巨响。空中爆出点点血花。

  两人互撞一刻,双方刃身紧贴着互擦而过,阴儒锋毕竟抢得先手,但由於对手平空斜跃,本要刺向眉心的一剑结果擦着对手左手刀刺进对方左肩,他立刻手腕一抖,在敌手伤口搅出一篷血花。

  樊苍睿竟任由对手刺穿自己肩膀,咬紧牙,右手手术刀近距离脱手飞射对方咽喉,阴儒锋头一侧,同时狂运玄风诀护着颈脖,生生把来袭之刀迫开小许,堪堪避过这致命一击,利刃贴着脖子擦过,划出一道血痕。

  避过樊苍睿杀招,阴儒锋在对手左肩搅出一个大血洞後,略一收剑,剑身斜指,正准备再刺对手眉心。这时隆玄麟飞出的长剑已呼啸袭来,阴儒锋若继续招式不变,在击杀樊苍睿之前,必定先被背後长剑杀死,其间只是毫厘之差。

  避无可避,阴儒锋无奈放弃进攻,疯狂催谷第八层玄风诀,狂喝: “嗄…!

  ” 全力护着背门。

  “ 轰…!” 一声巨响,劲气互撞,阴儒锋吐着血飞跌出去,而长剑也倒飞着回到隆玄麟手里。

  恶招互碰後,双方各自喘息调气,阴儒锋此时刚好听到月娥无比下贱的说话,以及魔教诸人对妻子的下流调戏。立时惊怒交心,难以想像平常端庄贤淑,兰心惠质的娇美妻子,这麽快就变得比青楼娼妓还要底贱耻辱。

  其实江湖上一早已经广有传闻,欢喜教凶徒,最喜行男女双修大法,以淫暴形式,吸取女阴,助己速成武功。是故任何女子,一旦落入欢喜教淫徒手中,下场都十分凄惨,必定被弄得失去自我,再无尊严,伦为任人淫虐的肉玩具。

  这帮欢喜教恶徒,仗着强横武功,黑白通吃,只要姿色看得上眼,必定强虏入教,完全不理对方是何身份。故才激起公愤,霞霄宫振臂一呼,立即黑白两道联手,魔峰岭一役,消灭一仟凶徒,切底摧毁这个邪教。

  现在阴儒锋亲身体验到这帮邪恶凶徒对女子的可怕调教手段,不禁急怒攻心,彷佛看到柔弱娇嫩的妻子,赤裸着迷人肉体,被围在一群恶人中婉转承欢任人凌虐。

  隆玄麟也听到月娥羞耻下贱的说话,哈哈笑道: “儒锋兄,我说得没错吧,你家娘子,一但加入我欢喜教,本教必定把她调教得听听话话,你看,丈夫还在打生打死,你那娇妻已经急不及待,腆着大肚子挺阴献屄陪教主玩了,多乖巧。

  ”

  樊苍睿一面敷上药物,一面点穴止血,他左肩被穿了一个大血洞,此时恨恨地高声道: “月娥娘子你且放心,我这就帮你搞定你家夫君,好教你再无顾虑,专心奉献身上肉洞,侍候本教。”

  明月仿如惊呆般,默默照看着这片密林。月色影衬下,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长袍,令月娥如不吃人间烟火般圣洁高贵。 白如瓷玉的纤美玉手,微微颤抖着解开腰间束带。白袍中分,袍内雪白的肤光耀目生辉,黑色的丝质奶罩与内裤紧贴着白滑肌肤,随着皎洁玉手的翩然舞动,月娥身上衣物一一抖落地上。

  原本衣着整齐的端装孕妇,转眼间已经脱得一丝不挂,赤条条腆着大肚子俏立着,彷如一只可怜羔羊站在一群饿狼面前,等待被进食的命运。

  月娥的动作是如此矜持而优雅,偏又是做着脱光自己的淫秽表演。如圣母般高贵样貌,身体却赤裸裸地性器袒露,两种不同极端,令人看得如痴如醉,丝绸般白嫩细滑的肌肤,在月色下散发着柔美的迷人光泽。

  由於临近分娩,月娥那对浑圆玉乳非常饱满,胀满奶水的雪乳,沉甸甸地耸在胸前。粉红乳晕微微鼓起,红嫩奶头也轻微肿胀。

  脱得光裸的月娥,挺着圆鼓鼓小腹,盈盈俏立在一堆邪恶目光面前,羞涩而温婉地说: “妾身已经准备好啦,主人可以开始玩了。”

  霸南缓缓道: “冷婊子,既然成了性奴,那以後就是不要钱的娼妇,我们来嫖你,怎麽一点笑容也没有。”

  月娥粉面通红,底下头深喘了口气,再抬高头时,脸如春花刹那盛放般柔媚笑道: “大爷…,奴婢已经脱光身子准备好啦,奴家初次做婊子,不到之处,有劳大爷费心调教。” 软绵绵的娇嗲声音甜得发腻,温婉妩媚的笑容足可熔冰化雪,眼波流转间,晶亮美目隐见泪光滚动,那种婉转承欢的柔弱美态令人迷醉。

  刀君寒哈哈笑道: “既然嫖玩孕妇,那当然是先玩玩你的奶汁啰,这可是大肚婆身子的一大特色哦,自己托高奶子递过来,让大爷我挤一挤。”

  明月彷佛不忍般遮起了半边脸,只以另一半凄冷注视着荒林里正在进行的淫暴。样貌清丽脱俗的月娥,彷似不慎掉落凡间的广寒宫仙女,白光光裸体挺着即将临产的鼓胀小腹,玉手托着肥硕圆乳,踮高前脚掌,绷起曲线完美的白润美腿,使自己托起美乳的高度,刚好适合面前男子舒适玩弄高度,柔顺地让男子粗暴淫玩自己乳房。

  男子毫不怜惜地用力摩搓美妇乳球,肉球表面的雪白肌肤,现出一道道令人心疼抓痕,指间溢出的乳肉,不住颤抖变形,殷红奶头象不胜淫虐般,不断翻滚吐奶。此时无论是抓乳玩奶的粗糙巨手还是颤抖托奶的纤美玉手,都湿淋淋沾满了白花花奶汁。

  霸天对月娥淡然道: “夫人,请抬高你右脚,大爷要看看仙子的孕妇产道与寻常女子有啥分别。”

  月娥红唇蠕动,似乎想乞求甚麽,但最终还是没有出声,只是难堪地转过臻首,美眸泪光闪动。右脚綳紧脚尖,慢慢高抬腿到紧贴头侧,左脚仍保持踮高脚尖,使双手托着乳房的高度,保持在方便刀君寒姿意玩奶的高度。而左脚脚尖到右脚脚尖直直伸展成一条性感的光润玉柱,两腿间的缝隙,隐现一线艳红。

  霸天一面摩挲着美妇抬高綳紧的右腿肌肤,感受着美女细滑柔肌的性感弹性,一面淫笑着说: “哈哈哈…月娥仙子果然功夫高绝,大着肚子也可以把这个一字侧身高抬腿动作做得那麽好看。”

  霸天拿出两条连着尖齿铁夹有强力弹性的幼线,线的一头先绑在月娥大腿膝关节,另一头铁夹尖齿则夹在月娥小阴唇处。

  冰冷尖齿残忍拉开娇嫩阴唇,把阴屄口粗暴张开,内里露出一条性感的红肉隧道,躲在阴道里的艳红媚肉在娇羞地一抖一抖。

  霸天冷冷道: “夫人,请记好了,在下霸天,准备为你手交产道,以助夫人扩开阴穴,方便分娩,请好好感受在下的服务,一定让你爽翻了天。”

  说完,不等月娥作出任何反应,立即五指撮合成锥,强硬挤开仍在发抖的媚肉,整只手直直捅进娇小肉屄里,接着一点也不给月娥作任何适应,就毫不间歇在月娥即将分娩的产道里快速抽插,顿时,红艳艳的屄肉紧裹着粗大手腕,被翻进带出,再没片刻安宁。

  孕妇产道的浊白液体,在捅插中,从手腕与湿润媚肉的接合缝隙间大量渗出,沿着奸淫者手腕,慢慢流到手肘,再滴到地上,地上湿漉漉满是孕妇淫水。

  月娥忍不住发出令人心碎的痛苦娇吟,软软哀求道: “啊…啊唷…慢…慢点好吗?”

  霸天毫不在意道: “夫人,让男人嫖玩的婊子,需要的是考虑客人玩得开不开心,没资格干涉客人玩法。”

  刀君寒一面恣意抓捏不断喷出奶汁的肥乳,一面淫笑着道: “娥奴记得细心感觉主人的赏赐哦…,将要潮喷的时候,记得提醒大家,让大家都过来欣赏大肚婆喷水的刺激哦。”

  月娥羞容满面,一面全身抖震,仰起白滑颈脖,咬牙忍耐,一面尽力保持着单腿站立的平衡,通红玉脸难堪地侧向一边。

  月娥突然全身抽紧,用变了调的声音紧张说: “啊…啊…来…来了!”

  托着圆乳的纤美玉手突然情不自禁紧抓雪乳,十指深深陷进温软乳肉,全身在震栗中綳得紧紧的。

  雪乳受月娥自己的激烈挤压,白花花奶水更猛烈喷向面前刀君寒。刀君寒邪邪一笑,竟不再抓捏月娥乳肉,而是食指姆指一齐用力,狠狠把月娥肿胀的奶头捏得象纸一样薄,并用力碾磨拉扯,把雪乳拉扯得整个成尖锥状伸出,喷涌的奶水卡然而止,被堵塞的奶水,没法渲泄,性感的粉红色乳晕慢慢豉胀起来,渐渐由尖锥形变成葫芦形状。

  此时霸氏六虎尽皆围蹲在月娥下阴四周,笑淫淫地瞪视着红嘟嘟的屄肉被大手翻出捅入的淫艳羞态。

  女人赤裸裸的身躯失控地紧张颤栗,银牙紧咬。拼命仰起臻首,仿佛想脱离这具受尽淫虐的躯体。 突然紧闭的小嘴情不自禁圆张开,哆嗦着发出: “呀…呀…” 的娇啼声。

  “ 哈哈哈!喷啦!喷啦!终於喷出来啦!哗!大肚婆喷水果然喷得比别的女人利害。”

  霸天刻意把月娥的娇嫩尿道口,用插在肉道里的手腕,扣挖出阴屄口外,让每个人都清楚看到美妇精致尿孔抽搐喷水的淫艳,同时仍留在阴穴里的手指叉开曲起,指甲抠刮着屄道上壁G点附近的湿腻软肉,增加月娥高潮的刺激。

  美艳孕妇细嫩的尿道口剧烈抽搐开合,清亮尿液远远喷射出去,高潮激烈程度之甚,即使尿孔再没水喷出,还在一下一下高频率开合着,彷似想再把内里的膀胱也翻出来。

  潮喷後的月娥,再没有力量保持平衡,身子软软脱力倒下。但奶头仍被刀君寒紧紧拉扯着,全身重量刹时全由娇嫩奶头承受,美妇啊啊惨呼,抖颤的美腿拼命支撑回摇摇欲坠的身子。

  刀君寒讥讽地说: “大名鼎鼎的嫦娥仙子,怎麽连侧身高抬腿的简单动作也站不稳,是不是太爽了吔?”

  月娥泣着声,羞辱回答: “是。”

  “ 贱奴只顾着自己爽,忘了目的是要让大爷玩得开心吗?”

  月娥赶紧忍着痛,挤出柔媚笑容,腻声问: “大爷,奴家的孕妇产道好不好玩?”

  “ 哈哈哈…,好玩,好玩,玩得实在刺激。”

  爱妻受人淫虐,阴儒锋肝胆俱裂,“ 哇!” 再吐出一口血,不顾体内气血仍在翻滚,震剑再向左右护法飞扑,一时间,砂飞石走,剑花错落间,耀眼生辉,寒光冷气,竟如实质,数件兵刃,又再杀得难分难解。

  刀君寒邪笑着: “夫人果然是又乘又听话,有做婊子的潜质。 现在把腰向後弯下去,把贱屄抬起来,大爷要一面替娥奴开肛苞,一面欣赏大肚婆的阴道和子宫。”

  月娥柔软的纤腰向身後弯折,赤裸娇躯弯成一道拱桥形,光润美腿斜斜分开成六十度角,脚尖绷紧踮高,十分听话地把自己刚被大手淫虐完,还没完全合拢的肉穴口,抬高正对着一双双淫邪眼光,圆滚滚的大肚子朝天对着,毫无遮盖地任人观赏。

  霸地掰开月娥两片雪白臀瓣,把微微颤抖着想躲起来的细小菊花孔袒露在衆人面前,问道: “夫人,你老公有没有玩过你的小肛洞?”

  月娥惊得花容失色,声音发抖着道: “没…没有。”

  刀君寒拿出乱魔棍,一头伸到月娥哆嗦着的红唇边,沉声道: “夫人听好了,此棒名乱魔棒,乃老夫成名数十载之兵器,随老夫纵横江湖,遍败天下豪杰,今天用它来捅开夫人的小肛洞,为夫人开肛破苞,请夫人的小嫩肛小心侍候好了。

  ”

  月娥忍着惊羞,乖巧地伸出丁香小舌,一面致细舔舐,彷如对待十分珍爱的宝贝般,一面媚声腻答: “妾身谢教主厚爱,请放心使用魔棒,妾身的小肉洞必定尽心侍候。”

  刀君寒内力注入棒身,棒身立时伸出一排倒鈎,嘿嘿笑道: “这可是奇门兵器,棒身可受内力控制而改变形状,夫人的小嫩肛可要好好体会。”

  月娥羞答答地挤出妩媚笑容,轻声道: “有劳教主为妾身破开肛苞,愿教主玩得开心尽兴。”

  刀君寒先用乱魔棒,下流地轻轻推顶逗弄月娥的菊肛肉孔。受魔棒触碰刺激,嫩红肛孔紧张地颤栗收缩。

  欣赏着小肛孔的受惊艳态,刀君寒狞笑一声,手中运劲,冷冰冰的棒头强势撑开美妇柔软屁眼儿,硬生生挤入紧窄的肛肉通道。

  月娥 “啊” 痛叫一声,接着圆张的小嘴剧烈颤抖,酥胸急速起伏,喉间发出性感而底沉的呼吸声。她此时终於知道,被人捅插肛洞的疼痛。从未接触过异物的敏感嫩肉,无奈地紧紧包裹着粗糙棒身,任其推进撕磨。

  美妇清晰感觉着自己柔弱的肛肉,如何被硬梆梆的棍棒粗暴挤开。 窄小的肉道,在无力抵抗中,硬是被迫一分一分吸纳这根冷冰冰的粗大凶器,任其深进奸淫。

  霸地一面兴奋欣赏着美妇的破肛表演,一面双手死死掰着美妇两片挣扎着想收缩的雪白臀瓣,迫使臀沟在整个破肛过程中都得平平展开,小屁眼儿被捅开插弄的一丝一毫表现,全都躲不过淫玩者观察。

  而月娥则是无法看到自己被人插肛情景,却清晰感觉到肛洞被人粗暴撑大,肛肉裂开,肛肠越来越胀痛,自己只能无奈地紧张吸着气,娇躯颤抖,苦苦承受肉体痛苦。

  霸东一面提着摄影机拍摄,一面问: “贱奴,教主的乱魔棒怎样,爽不爽?

  ”

  月娥颤声痛叫道: “太…太大啦!奴家的屁眼儿给撑裂了啦!”

  霸东道: “哦…屁眼裂开了,那是理所当然的了,不然怎麽叫开肛苞,不过不要紧,教主已在棒上抹了药,有立即止血功效,不用担心。”

  霸南失笑道: “那些药之所以立即止血,目的是为了让女人更耐玩,而且可令肉体敏感度极度提高,让女人痛的感觉更深刻,这可是专为玩女人而制的药哦,贱奴的小嫩肛可要慢慢品嚐清楚哦!”

  霸西一面欣赏美妇潮红忍痛的漂亮脸蛋,一面柔声道:「娥奴,忍不了,就大声叫出来吧,也好让你老公听听他的美艳娇妻,开肛苞与开阴苞有啥不同反应。」刀君寒此时内力再注入乱魔棒,令深入美妇菊肛的棒身弹出倒刺,然後运劲抽出。

  白生生的美臀中间,随着棒身慢慢提起,屁眼儿先圆锥状突起,接着突然翻开,盛放出一圈艳红肉花,紧紧包裹着粗硬棒身,红嘟嘟的肉花越开越大,紧接着肉洞再度扩开,棒身的倒刺挂着一大团红艳艳肛肉脱出菊花口。

  柔嫩肛肠被倒刺鈎离肛孔约20cm,湿漉漉的肠液令挂在棒身的殷红软肉,在月色下泛着亮丽的性感艳光。

  魔棒炫耀般刺挂着红润润的肠肉,彷如屠夫提着即将宰割的小动物般,把这团本应深藏体内的柔弱器官,残忍鈎出体外,任由一双双淫邪目光瞪视欣赏。

  刀君寒再运劲推出,乱魔棒一下由拉扯肛肠转而捅插肛洞,如此反覆抽拉插弄,顿时把月娥第一次被破肛抽插的小嫩肛弄得肛洞大开,内里的肛肠在抽插中不断地被抽扯出体外,鲜红肠肉厚厚地团堆在两片雪白臀瓣间。 仿如白雪中长出的一朵鲜艳玫瑰。

  刀君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月娥觉得那根疯狂捣弄肛道的带刺棍棒,彷佛无所不至地在每一分肛肉上都进行细致挑刮,想躲也躲不开,终於忍不住,随着棍棒进去而「呀呀」痛叫。

  霸西兴奋地看着月娥痛苦颤抖的诱惑玉体,瞪着朝天高挺的圆鼓鼓大肚子,说道: “孕妇的大肚子,我还未玩过,难得月娥仙子挺着大肚子任我们玩,在下就玩玩仙子肚内胎盘,看手感如何。”

  霸北二话不说,双手扯着月娥阴唇用力左右掰开,把整个屄道硬生生分开到难以想像的寛度,至少可以轻松插入四只手,阴道每条微细褶皱都被拉平,艳红肉壁薄得像透明一样,内里的微丝血管也能清晰看到。鲜艳淫靡的媚肉通道以及肉道尽头的娇艳宫颈口,渗泄着大肚孕妇独有的浊白淫液,颤巍巍正对着霸西。

  霸西嘿嘿一笑,双手毫无怜惜地伸进水淋淋的淫艳肉道,开始插弄美妇柔弱子宫口。

  月娥既羞愧得玉颊晕生,同时又痛得泪眼汪汪。既要忍受第一次被人插肛就残忍被抽扯肛肠的痛苦,同时,妊娠而即将分娩的子宫颈口,又被人粗暴用双手扩开。 两处极为敏感的器官,同时遭受残暴凌虐。美妇清晰感觉着魔棒与双手在自己娇嫩的身体内部任意妄为,那种无奈的羞痛简直苦不堪言,只能忘情哀叫,全身香汗淋漓,身体在颤抖中绷得紧紧的,胀满奶水的乳房竟突然间飙射出白花花奶汁。

  霸北惊奇地大声叫道:「哈…这女人一定爽死了,连奶水都刺激得漏出来啦。

  奶牛还需人用手来挤,这女人连挤奶也免了,直接喷出来让大伙玩,真够配合,不错!」远处左右护法正与阴儒锋激烈游斗,樊苍睿狞笑道:「嘿嘿…阴儒锋,我没説错吧,你老婆入了本敎,才会明白女人的器官应怎样陪男人玩,你看,这麽快就懂得自觉喷奶,增加男人玩女人的乐趣。」「也难为儒锋兄了,特意把老婆身子保养得那麽好,让她那麽娇嫩的身子,服侍教主魔棒玩开肛游戏,同时又陪兄弟们玩胎盘,还用喷奶来增加情趣。」「阴儒锋,你就早点上路吧!最多到时我带你老婆到你灵前,亲手把她的肛肠从她的小肛洞里全都抽出来,让她在你灵前叫足七天七夜,让你也欣赏一下,你从未试过的老婆肛道。哈…哈…哈!」而这边,霸西正一声不响,兴奋地继续双手在女人阴道内搞弄,不多时,双手突然往里再度深入,接着,月娥圆滚滚的白滑大肚,明显突起一对五指叉开的手掌形状,而且可以清晰看到肚皮内的这双手掌,还沿着鼓胀的大肚姿意游动。

  霸西舒了口气,淫笑着说: “嘿嘿…终於进去了,这就是大肚孕妇的子宫了,果然好玩,里面的胎盘像暖水袋一样又温软又有弹性,滚来滚去,手感不错。”

  饱受凌虐的月娥,苦苦忍着极度羞耻以及肉体痛苦,泪流满脸地婉转呻吟,身上作为女人最私隐的各个肉孔,象毫无防御的要塞般,任人践踏,那种凄美淫艳的神态,令人心生怜惜,但又性慾勃发。

  突然,霸西插在月娥子宫内,正在胎盘上姿意淫玩游走的双手,大量羊水沿着前臂流到手肘,再滴滴答答落到地上,迅速积了一大摊散发着淫秽气息的水积。

  霸西若无其事道: “噢…胎膜都给玩穿了,开始出羊水啦,夫人赶紧使劲,把女婴生出来吧。” 说完一把抽出自己的大手。

  霸北仍然使劲掰开着美妇临产的阴道,说道: “仙子分勉可是难得一见,该让兄弟们都看清楚整个生产过程哦。”

  刀君塞一面继续插弄月娥的小屁眼,一面残忍道: “夫人产婴,用的是前面屄道,而我玩的是夫人菊肛,嘿嘿…一面替夫人插肛抽肠,一面欣赏夫人分娩产婴,这样玩起来更带劲啊。”

  月娥像快要窒息的渔儿,小囗圆张,急剧喘气,全身大汗淋漓,皮肤白腻的身体散发着动人光泽,拼命晃着玉颊,喃喃哭叫:「啊…啊唷…好痛啊…人家真的痛死了。」声音又软又无奈。

  羞耻与痛苦同时折磨得女人冷颤连连,偏偏灵魂深处却又逼使她要取悦眼前男人,月娥咬紧贝齿,努力保持拱身献屄的诱惑姿势,柔媚地以自己痛苦,满足这群男人淫虐的欢愉。

  月娥此刻产婴的肉道,被男人粗暴扯开,以十分耻辱姿势,正对着一双双饿狼般的兴奋眼光,屄道尽头的子宫颈口,在急遽的开合间越张越大,不断喷吐混浊羊水。泉涌的羊水从大开的宫颈口,流到艳红阴道里,再从肉穴口滴落地上,形成肉道内的一条淫秽溪流。

  女人美眸紧锁,脚尖蹬直绷紧,努力蔽气,运劲收缩子宫,在阴道大开和一衆男人瞪视下,“ 啊…!” 拼尽力气娇呼一声,把女婴分勉出来。

  然後,上身软软垂落地上,再无力保持拱身挺阴姿势。胸前雪乳,原本已飙射奶汁,此时在身体的颤抖抽紧中,更是射得一塌糊涂,鲜艳奶头,像喷水花洒一样,直直向空中激射出无数道人奶喷泉。

  月娥的柔软肛孔,此刻夸张绽放出一大团红嘟嘟的柔艳肉花,温软湿润的肉花中间,斜斜插着一支带着狰狞尖刺的棍棒,硬硬挑起女人下体,使美妇即使经历完如此残忍的淫虐之後,仍不得不继续挺高性器,任人欣赏。

  霸西接过掉出阴道口的女婴,随手运劲把连着的脐带一扯,把宫腔内的胎盘拉出,然後看向刀君寒。

  刀君寒道:「是个女婴,就留着吧,长大了,可以像她娘一样,身体供我们使用,嘿…嘿…,到时母女俩赤条条脱光身子,让我们玩母女双飞,这情景想想也令人兴奋。 」一衆男人刹时发出一阵会心的淫邪笑声。

  娇妻那忍受不住而发出的娇柔痛哀声,夹杂在一群男人的淫邪笑声中,一声声刺痛着阴儒锋内心,美丽妻子,就在自己面前,正被一群男人包围着奸淫,而自己却无法阻止,令他陷入疯狂状态。

  阴儒锋不断透支催谷功力,冲击左右护法的缠绕阻挠,滚滚剑浪,以同归於尽气势,猛攻对手。

  左右护法只是紧守门户,以密如铁桶的守势,迎击阴儒锋浦天盖地的攻势,只等待对手脱力而亡一刻。他们十分清楚,以三人旗鼓相当的实力,阴儒锋那种不要命的催谷,绝维持不了长久。

  阴儒锋心中焦虑,狂喝一声,阴风剑再度大盛,点点寒芒,像追魂猛鬼一样,迎头罩向樊苍睿。

  樊苍睿也怒叱一声,两把手术刀回转胸前,舞出一片光影,护着要害,同时身形稍退。

  阴儒锋的追命寒芒一头撞上樊苍睿的护身刀网,刹时间发出叮叮当当不绝於耳的金属声。

  樊苍睿的是短兵器,宜於贴身搏险,最忌一味防守,他眼内凶光电射,身形暴进,展开浑身解数,实行攻敌之所必救,希望迫退阴儒锋。 若是正常打斗,樊苍睿的方法是十分正确,可惜的是,遇着疯子般发狅的阴儒锋,一心求死,以命换命。

  阴儒锋见樊苍睿迫近抢攻,当下毫不理会攻向自己左肩的一刀,反而右手剑挑对方左手刀,同时踏步直进,左手拳直击对手面门。

  樊苍睿左手刀架着对手剑,见拳头迫近,不假思索,右手刀一转,改直劈而横削,「喀嚓」一声,锋利的手术刀竟齐腕削断阴儒锋左拳。

  阴儒锋毫不理会断腕之痛,左肘一曲,撞向樊苍睿此时中门大开的前胸,「把啦」一声,樊苍睿胸骨断裂,一口血狅喷而出,身子被凌空击飞。

  阴儒锋再斜跃而起,右脚疾点樊苍睿受伤胸部,令其伤上加伤。

  身子凌空,重伤吐血的樊苍睿,也是凶狠之辈,竟也一脚回踢阴儒锋下腹。

  两人向相反方向同时飞跌。

  仍在空中的阴儒锋此时身子一扭,右手剑光芒突然化作点点毫光,直扑背後急速赶至的隆玄麟。

  寒芒夹着惨惨阴风,骤然袭至,隆玄麟不敢怠慢,急忙狅舞出朵朵剑花,织出剑纲,先抵挡阴儒锋的锋芒。

  阴儒锋也不与他缠斗,逼开隆玄麟,就直扑向刀君寒等人。

  隆玄麟一见阴儒锋擦身而过,立即一掌拍向对手露出的後背空门。

  阴儒锋不闪不避,背门硬接一掌,竟乘着掌力,加快飘向月娥那边,空中洒出一口受内伤的血雨,同时握着阴风剑的右手中指,在腰间一挑,跌出一支火焰箭,再手指一弹,火焰箭带着刺耳响声,直飞半空,在空中如烟花般爆开,在夜空中是那样耀目,这是霞霄宫的特用求救火箭。

  阴儒锋把内力提到顶点,全身功力聚於剑尖,快逾闪电直指刀君寒。

  刀君寒此时正兴致勃勃地用魔棒,捣鼓着刚妊娠分娩完的美妇肛道,感觉背後剑锋袭到,一抽乱魔棒,头也不回,在背後挽了一个棍花,直击来袭者头部。

  剑棍先一下互碰,阴儒锋发觉剑身受一股大力作用,竟生生被撞歪,接着,眼前一点黑点由细而大,快逾闪电,直追眉心。

  乱魔棒的速度实在太快了,阴儒锋根本无从躲避。而且,他与刀君寒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啪」的一声,乱魔棒一下击中阴儒锋眉中,一代剑客,就这样带着急怒与不忿,生机断绝。

  「哼…不自量力。」刀君寒一抖手,魔棒回收,整个过程就像作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一样。

  月娥目睹着丈夫惨死,整个人惊呆了,以至身子仍定定挺着下体,两片雪白的臀瓣间,软软悬挂着一大段被人抽脱出肛孔的红艳肠肉,一荡一荡晃动着,湿漉漉的肠液,滴滴答答地滴落地上。

  刀君寒手一挥,乱魔棒「呯」一声直插土里,带刺的一头直直竪立地上。冷冷对月娥道:「还未玩完哦,你的屁眼儿已被开苞,不值钱啦,这次自已来吧。」丈夫的死,已令月娥伤心欲绝,竟然还要用自己身体,取悦仇人,那种羞愤难堪,不断推动着她要反抗。但无奈来自灵魂深处的魔种,却更强烈地死死压制着她,令她对反抗欲望感到莫名恐惧,这种令她深心颤栗的恐惧,不断消磨着她的反抗意识,逼使她服从眼前男人的一切要求,彷佛这才是她与生俱来的天职。

  霸天冷漠地说:「夫人忘记自己是淫奴身份了吗?哭丧着脸,怎麽娱乐我们!」月娥立刻展颜媚笑,犹带泪珠的俏丽容貌,那种婉转承欢的动人神韵,令一众男人淫慾兴致更加高涨。

  月娥温婉地轻声道:「奴婢明白了,这就开始用那不值钱的屁眼,侍奉教主魔棒。」左右护法这时也围了过来。樊苍睿抚着胸口,吐着血,对刀君寒道:「属下重伤在身,得立刻觅地疗伤,要先行告退。」刀君寒随手递过一瓶内伤药,道:「也好,你先找地方躲起来疗伤。我们事完後,会退到魔岛,那是本教发源的隐蔽地,慢慢再找机会东山再起,我们直接在那里会合吧。今晚怎样也要把冷月霞那贱人的姐姐,玩个肛烂屄坏,以报灭教之仇。」荒野寂寂,月色凄迷,一声声柔媚的呻吟,更添性感淫靡。月娥亮白赤裸的柔弱身躯,在一群狞笑着的男人围观下,娇躯後仰,白光光的身子直上直下,柔顺秀发在肩後飘逸飞舞。

  她左手撑在身後,右手环抱着一女婴,竟一面接受淫虐,一面以胸前右乳,让围观男人欣赏自己如何喂哺女婴奶水。而左面丰腻雪乳,则随着玉体起落,一面喷泄着白花花奶水,一面上下跳个不停,在月光影照下,空中摇曳出一道道发亮的奶水射线。

  地上竖着一根带着狰狞倒刺的棍棒,直直插进美妇柔嫩肛孔内,雪臀快速起落。红艳艳的肛肉,温软地套弄着那根带刺魔棒。每一下上落,棒上倒刺都会从肛洞内,残忍扯出一段鲜艳肛肠。 而美妇阴屄,则努力吞吐着一个男子前臂,手臂与屄口交合的部位一览无遗,整个前臂己深进女子最柔嫩的穴肉内,女阴的花瓣己完全绽开。 一上一下间,红艳艳屄肉,沾着亮晶晶淫液,被拖出屄口,胀鼓鼓地紧箍着粗大手臂,无微不致地拖动磨擦,象美人小嘴般,殷勤吸吮这根正在嫩屄内,恣意肆虐的大手。

  手臂的拳头,明显己整个深进到女子刚分娩完的子宫里,每一次娇躯落下,欺霜赛雪的小腹,必高高鼓出一个引人驻目的拳头突起。

  只一会工夫,月娥便娇躯连颤,竟然被拳奸子宫操得泄了身子。她一面痉挛着喷出阴精,一面微微仰挺起阴道口,以便让喷着水的精致尿孔,正对着所有人的兴奋目光,方便每个人欣赏自已喷泄阴精的淫态。 同时,月娥收回撑在身後的左手,两条白光光的大腿分得更开,使全身重量,更集中到直直捅在嫩屄里的手臂上,好让插进宫颈的拳头顶得更深,让拳头把自己整个宫腔顶直推长。 像一个殷切妻子,让淫虐的手臂,尽情享受到来自阴屄口到子宫腔,整条媚肉通道的温软服务。柔软艳肉在颤抖中无微不至地温柔挤压的舒适手感,令刀君寒兴奋不已。

  月娥左手温柔地隔着被高高顶起的白滑肚皮,轻轻摩挲着里面紧顶着自己宫腔肉壁的拳头突起,眉宇间的柔顺,彷如千依百顺的可人娇妻,满脸媚顺笑容,羞答答地嗲着声道: “教主真威武,妾身的小贱屄和小嫩肛,都给斡翻啦,教主玩得开不开心?」刀君寒哈哈笑道:「夫人是越来越掌握做婊子的真谛了,不错。 」突然远方传来「咇…咇…」的声响。

  霸天:「有敌袭!」

  刀君寒皱眉道:「这里离霞霄宫尚有半天路程,她们的救援怎会来得这麽快?」。 一脚踢开月娥柔弱身子,再运劲一跺脚,插入土里的乱魔棒竟震土而出,跌落手里。

  这时「咇咇」声越响越急,霸天惊道:「敌人太利害了,这麽快就冲破我们铁血卫的外围守护。 」刀君寒:「莫不是冷月霞那贱人?你们快彻吧。」远处一声娇斥,霸北扭头看去,一点星光从林中弹出。霸北眼看着这点微弱星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从远而近,由微不可见,转迅间,脸前已是耀眼光芒。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团光芒已破体而过。 霸北感觉自己被这团光芒撞得飞起,同时又突然间觉得身子比平时轻了很多,以不可想像的摆动,在空中翻滚腾飞。

  接着,霸北惊恐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仍在地面上,无头的身体正泉涌鲜血,缓缓倒下,脑内一阵从所未遇的剧痛,然後一切知觉从此消失於这个世界。

  娇斥从林中响起瞬间,隆玄麟也目睹着星点迅速化成光团,光团所过之处,摧枯拉朽。霸北碰到,立即身首异处,霸西碰到,身体更立即被分解得只剩一片血雾。 隆玄麟疯狂催谷真气,身体只来得及向右横飘,堪堪避过光团,左臂与光影擦过,只觉左边身子一轻,剧痛袭来,整条左臂竟化为肉碎,左肩血如泉涌。

  接着,背後传来霸南的惨叫,眼角所瞥,已是一片血光。

  刀君寒狅喝,「你们快退,我来挡着这贱人。」手中疯狂舞着乱魔棒,以奔雷逐电的速度,激射而来。

  天地间,一时尽是剑光与棒影交织,啸啸生风。

  一连串密集的剑棒交击声音,同时响起,刀君寒踉跄倒退。

  而耀眼剑芒也消散无形,现出一副白衣飘飘,美丽修长的动人胴体。 玲珑浮凸的躯体,如飞鸟般跃起站到一棵树梢上,翩翩如仙。倾倒衆生的美貌,有种玉洁冰清而又凛然不可侵犯的神情。

  刀君寒恨恨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冷月霞!」同时抡圆魔棒,夹着风雷之声,向美艳少女猛砸过去。

  冷月霞长剑挥舞,有如白虹贯日,东一指,西一划,妙到毫颠地将刀君寒的攻势恰恰化开。 接着身形飘飞,险险避过横向疾扫的魔棒,剑芒再度暴涨,刺中刀君寒肩膀。

  刀君寒大叫一声,慌忙运足内家真力,调转头,展开天魔步疾逃。

  冷月霞正要追去,眼角瞥见倒在地上的冷月娥惨状,不由失声惊呼:「姐姐!

  您甚麽了?」不再理会远逃的刀君寒,先去照顾饱受凌虐的姐姐。

  远逃的刀君寒见冷月霞没有追来,刚松了口气。突然左後方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少女笑声。放眼望去,左後方林中步出一对十分年轻的男女。

  男的长身玉立,丰神俊朗。

  少女更是美若天仙,美目含笑间頋盼生姿,穿着杏黄圆领衬衫,牛仔短裤,白色运动鞋,月光影照下,一对俏生生的圆润美腿,修长亮白,那种青春艳丽,足令任何男人都喘不过气来。

  可刀君寒一见这对男女,更是吓得魂飞魄散,这对男女,男的叫夏楚诚,是霞霄宫的护法剑。女的名梅悦婵,是霞霄宫的圣女剑。俩人是一对新婚夫妻,同为十 六 岁,并称霞霄宫护法圣剑。二人合使的鸳鸯剑法,据说在三招内击败巅峰状态的冷月霞姐妹联手。

  护法剑与圣女剑任一人,刀君寒都有信心可轻易取胜,但双剑合壁,鸳鸯剑法,即使再多俩个刀君寒,也只有十死无生的结局。

  刀君寒疯狂把天魔功催谷至十层顶级,尽展天魔步,身形如流星赶月般,快速逃离。

  梅悦婵娇笑道:「刀教主一场到来,我夫妻还未向教主讨教切磋,为何就匆匆离开。 」鸳鸯剑二人同心,同时飞出手中长剑,直取远逃的刀君寒。

  双剑在空中巧妙地旋成一圈追魂摄魄的光环,如白虹贯日般,快逾闪电,激射向刀君寒後背。

  见避无可避,刀君寒一声大喝,右手乱魔棒斜斜指出,如同挽着千斤重物,乱魔棒去势很慢,显得十分吃力,但棒身隐隐夹着风雷之声。

  原来刀君寒也看出鸳鸯剑那凌空一抛,环旋而来的光圈,虽看似平静无奇,实是蕴藏无限杀机。 不敢轻易招架,欲以自己无上内功,破对方精妙杀招。

  剑棒相交,「篷」的一声,鸳鸯剑回飞护法圣女二人手中。而刀君寒则打着转飞跌出去,每一转都喷出一口鲜血。

  生死关头,刀君寒一跌落地,立即不顾伤势,飞速逃逸。

  梅悦婵接回圣女剑,叹了口气道:「唉…可惜,又让这魔头逃去。」夏楚诚安慰道:这次算他好彩,悦婵,我们先回去看看月霞那边情况怎样吧。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